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热血之黑曼巴重生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脐橙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夕阳西沉,余晖脉脉,整座城市刚从仲夏热浪中喘过气来。S市最好的音乐学院,却仍然处于人声沸腾中。

今晚在此举行的是S市毕业生夏季音乐会。几年前,为了把音乐会办得更具影响力,校方还特地向附近几所兄弟院校,以及不少社会名流和高知名度媒体发出邀请,颇有将校级音乐会办成音乐盛典的气势。

轮到宁微大三时,夏季音乐会已经成了毕业生的金字招牌。

晚上六点半,开场还有一小时,音乐厅前门已有不少名流到场,闪光灯堪比白昼。

宁微垂着脸,避过疯狂的摄影镜头,刚刚走到观众席,手机就震起来。

刚刚接通电话,手机那头立刻叫起来:“没时间了,快来帮忙!”

宁微迟疑,“我记得音乐会好像轮不到作曲系大三生上?”

对方嬉皮笑脸着:“没事来吧!我们缺个调音师!”

宁微莞尔。

宁微刚刚走到后台准备室,一个人倏地扑上来抱紧她,“我的心肝你终于来了,快快快,给她化妆!”

宁微瞪大眼睛,一把抓住她的手,“化妆?!”

说好的调音师呢,怎么变成化妆了。难道要她上台?

对方语气更急:“南南不舒服,‘拉二’钢琴没人上!帮帮忙行不行?拜托拜托!”

敢情是用调音骗她来后台。宁微彻底迟疑了,“校乐团应该有替补……”

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世界级名曲,本次音乐会的主要曲目,也是S市音乐学院校乐团的保留曲目。

就算乐团指导老师十分赞赏她的演奏,也没有让她半路杀出挑大梁的道理。

后台其他学校的演出成员早已做好准备,各个准备室内都回荡着优美的乐曲声。而唯一混乱的S市音乐学院队伍,也在宁微加入后渐渐平静下来。

身为校乐团负责人,李雅掐着皱巴巴的名单给化妆师监工,“我怎么知道首席和替补都突然生病了,能怎么办?幸好你今天也来听音乐会,要不然就惨了。”

今天说来也怪,晚饭过后不久,钢琴组两人纷纷宣告生病,躺在后台医务组起不来。

宁微今天是来给本校乐团加油助威,没想到被抓个正着。

宁微反问:“你不是钢琴系的?”

李雅笑了:“我这阵子手生,漆老师刚跟我表扬过你。不过,我怂恿你这么多次了,你怎么还不进校乐团?”

她笑了笑,“马上大四了,下辈子再说吧。”

宁微是音院作曲系生,因学号排在末尾,阴差阳错与李雅成了室友,关系还不错。

她虽是作曲系,钢琴水平却非常拔尖,很讨钢琴专业的老师们喜欢。李雅是专业人际两面通吃,有留校的可能性。

化妆师刚给她上好底妆,前台表演已经快要开始。宁微算了算时间,“快来不及了……首席呢?先来校个音。”

首席说的是首席小提琴手。话音刚落,一个清秀的男生就挤了过来。

后台休息室是临时设的,音院不可能坑自家学生,豪迈地给了一间宽敞的琴房,还搁了两架立式钢琴。

宁微试了几个音阶,又踩了踏板,摇头:“这台不太准,能不能换一台?”

李雅气笑,“都什么时候了就别挑了,也就你听得出这一点点差别。”还比了指甲盖那么一小段。

钢琴肯定事先调过音,宁微却说不太准,其他校乐团成员面面相觑。

首席男生若有所思,“我听说作曲系有个听力很强的学姐,每次全校调音都被老师请去帮忙,不会就是宁学姐吧?”

