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成神厨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轻松度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十二章 有国归不得

罗刹国 虫莲湾

尽管在离坦原堡一千公里以外的他国国土上,白泽明也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很明显,李行知认为那些关于肃慎国和罗刹国以及其他国家交恶的报道都有失偏颇。

袁朗本来安排李行知和白胜美乘坐利卡联航到柯纳达的万柯渥(Vancouver),然后到阿拉斯咔的安可霍奇(Anchorage),之后换乘国航飞回朗和市。但是在万柯渥,白泽明派了一架老款利尔喷气31公务机---李行知猜是他的私人飞机---把他俩一路直接送到了虫莲湾。

章载道,周建设还有一个白泽明的保镖,直接把车开到了停机坪上来迎接他们。当保镖护送着白胜美上车的时候,李行知问道:“赵富真呢?”

“待在旅店里。她想见你,”章载道说道,“对了,你个色狼,你们俩到底有没有事,嗯?”

李行知没搭理他。

=== ===

30分钟之后,他们到了白泽明的住处,金角湾边的乐天酒店。这位大员就站在顶层总统套房的电梯门口,等他们上去。

“孩子!”白泽明叫到,奔向白胜美。他伸出手,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白胜美则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两个人分开后,李行知看见白泽明的眼圈略微发红。此时,这位老父亲的慈爱形象和在肃慎国乡下打了章载道一巴掌霸气侧漏且怒气勃发的枭雄模样,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在哪儿?”白泽明一边问,一边扫视众人。

“他说的是你,老李。”周建设说道,横跨一步让出了身后的李行知。

李行知拖着瘸腿挪了上去。随着子弹的取出,以及可待因的药效,屁股上的疼痛已经不那么明显了。龙清澄的唐人街朋友建议他拄一星期的拐杖,李行知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白泽明伸出他的手,李行知伸手握住。

“谢谢,李先生,谢谢带我女儿回家。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我很欣赏你。”他转过头对章载道和周建设依次点头。“还有你们。”

白胜美走上前来,拥抱李行知,她的头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谢谢你来救我,行知。”

“荣幸之至。”李行知说道,“鲍勃的事情,不要太放在心上。”

“等我回洛基城之后,我会致电他父母。你不要忘了吃头孢,还有记得换衣服。”

“胜美,”白泽明说道,“去给妈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白胜美在李行知脸上亲了一下,又紧紧地抱了一下李行知,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走进了套房的里间。

“来吧,先生们,”白泽明哈哈大笑道,“让我们共商大计。”

=== ===

帮老板把白胜美送进后面的卧室安顿好之后, 保镖用银壶和银盘端上来了茶,薄荷茶。做完这些,他们就要往后一站,摆出保镖的架势了,李行知心想。白泽明的套房装修得富丽堂皇,而且主色调是白色,从地毯到窗帘都是亮眼的白色。

“哇哦,我应该把我的太阳镜带来。”章载道赞叹道。

李行知沉默不语。

“行了,行知,不要臭着一张脸。你这是整哪一出啊?”

李行知本打算反唇相讥,恰好白泽明从门廊里走了过来,坐在了沙发上。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呷了一口,然后舒服地向后一靠。

“我看了视频。那个女的死了,对吧?我应该让你把她活着带回来。”他搓了搓手,“就这样......太便宜她了。应该......”他的手掌在脖子上面比划了半圈。

李行知一言不发。尽管他明白白泽明这位父亲的对绑匪的仇恨,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感同身受,但是砍头这种中世纪的报复方式就未免太过了。不过说回来,要跟罗曼南科家族抢夺其已经把持三代的江山,从残忍及坚强这两点上来讲,白泽明已经够格。

实际上,到现在李行知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相信白泽明。他对外的良好形象以及清廉的口碑,在那架利尔喷气式前面不堪一击。肃慎国又不会有公务机一说,白泽明那点政府工资,十年都不够这一次的油钱。

李行知不打算在白胜美被绑架的事上过多纠缠,也不想赵富真牵涉其中。这样难免会被白泽明这种人物抓住把柄,被他胁迫利用。

“她有没有透露幕后黑手?”白泽明问道。

“没。”李行知撒了个谎。从现在起,崔长哲这个经纪人的线索他要自己保留。

“其他绑匪下场如何?”这位将军问道,“也都死了?”

