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女配人设每天都在崩[穿书]叫哥

作者:鹿皎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人是对着站在另一边的老师询问的。

绝大部分的老师都在开家长会,剩余用来看管孩子的,只有四个,两个区域各分两个,一个是工作比较久,有经验的生活老师,一个是实习生。

女人寻的那个正是前不久刚来学校的实习老师。

“您是谁的家长?”实习老师见女人穿着奇怪,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我是樱桃班……楚旬笙的妈妈。”楚妈讪笑了一下,有些拘谨,“请问樱桃班在哪儿?”

见女人能直接说出名字,保安也将人放了进来,实习老师警惕的姿态放松了一点,抬手指了一下。

未等老师回复,白淳熙率先跑了过去,举着手一蹦一蹦的,想迈入女人的视野里,声音中带了些急切,“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樱桃班的!”

“老师,让我带阿姨去吧?”白淳熙拉了拉老师的衣摆,撒娇道。

“不行,你要乖乖呆在这里。”实习老师摇了摇头,按住了小孩的肩膀,继续指路,“您从这条路直走,进去后再右拐,通过两个拐角之后,第三间教室就是樱桃班。”

“哎,好,谢谢老师。”楚妈对她点了一下头,又看了眼白淳熙,伸手想摸摸对方的头,却不料小孩直接被老师拉到了一边去,“不要在这里呆着了,去一边玩去。”

“我不!”白淳熙哼了一声,颠颠的跑了过去,把自己毛茸茸的头顶在女人顿在半空的手上,蹭了蹭,眼中含的光芒闪耀。

“阿姨,我带您去吧?”

小孩清脆的声音软软的,楚妈心口霎时淌出一股热流,她眼圈一红,收回手摇摇头,向后退了几步,轻飘飘的说了几句,“不了,不了……”

之后快步走向老师指的地方。

另一边的生活老师在忙完后,看到楚妈的背影,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实习老师勾着白淳熙的衣领,就怕人一没注意偷溜了出去,“哦,刚才来了一个家长,找我问路。”

她面上带有纠结的神色,那生活老师一眼就看了出来,问:“我刚才看见那家长的身影了,该不会是楚旬笙他妈妈吧?”

“嗯,那家长说是。”实习老师点了点头。

生活老师“呦”了声,似是觉得这事挺新奇。

“老师你认识楚旬笙呀?”白淳熙仰着头,小脸上满是惊讶。

生活老师被小孩的表情逗笑,心情好的回复了他的话,“咱们学校年长一辈的都认识他。”

“姐,为什么他妈妈要这样打扮自己啊?我刚见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实习老师和生活老师关系很好,年纪又轻,忍不住八卦道。

自然,这个八卦不会让小孩听到。

白淳熙被她们赶到一边去了。

话说到一半再赶人走,那种好奇是会让人抓心挠肺的。

小孩在周围晃了一圈,最后趁着人不注意悄悄地钻到一边的草丛中偷听。

前半段小孩没听到,这会儿生活老师已经说到其他地方了,“楚旬笙那小孩来学校来的特别早,好像是两岁半快三岁的时候来的。”

“这也太小了吧?”实习老师时不时的插话。

“对啊,当时学校都不收,可是那家长也不管,把人扔在门口就走了,小孩哭的嗓子都快破了,校长一时心软才收了人。”说到这里,生活老师一阵唏嘘。

“然后呢?”实习老师猜测,“我看他家长来这里把自己捂得那么严实,恐怕也是怕被认出来。”

“你想错了,孩子妈妈还算好的,小孩上了两年学,六百多天几乎全是妈妈接送,除了上回大树老师亲自打电话,还有丢学校门口那回,我就没见过孩子爸。”

“渣男!”实习老师气的骂了一句,“这都不离婚?”