宁微略显尴尬,瞟了李雅一眼,手已经本能地在钢琴上走出一段旋律。李雅假装没看见她的眼神,嘿嘿笑了,脸上写满了“你懂的”。

他露出惊艳的表情,连忙架起琴弓,“学姐你帮我听听,看哪部分还要调一下。”

高帅的首席顿时化身软萌可爱的绵羊,宁微窘迫地点头,眼神却落在了门口。

李雅随她目光看去,脸色霎时怪异起来:“南南……”

肖南是校乐团钢琴首席,此时本该躺在医务室里。她高瘦又有气质,绝对的女神型,与老师们关系很好,是初进校乐团就被当做首席培养的人物。

校乐团纷纷让开一条道。肖南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盯着宁微。宁微却不怯场,静静地回看她。

李雅心里顿时炸了锅,可此时她是负责人,没法跳出去用私人身份给宁微撑腰。

其实从某些角度,李雅很理解肖南对宁微的不爽。肖南钢琴专业,还是校乐团首席,经常被拿来和作曲系学生比专业水平,谁碰上了能不怨。

肖南苍白着脸走过来,径直坐在宁微身边,对化妆师道:“给我补妆。”

准备室陷入了诡异的死寂,无数视线倏地锁在宁微身上。

过了一会儿,宁微起身,对李雅笑笑:“我先走了,演出完了给我电话。”

刚刚掩上准备室的门,身后不出意外地传来压抑的争吵声,肖南的声音还有点意外的沙哑。

她稍稍一愣。

她和肖南有一段过往,知道她是个注重细节的人。

这样的人,会让喉咙沙哑?

宁微回头,听见里面的渐渐消弱的争吵声,叹了口气。

她现在可没有立场让肖南注意身体。

来回闹了个大乌龙,宁微想回观众席,忽然想起脸上只上了底妆,眼影还只有半边,只得作罢,直接摸向了音乐厅后门。

音乐厅后门正对着郁郁的小树林,宁微在台阶上停了一阵,对着树林深呼吸。

手机震了一下,是李雅的消息:“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还能来”。附赠个大大的冷汗。

宁微回了句“没事”,发送后,手机却没拿稳,噼噼啪啪摔下了台阶,飞向草丛里,不见了。

S市音乐学院历史悠久,校内树木遮天蔽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夕阳将尽,夜色初起,路灯朦朦胧胧。

如何在光线昏暗的情况下找到草丛黑影里的手机,对轻微夜盲的宁微来说,是个大问题。

她发愣时,一个挺拔的人影背对她站在小路边树下,闻声转头,径直朝她走来。

“号码?”

对方背光而行,高大的身影完全遮住了宁微,投来询问的眼神。

宁微愣了几秒,才意识到对方是要帮她找手机,连忙报上号码。

屏幕光在某个角落里亮起,对方弯腰,修长的手指夹起她的手机递来,眼神浅淡如流散的云彩,透过干净的镜片静静落在她身上。

“……谢谢。”

盯着对方奇怪的眼镜看了几秒,宁微忽然想起自己只上了半边妆,赶紧低声道谢,尴尬地拿过手机,却听对方开口:“你是宁微。”

语气肯定而冷淡,很快融化在仲夏熏风中。

宁微诧异了:“你认识我?”

他已经踏上两三级台阶,闻言回头,侧着身子看向宁微,薄唇微抿,不知是不是轻笑:“算是吧。”

一尘不染的镜片映出最后一丝余晖,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内。

宁微怔了片刻,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宁微!”

一个人匆匆走到她身边,显然是看见刚才一幕,表情略显紧张。她不自觉地松了口气,笑道:“哥。”

宁律明显刚应酬回来,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酒气,眼神略显迷蒙。

“小赵看见你去后台了,我就来看看。没事吧?”目光凝在她奇怪的妆容上,淡淡的笑容逐渐隐去,“你是要过万圣节?”

“没什么……你车在哪?”

宁微记得他的秘书在他车上放了套化妆品,催促他赶紧回车上。宁律耸肩,带着她走到小路尽头。

一辆银色宾利停在绰绰树影底下,秘书小赵在车旁等着,朝她微笑:“宁小姐。”

宁微对她笑笑,轻车熟路地翻出卸妆油,坐在副驾卸妆。宁律却开了后车门,径自朝后座趴了下去。

宁微叫起来:“哥!你又喝了多少!”

宁律脸朝下趴在车座上,“没多少,普通应酬。你怎么去后台了?什么时候加入校乐团啦啦队了?”

“本来是帮忙。”

宁微声音平平地说了一遍。

宁律听了,抬头露出半边脸,又懒懒地翻个身,“难怪了,听说李总身边的小姑娘这两天又换了个,估计是被甩了,心情不好。”

联想起校内的传言,宁微卸妆的动作稍稍一滞,没说话。

宁律却没打算放过她:“她工作男人都想要。男人已经没了,还和你有仇,你还抢她首席风头,她不得跟你拼命。倒是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来公司上班?”