“现在已经没必要关心绑匪了。您若有心,还请关心一下鲍勃-斯坦森一家吧。”

“谁?”

“是胜美小姐的一个朋友。他们劫持她的时候,他为了胜美小姐挺身而出。现在已经死了。”

“这真让人痛心。但是胜美很坚强,可以挺过去的。说回公事:我本来打算今夜返回坦原堡,但是现在有了点麻烦。”

“什么麻烦?”周建设问道。

“我手下有四个路的军区司令有些---摇摆不定。他们控制着甜平北路,甜平南路,安平路,双江路。刚好是雍秦国,罗刹国和肃慎国的全部边境。”

“您说的摇摆不定,是什么意思?”

“他们想要在未来的新政府里拥有更具实权的位置。不过请你们相信, 他们能力不错,也很忠诚。”

“很明显, 我们对于忠诚这个词儿的理解,偏差值异常之大。”李行知尖刻地说。

“在我的国家,或者说我的民族,处事原则在传统上是这样的:如果我被迫接受了他们的威胁,他们就会觉得我软弱可欺,那么在政变发动的时候就可能不会追随我。如果我试图强行穿越他们的领地,那么就会引发正面冲突,甚至会威胁到我自身的安全。如果在他们的领地上发生冲突我又赢了的话,他们又觉得没了面子,那么起事的时候依然可能不会跟随我。所以呢,正面冲突也要避免。每一个身在局中的人都假装若无其事。而且,一旦我回到坦原堡,我会确保他们的忠诚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这就是我们这儿的规矩。”白泽明说道。

“弱肉强食,赢家通吃”的丛林法则,李行知心想,这倒是说得通。该死的托马斯-霍布斯把丛林法则引入社会学之后,至今流毒甚广。

“我们起事的时候,他们不会追随你,是什么意思?”

“因为到时候,我会在这些的位置上安插自己人。”白泽明带着阴冷的微笑说道。

“过河拆桥,难怪他们不肯追随你。”章载道叹道。

“对我有点信心, 章先生。他们不仁,我才会不义。投之以琼琚,报之以桃李,才是我的做人准则。”白泽明说道。

“算了吧。我们反正不需要他们。”周建设说道。

“需要的。如果政*变发生,雍秦国和罗刹国都会高度紧张,雍秦国肯定会增派边防部队,防范难民以及哗变部队越境。保持我方边境的稳定,尤其是能控制住非我方的军事势力,有助于提高外界对我们在局面控制能力的方面的印象分,给周边地缘国家吃定心丸,从而可以尽快争取周边政权对我们未来的新政府的认可。”

“为什么我们不坐火车走哈桑-张后铁路?他们说不定没有控制铁路,特别是这条。”章载道建议道。

“相信我,那条铁路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那就坐上你那架飞机,踏马的直接飞回坦原堡不就得了。”章载道有些急了。

白泽明笑着打了个哈哈,对保镖说:“飞机, 他居然建议我坐飞机。”

“怎么了?”

周建设回答他,“老章,你想清楚:你自己跟我们说司徒依兰和扎科夫可能领先我们一步。我们不清楚他们到底掌握了多少情况。我们只是知道他们已经在布局针对我们了。这个时侯,章先生这种关键人物,根本不能坐飞机,何况还是飞往肃慎国的领空。到时候一颗导弹飞来,满盘皆输。”

“是我脑子秀逗了。你说的对。”章载道只能承认错误。

白泽明说道:“放轻松,章先生。你太紧张了,要么去睡会儿?”

李行知心想,章载道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睡一会儿就可以解决的。

这时,白泽明的另一个保镖走了进来,却走到周建设身边,低头和他耳语了几句,塞给他一张纸条。

周建设拿过纸条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把纸条又递给了白泽明。

白泽明拿过纸条扫了一眼,脸上怒气勃发,一掌把纸条拍在了茶几上,人往后一躺,靠在沙发背上, 手扶住额头,一言不发。

周建设这时候说道:“诸位,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尽快赶回坦原堡,不然这件事情一旦失去控制,那么我们就回天无力了。”