“离婚了,孩子怎么办?实话和你说,其实我家和他家一个小区,他妈妈有工作,我刚醒的时候,人就去上班了,等晚上十点多我要睡觉的时候,人才刚回来,下午接孩子的时间都是占用饭点挤出来的,接完孩子还要上班。

实在是太忙了,如果离婚,在家里孩子由谁照顾?估计这回开家长会,都是请了不知道多少次假才批下来的,以前从没来过。”

“不能换个工作吗?或者姐你帮帮忙?”实习老师不认识这个叫楚旬笙的,此刻却是真真的心疼这个小孩。

“我也想帮忙啊,可他家人不让,上回他俩人都没来接,我实在看不下去帮了忙,结果被指着鼻子骂。”生活老师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几年的事情全都倾倒出来一般。

“唉……小孩在学校里也不怎么受欢迎,他不爱说话,又不合群,还总是打人,班是一个个的换。

樱桃班是小孩呆地最久的一个班了,毕竟那也是他换的最后一个班,如果还是呆不下去,估计只能退学,结果前几天听说又打了人,在接待室里闹得可凶了。”

“啊,这个我知道,当时我在教隔壁的芒果班,都不敢出去。”

“那小孩也是可怜,幸好最后事情还是解决了。”

“是啊,樱桃班的班主任是大树老师吧?”实习老师悄声问,“他可真厉害。”

“那可不,他可是咱们学校最优秀的幼儿园老师,当初也是他顶着压力把楚旬笙收到自己班里,这一教就是一年啊。”生活老师又是一阵唏嘘。

生活老师还想继续说,另一边的小孩又出了问题,“老师!他尿裤子了!”

她只得打断话头,转身奔了过去。

“小熙,你躲在这里干嘛?”何大龙不知何时悄咪咪的跑到白淳熙身后,拍了拍他,之后半跪着爬到人的面前,看到人脸后一下子慌了神,“你怎么了呀?”

他从自己口袋里宝贝的掏出来两颗大白兔奶糖塞给他,“给你糖吃,是不是磕到哪里了?不痛哦。”

白淳熙眨了眨眼,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笑道:“我没事。”

“真的吗?”小孩对情感总是很敏感,他指了指糖,说:“这个糖是你妈妈给的,可甜了。”

男孩看他有些不舍的样子,把糖塞了回去,“我吃过了,你吃吧。”说完,他又问:“我想去大厅看动画片,你们要去吗?”

白淳熙心中升起一个念头,这念头越来越强烈。

想见他。

何大龙忙点点头,“你等我一下,我叫上飞宇。”

之后三个小萝卜头齐刷刷的站在了实习老师面前。

实习老师:“嗯?”

“老师我们要去看动画片!”何大龙叉着腰,一副你必须要让给我看的架势。

“行,你们三个人一起去,到那里不要吵闹知道吗?”老师完全没有阻挠,指了一下大厅的方向,这两个地方离得不远,穿过一个过道就可以到。

白淳熙“……”

这是不公正待遇!

不过还是有好好谢过老师,接着又蹦又跳的冲向大厅。

大厅的小孩要比游乐园里的少很多,他三人进去的时候,里面正在播猫和老鼠。

房间里静悄悄的,偶尔会传来小孩的笑声,在后面找了空位置坐好,白淳熙半站起来,在坐在前面的小孩中寻找楚旬笙的影子。

看了两三遍,没找到。

白淳熙轻轻拽了一下已经快沉浸在动画片里的何大龙,问:“如果家长没来的话,该怎么办?”

何大龙一心二用,一边看着动画片,一边回:“嗯……家长会好像不允许空位置,如果家长没到应该是小孩坐在位置上吧。”

他刚说完,身边的人已是跑了出去。

负责的老师以为他又回去了,便也没有阻拦。

白淳熙径直跑到教室门口,小鹿老师正站在那里,见人跑过来后,忙迎了上去,低声问:“你怎么过来了?!”

那边的老师是怎么看人的?

“我和小刘老师说要看动画片,她才让我出来的。”小孩仰着头,也低声说,“我想来看看家长们。”

“小匹诺曹,有什么好看的?去去。”小鹿老师跟赶什么似的摆了摆手。

白淳熙:“?”

他两手一张,紧紧地抱着小鹿老师的腿,“就一眼,真的,就一眼。”

小孩态度诚恳,眼神透亮,在小鹿老师犹豫之际,那双亮闪闪的眸子渐渐暗淡。

太,太残忍了!