他与宁微是差了五岁的亲兄妹。父亲早亡,母亲在父亲去世后接过公司,宁律长大后,她将公司交给宁律,转头就去了大洋彼岸散心。

宁律性格洒脱不羁,有点花花公子的派头,脑子却很好用。读了常青藤后回了国,做起生意来也颇有手段,温润中藏着一股狠辣,有父亲当年的风范。

宁微的性格承自外柔内刚的母亲,爱好亦与母亲相似。学钢琴的念头还是被母亲启发来的,也坚持到现在。

她在宁律意料中地摇头:“公司的事情我做不来。你别担心,我有打算的。这段时间正在找实习。”

看她显然有打算,却不想告诉自己。身为兄长,宁律不免有些郁闷,却也及时转移了话题:“卸完妆要不要进去听完音乐会再走?小赵还留了两个邀请位。”

宁微望着音乐厅出了会儿神,“算了,没心情。让小赵姐送我回东平路吧,我去练会儿琴。”

一说起东平路,后座顿时没了声音。

小赵发动车子,宁微望着车外逐渐远去的斑驳树影,轻微地恍神。

银色车影远去后,一个人在泊车位旁的树上摘下了蚕豆大小的一个监听器,捂着耳机:“楚哥,这里没问题。”

隔着耳机,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过来:“那辆车我确认过了。把A组和C组全都调到音乐厅里,准备收网。”

“是。”

一道清俊挺拔的人影立在音乐厅门口,却毫不引人注目。他望着远去的银色宾利,戴上白色手套,转身走进了音乐厅。

耳机里沉默了一小会儿,一个略显轻佻的音色忽然响起:“楚哥,人抓到了没?”

他皱眉:“少废话,别多事。抓到了自然会带过来。”

对方惊讶,“不是吧楚铭,你进音乐厅了?会不会……”

他眉头皱得更深,直接掐断了对话,望着金碧辉煌的舞台,若有若无地低笑两声。

“不会,永远不会。”

延伸阅读

四季色彩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xapx.shtml
公司介绍:“色彩扮靓生活,美丽点靓前程”四季色彩香港独资企业,是各省市一家的专职色彩

高鹏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x6qz.shtml
高鹏楼梯秉承高鹏国内外的产品理念和经营理念,致力于提供人类居家生活所需的木艺精品,设

佳信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yfu2.shtml
佳信汽车用品总部坐落于武松打虎故乡山东省阳谷县,地理位置优越,方便与客户沟通、交流。

褐石美术培训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b6os.shtml
北京褐石美术培训学校是一家取得美术培训资质的正规美术培训学校。褐石美术培训基地坐落于

熙鼎福包子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213.shtml
包子是传统美食,近些年更是朝着多样化发展,如今的包子,非常不简单,有生煎包、汤包、鲜

虎帝窗帘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y354.shtml
我们将从每道工序到每件产品严格执行ISO9001标准,支持产品品质,而且我们拥有自己

海伊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dhvu.shtml
海伊国内外干洗产品主要有米斯系列多溶剂干洗机、全封闭四氯乙烯干洗机、石油干洗机、水洗

杜尔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ytr2.shtml
杜尔油漆总部设在纽约。是各地500强化工生产商和销售商;是各地强汽车漆、工业漆生产商

大自然地板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da5r.shtml
产业链条坚如磐石大自然地板不断在扩大、延长自身的“采购、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五位

艾尔家少儿体适能加盟  http://www.badbabyart.com/66hh.shtml
艾尔家少儿体适能是首家中外合资并全面启用外教,以体适能教育开发大脑认知的新颖运动教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猎人]独爱之白在线阅读第五节

    “去求他让你帮忙,快!”低着头的席元元突然听到乌云着急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生,发现他似乎并没有听到之后,又迅速地低下头去。“我会帮忙,但不会求他。”席元元咬着牙,小小声道:“别捣乱。”“你才捣乱,你们全家都在捣乱。”乌云的废话随时都在,席元元翻个白眼没理他,果然就听到他继续道:“