李行知茫然,以目光向周建设征询,章载道也以同样疑惑的表情看着周建设。

周建设用目光向白泽明示意了一下。

白泽明手扶着额头,从嗓子里**了一声:“逃荒者。”

李行知点点头,逃荒者他是知道的,但是跟白泽明有什么关系,让他这么大的反应?他还是面露疑惑地看着周建设。

周建设看了看白泽明,见他没有反应,才跟李行知说到:“我这里接到线报,有人向肃慎国媒体举报,举报内容陈述白泽明都察使是十年前的一次屠杀逃荒者的主使者,而这个人本身就是人证,现在,内阁说要启动调查。”

看着一脸茫然的李行知,周建设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十年前的10月初,在船营州白首峰县边防部队,从二十道沟到十五道沟,翠澜江雍秦国边境侧共打捞出肃慎国人尸体男性36具、女性20具,其中有5名男孩和2名女孩共7名儿童。”

白泽明喟然长叹一声:“那个时候,我在双江路主持全面工作。”

李行知心中咯噔一下,这几乎就是白泽明承认自己跟这次逃荒者大屠杀有直接关系。

白泽明坐了起来,腰背挺直,又恢复了上位者的气势。看着李行知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你怀疑我是主使者?”

李行知点了点头,说道:“你在双江路主持全面工作,任内出现这样的事情,自然责无旁贷。”李行知也不明说,大家都是明白人。

白泽明点点头,说道:“确实。自然责无旁贷。逃荒者的出现,这要从太上国王去世开始说起---”他看了一下李行知,李行知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太上国王是亚历山大-罗曼南科,“翠澜江窄的地方不过几十米,这就是雍秦国与肃慎国的距离。两国关系好的时候,越境很容易,一抬脚就过来。肃慎国人和雍秦国人一起在画众江里游泳或滑冰。有时候白首峰县放映电影时,优江市的肃慎国小孩会趟过江去观看。江两岸的都是一口肃慎国语,连语音语调都没有区别。边吉市200万人,肃慎国族超过了半数;优江市对面的白首峰县,约80%是肃慎国族人。许多老人迄今不会说普通话。每户人家都有肃慎国亲戚,在两国边境出入方便时,探亲是时常的,虽然他们已经落户雍秦国。”

说到这里, 白泽明指着周建设对李行知说道:“周建设的祖辈,两百年前从肃慎国潜入雍秦国开荒谋生。当年,前雍秦政府划出画众江以北长350公里,宽20至25公里的地域为“移民专垦区”——相当于现在8个画众市的面积,给肃慎国族移民解决居住和土地使用。直到一百五十年前,大雪原结束战乱,肃慎国民族移民共有216万人。”

周建设点点头说道:“是的。早先我们也叫闯关东。现在翠澜江两岸的房子修葺得毫无分别——蓝白两色是主色调,窗子很低,窗户明亮而又宽敞。屋子里没有椅子,进门席地。院子里摆放着酱缸,你知道的,大酱是肃慎国族人不可或缺的食品。”

白泽明点点头,接着说:“40年前,雍秦和罗刹两国之间的关系逐步恶化,同处索瑟莱兹姆阵营的肃慎国处于夹缝中,很难协调好与两大邻国的关系,也让雍秦和肃慎关系摇摆不定。到了30年前,罗刹国采取措施改善和肃慎国的关系。而这影响了雍秦和肃慎之间的关系,因为有约瑟夫-菲利波夫的支持,肃慎和雍秦之间的关系闹得很僵。不过,三年大饥荒的年代,有很多雍秦国人到了肃慎国找工作。边吉市的许多老人们都是在那个时候的夜晚,趟过翠澜江来肃慎国“淘金”。白泽明喝了口水,继续道:“那时,肃慎国战争刚结束,百废待兴,急需人力,容易找到职业。肃慎国王国成立。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使经济得到迅速恢复。

章载道说道:“当然,这归功于两方面,肃慎国一面推进经济建设计划,一面获得了许多索瑟莱兹姆国家,尤其是罗刹国的援助。”

李行知点点头表示明白,百废待兴,然后两边就开始和各自盟国表演花式秀恩爱,角力所谓的制度优越性。

“根据肃慎国官方经济统计,经过15年建设,该国的GNP(国民生产总值)比立国当年增长8.6倍达到26亿利卡元;人均GNP达到了218利卡元。直到四十年前,在边吉市的副食店买的大米都是肃慎国运进来的。”白泽明不亏是政府大员,数字张口就来。