“……”

“就一眼啊,看完赶紧走。”小鹿老师还是败下阵来。

白淳熙用力地点了点头,扒着窗户,踮着脚往里看。

他看的很有目标性,首先找到自己妈妈的脸,接着朝旁边看去,是楚旬笙的母亲。

看了两眼他发现有点不对劲,就又看了几眼,之后目睹自己母亲在他的本子上写字,写完后,悄悄递给了楚旬笙的母亲,后者接过后,似乎在笑。

这是……建立了友谊吗?

白淳熙又快速扫了一下四周,并没有见到楚旬笙的影子。

男孩收回视线,背着手,一晃一晃的跟个中年老汉一般,走出了小鹿老师的视野。

游乐园,大厅,教室,都没见楚旬笙的影子,那他会去哪儿?

忽地小孩灵光一现,抬腿跑向学校更里面的音乐教室。

快到门口的时候,果然听到了一些弹奏声。

他推开门,音乐暂停,楚旬笙坐在钢琴前,静静的看向他,眼睛雾蒙蒙的。

装着恐龙蛋的鱼缸被放在钢琴上面。

午后的阳光泛着重重地橘黄,浓厚而又粘稠地落在地面上,形成一个规矩地方片,男孩的影子藏在其中,是唯一的黑色。

白淳熙没说话,他拉着一边的椅子一直拖到楚旬笙的面前,然后站在了上面。

楚旬笙也站了起来,身高到人胸口,只得仰头看着他,有些疑惑,“你在做什么?”

白淳熙摇了摇头,他心情复杂,有很多话想说,很多话想问,最后化为一个巴掌拍在男孩的肩膀上,“叫哥,以后我罩你!”

楚旬笙眼睛慢慢睁大,“……什么?”

延伸阅读

航星加盟  http://www.al-autos.com/p15u.shtml
航星洗涤机械(泰州)有限公司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缪志兰总经理热诚欢迎广大新老客户光临

灏亿加盟  http://www.al-autos.com/d3ah.shtml
灏亿酒店用品少售地处各地闻名遐迩的五金之都。广东佛山市南海金沙南沙,交通便利、地理位

高尔机电加盟  http://www.al-autos.com/yw4q.shtml
高尔机电主要从事非公路用电动车的销售,现有产品:观光车、观光电动车、电动观光车、景区

御光保加盟  http://www.al-autos.com/sciu.shtml
全国统一招商热线:1385790033313825481345光宝智能科技浙江有限公

森林之宝加盟  http://www.al-autos.com/xgs7.shtml
森林之宝蜂蜜通过自主创新现已获得多项科研成果,采用资源整合发展战略思路,将“森林之宝

钱福记西餐加盟  http://www.al-autos.com/uysz.shtml
南“钱福记”品牌于整个亚洲地区完整注册。先生有感于收购前数十年的奋斗史和当年游记的所

保标加盟  http://www.al-autos.com/d13o.shtml
“BIBIO保标”作为御马房旗下的两大品牌之一,一直以来立足中国市场,服务于中国市场

日月谈“全脑灵感潜能开发”加盟  http://www.al-autos.com/gxzy.shtml
日月谈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成立,注册资金0万元,总部设在孙悟空老家。具体市

泰山缘玉器加盟  http://www.al-autos.com/uv4p.shtml
泰山缘玉器加盟泰山一直都是我国的“五岳”之首,有“天下排名靠前山”之美誉,数千年来,

香港彩宝集团加盟  http://www.al-autos.com/6w3a.shtml
香港彩宝集团COLORGEMS彩宝品牌彩宝加盟代理批发香港彩宝集团是国际知名的奢侈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神]长夜将尽第六章在线阅读

    陈雍容第二日来轮值,还未到自己值房门口就看到王启年在那里鬼鬼祟祟地张望,见她来了,立刻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小陈大人,你可算来了。”陈雍容推门进去,道:“怎么了王大人?难得见你一大早就火急火燎的。”“还不是因为小范大人嘛……”陈雍容将一旁的茶炉重新热起来,拿着蒲扇扇了扇风,又将水倒入茶壶之中加热,这才