  • 北邙苏杭之至乱的延续在线阅读请假

    戚楠一手接着电话,一手去探摄影棚的门,一拉,没动。她把注意力移到门上,这才发现一只手从她身后伸了过来,并重重地按住了门,阻止了她出去。她静默了一秒,转过头去,看到了那只手的主人。是剧组里的一个女演员。戚楠记得她。在众多因为苏烟那事瞪她的人中,这名女演员表现得尤为突出,她不知哪儿来的革命精神,锲而不舍

  • 灰白爱第4章在线阅读

    “那个啊,虽然其实无关紧要,但是风纪委员都找上来我就姑且做出管管的样子吧。”办公室里,中年男人一边百无聊赖的揉搓着桌上的违纪通知单,一边朝身边的少女念叨着。少女的湛蓝色头发依然是随意在脑后扎成一股,但是身上的男式制服已经被换掉,取而代之是一件干净的短裙——不过可以看出她对这件衣服的感觉格外不自在,双

  • 找到你守护你在线阅读第六章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感的。曾经不止一万次,李全憧憬到与自己未来的另一半相遇的情景。那必然是花前月下,温香软玉;又或者在一个开满丁香花的巷子,迎面徒步婀娜走来一位撑着纸伞的身影,如同娇羞的莲花,低声问道:“共伞否?”但绝对不是这样!美女虽好,但打得过才行啊!一想到那小妞非人的战斗

  • 你的味道真好闻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四节琵琶行内容提要:草莓与绿毛一夜情;l照传遍校园草莓怔了一怔,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她捋了捋头发,说:“还说什么地下拳王呢,这点调戏都受不了啊,怎么行走江湖……”“你……有本事你现在就脱光衣服,看我受不受得了。”“切。我去洗个澡,在外面看着,敢进来我就报警!”草莓走进浴室,背靠着门,大口呼气缓解刚

  • 火影之宝箱系统电话

    6.祝唯看了眼手表,九点五十六分。对于一名单身女青年来说,这个时间点还早得很。对于早早地忙完了工作,既不单身、也不需要陪家人的祝唯来说,这个时间点确实有点晚了。还差几分钟,她就准备上床睡觉了。换作平时,她绝不会接任何陌生来电,可这通电话来的有点巧,因为当时祝唯弄丢了婚戒。心里产生了莫名的快意,她才不

  • 县令夫人,请冷静第10章在线阅读

    这一刻,宁澈想逃离这里。但他不能。他攥紧了拳,迎上父亲的逼视,努力睁大眼,不让自己在父亲经年的官威下屈服。他逼着自己与父亲对视,用力到眼眶发红。宁姒也觉得宁大学士的眼神在此刻严厉尖刻得可怖,于是弱声唤他,“爹爹……”宁大学士看她一眼,眼神转柔,周身凛冽的气势一收,仿佛就此放过了宁澈。宁澈却不服输,舔

  • 穿越70:我的老公是太监第四章 题目可是文章的灵魂所在啊

    就在惨白人脸刚想再说话时,突然一脸的惊恐,接着,一阵刺人耳膜的尖叫。李耳下意识的捂住双耳,好在这尖叫只是持续了短短几秒。“同学,你在这里干什么?”一句话又差点把李耳吓尿,李耳猛地睁眼,眼前的人甚至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公分,冷峻的脸上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李耳发现自己竟站在无人的阶梯教室里面。那人见李

  • 定乾坤第7章在线阅读

    连着几天的惊吓和受伤,饶是一向觉得自己生命力格外顽强的季桃灼还是没抗住发起了高烧。想必发过烧的人都懂那个酸爽,除了嘴里发苦,浑身无力还总是冒虚汗。用季桃灼的话来说就是,吃嘛嘛不想香。不过人生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美食啊!再说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别革命第一枪还没打响,她就自己缴械投降。于是她还是化悲愤

  • 你是谁家俏郎才[张云雷]之物资被毁(4)

    林恕看着远处变为小点的巨龙,不满的咋咋舌。“老大!”黄泥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献媚的大喊道。林恕一听不由的跳了跳眉毛,冷冷的回头看去问道:“怎么了?”“刚才老大们的英勇表现已经在直播网站上发布了。”黄泥一脸媚笑的说道。“所以呢?”林恕一边开始收拾地上的武器与器械一边无所谓的问道。黄泥搓了搓手,跟着收起了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