李行知也明白,那是肃慎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刻,所以白泽明记得很清楚。高速的经济发展给亚历山大-罗曼南科带来了极大的信心,所以对雍秦国的领土都敢觊觎。而金慧淼她爹金慧光熙,也是被亚历山大-罗曼南科这个时期的经济建设成就所刺激,下决心开始大力发展箕阳国的经济建设,这样才有了后期的“源江奇迹”。其实,在当年很长一段时期里,肃慎和箕阳国两国的名义人均GDP还是一样的,而这之前, 都是肃慎国比箕阳国略强那么一点儿,直到那年和利城运动会之后,箕阳国的经济才真正甩掉了肃慎国,一骑绝尘。也是在那之后的几年间,连续五年,小小的箕阳国的GDP却已经是泱泱雍秦国的75%,总师之巡视以及摸着石头过河的政策的推行, 蕞尔小国箕阳国的经济奇迹也是重要推动力之一。

白泽明接着说道:“亚历山大-罗曼南科壮年时期,肃慎国报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批评左倾机会主义、教条主义、大国主义,影射雍秦国。雍秦国一度关闭了雍秦和肃慎边界的雍秦方信道,肃慎方则一度召回驻雍秦大使。两国关系处于僵持状态。”

章载道接话道:“周建设的爷爷就在这个时候带着家里人到了肃慎国。”

周建设点点头说道:“我爷爷是**,在那个时期被批斗,后来就跑回了肃慎国。直到20年前,我父母还可以带着我,办了探亲手续去边吉市探望大表哥一家人。边吉市亲戚到边防提供近亲证明,我们一家人可以进雍秦国呆3个月。”

李行知恍然大悟,心想我说你一个肃慎国间谍说的一口贼溜的雍秦国雪原话,原来踏马的祖上就是雪原人,你个白眼狼。

周建设冲李行知笑了笑,李行知又朝章载道笑了一下,三个人互相点头嘿嘿嘿了起来。

周建设说道:“这个时侯开始有边吉市人运来电视、收音机,到边境上往肃慎国卖——这是30年前,肃慎国边境百姓做的事,那个时候他们把东西卖往雍秦国。更重要的买卖是粮食,肃慎国洪涝灾害下,粮食产量严重下滑,粮食分派又是公社制,”周建设停了停,看了白泽明一眼,然后说道:“普通百姓每天定量只有450克,青黄不接时,许多平民连‘苞米碴子’都吃不上。”

“这些交易在边境已经成为潜规则。翠澜江岸边的雍秦国居民认为,接济是因为他们“太可怜了”。他们愿意帮助肃慎国人是因为:边吉市人也同样经历过雍秦国的自然灾害,那时,接济他们的就是翠澜江江对岸的肃慎国人。”章载道看来也比较了解这段历史。

李行知点点头,这都是史实,很多事情,当年他爷爷和几位老战友交流的时候也提到过。

白泽明接着说道:“到了后来,肃慎国自己承认经济很差,发动全国范围内的‘艰苦的征程’运动。”白泽明脸上依然心有余悸的样子。“那个时候,肃慎国人的口粮每人每天100克。每到晚上,越来越多的肃慎国人趟着翠澜江过去找饭吃。。。”

白泽明又强调道:“但饥饿使得从那时候开始,肃慎国人越境去到雍秦国的越来越多,外界开始注意到这类情况,称他们为“逃荒者”。”

李行知本来对“逃荒者”的概念还很模糊,这一次算是非常清晰的理顺了脉络。但是,屠杀......白泽明.....这之间的关系......