  • 吸吸血鬼在线阅读第3节

    看得出来,这畜生吃了不少鬼,本来轩林墨染不想理他来着但奈何角鬼太狂了“小子,你不是鬼杀队的人,你是谁?为什么会拥有这种力量”角鬼手臂恢复后指着轩林墨染问道而轩林墨染对此不闻不顾,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鬼的体质,那到底是什么样存在,居然能快速愈合这么重的伤,手都没了还能长出一只新的来,动漫和漫画里看着毫无

  • 修罗梦魇在线阅读第3节

    【第3章、初入**】次日,谢明哲忙活了一整个上午,总算顺利办完出院手续,他跟秦医生道过谢,转身走出医院的大门。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他捂着眼睛适应片刻,眼前的世界这才渐渐清晰起来。各种各样的悬浮车飞快地从空中飘过,高楼林立的世界似乎蒙上了一层机械化的冰冷。谢明哲在街上站了会儿,陌生的高科技环境让他深切

  • 迪迦之一次性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周泽楷的情商智商从来都是在线的,奈何他嘴拙。虽然周泽楷玉树临风,掷果盈车,貌比潘安,即便是无数人称赞他君子如玉,脸是真正好看。还长的没什么侵略性,就是零到九十九的女性们都喜欢的类型。但是他是个嘴残。一般人都觉得,哦,轮回的那个队长啊,周泽楷,小周周,帅,而且可爱。最大的毛病,就是……不会说话。和联盟

  • 一撩倾心在线阅读第4节

    “叮咚,恭喜玩家永恒触发隐藏任务——斩灭流浪犬,请问是否接受?”“接受”“小伙子,斩灭流浪犬就靠你了。”大叔如释重负,纠缠他一时的重担终于可以落下。“嗯”告别大叔,柳天一边寻找任务,一边查看刚接的任务。〖唯一隐藏〗【斩灭流浪犬】〖士级下品〗:【任务内容】:到村外的鸡场斩灭徘徊于鸡场外的流浪犬。【任务

  • 慈母之心[综]在线阅读遭遇战

    在日落之前,五个少年迅速的检查了树屋周围的情况,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便开始埋锅造饭。除了一大锅蛇肉外,还有一些别的野味,都是他们在侦查时顺手弄得。可别小瞧做这些能让人饱餐的饮食。荒郊野外的,如果不保持体力充沛的话,万一遇着凶猛些的妖兽,连逃跑的体力都没有,那就真的是完蛋了。除非你有天级的修为,就可以

  • 我在CP群里披马发糖源天幽与怜音

    源天幽跟着小二进入了仓库,满怀期待地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然后就非常失望地逛了一圈。不是我说,这里面是些什么东西啊!?先不说次元终端就可以排上前列,也不说一颗简简单单的疗伤丸(仅可以治疗LEVELⅠ)可以在里面就可以纳入顶级至宝,最想吐槽的是那把制式长剑竟然是神器!?没错就是一把简简单单的制式长剑就

  • 红楼之长女凶残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科技之门PS:新书求支持啊!!!鲜花、票票、收藏都不要吝啬啊!“欢迎来到科技之门!”一个轻灵的声音在陈宇的耳边响起,陈宇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本是好端端的看《超级科技大帝国》这本小说,因为向往里面猪脚!整天都在幻想,正好看完更新的时候,他的那老旧的渣想y480的右下角出现一个广告弹窗!这是一个网页

  • [棋魂]另一种等待第9章在线阅读

    “系统家太上老君为好友,给他发蕴道果让他们看看是不我是不是骗子”寄酃愤怒的说道。“滴,执行成功!”等待不到三秒太上老君被系统强制加为好友,发歌了太上老君蕴道果!太上老君:“界主,这红包?”寄酃:“哦,刚才不是答应你了吗,给你指点指点嘛,我修炼得道不是你们这里废弃之地的道”滴,太上老君领取了你的红包太

  • 开局被人当做驱鬼天师第五章在线阅读

    在他强占她之后,把她松开了。昏迷之前,她看见他大腿上有两道伤疤。她这次回来有三件事要做。一件,是把父女关系断了。一件,是把那不愿承认的婚给离了。还有一件,就是找到当年那个可恶的男人!双手不知在什么时候揪成了拳头,意识到宝贝们都在看她,她深吸一口气,“怎么想起问他了?”可能是每次提起爹地,她的脸色都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