仿佛有他心通,白泽明接着说道:“当年起执掌国家最高权力的查理-罗曼南科指示:逃荒者视同为叛国者,要求在严厉打击叛国者的同时,回国的人会被送进劳改营,受到严厉处罚。不过只要逃荒者过了翠澜江中线,肃慎方士兵就不再开枪 。但是路易-罗曼南科上台后,一改以往政策,一方面加强边境控制,令民众难以潜逃;无论逃荒者过不过江一律开枪射杀。”

他说道这里,李行知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还得听当事人自己说完才能印证自己的猜想。

白泽明看到李行知若有所思的模样点点头,说道:“确实。发生这种事情我自然责无旁贷。其实,我当时对所谓的逃荒者是持支持态度的,毕竟饭都吃不上,人都要饿死了,当然哪里有吃的去哪里。可惜,有人却不这样想,小小年纪心狠手辣,数次督促我大开杀戒。我不搭理他,谁让我是他姑父呢,他也拿我没办法,呵呵呵......” 白泽明笑完之后,却一脸黯然,“十年前的那天,他通知我,说率土堡有大规模的偷渡,让我去阻止,我以夜黑风高的理由拒绝了。嘿嘿,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他越过我,直接指派我当时的一个副手,勇茂-林恩,现在的双江路刺史去执行。我得知消息后, 赶紧派了另一个副手龙洙-粹寒,现在是双江路副议长赶去阻止,又担心有人会用此事做文章,特意防了这一手,带了优江市的肃慎通讯社摄影记者一同前去,没想到的是,到了之后,已经晚了,现场那个惨啊,我也只能让记者做了我质问勇茂-林恩的对话过程和现场影像记录。”

周建设一下子来了精神,凑了上来:“影像记录?在哪里?”

章载道也很兴奋,:“有铁证在手,随便人证怎么胡说,都赖不到你身上。”

白泽明笑了笑说道:“自然在安全的地方。不过,如果我们三天内不回到坦原堡,内阁调查启动倒还可以不用放在心上, 如果国防议会方面被人办成铁案,我被宣布撤职查办,就算到时候拿出证据,也不会有任何作用了。而且,这件事情,我当时是双江路全面主持工作,哪怕不是我直接下命令,恐怕被有心人操纵舆论,我也逃脱不了干系。”

李行知看着有些兴奋的三个人,心里却一阵阵的发寒。纵容逃荒者偷渡,其实就是挖罗曼南科家族的墙角,肃慎国一共才两千多万人口, 逃荒者有统计的人数就跑掉了二十万,这人口一下子就少了百分之一以上了;然后再利用人口流失的形势倒逼罗曼南科家族颁布了更严厉的控制措施,直至造成大屠杀,直接给罗曼南科家族形象抹黑,还留下了给自己开脱的证据;而这些逃荒者都是在他纵容下脱逃的,对他总会心怀感念,日后他政*变成功,再以招商引资的名义召回这些人也不会有太多阻力,还可以大幅拉动经济发展。一箭三雕,走一步算十年,这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踩着无数血肉登顶王座的荣耀王者。

“你不造反,真是可惜了。”李行知心想。

章载道说道:“这时间,突然有这种消息传出来,莫非是有人专门和我们作对?”

周建设点点头,说道:“没错,这才是真正的麻烦。司徒依兰不见了。她手机打不通,而且清潭洞道古公园美都住宅的公寓也都搬空了。我们现在可以推断她和扎科夫在一起行动了。”

“那就是司徒依兰和扎科夫搞的鬼了。”章载道说道,“她们选的时机真好, 背景年代,屠杀,逃荒者,几乎无懈可击的阴谋。但是,她们却忽略了有影像记录这种东西。”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回到坦原堡。”周建设说道,“如果不能在事情发酵以前平息掉,很难再弥补。”

空气中一阵难堪的沉默。

突然间,李行知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恐怕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如果我们要回到坦原堡,必须从雍秦国穿过去。”

延伸阅读

变频器行业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ng2z.shtml
海兴实业致力于成为国内外散热方案行业实力品牌厂商,公司自创立之日起,十多年来一直努力

永恒铝型材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a9e8.shtml
永恒铝型材位于山东省济宁市。主营幕墙铝型材、门窗铝型材、工业铝型材、断桥铝型材等。用

思美美容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dipu.shtml
思美美容项目介绍经过多年研发出的好产品,全新视角,全新包装,品牌开始进入中重量级小区

兰研化妆品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svy4.shtml
兰研品牌创立于2013年,总部设立于中国东亚文化之都、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兰研定

粤辰工业自动化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xdn9.shtml
佛山市粤辰工业自动化厂销售部:位于广东佛山市顺德区马龙工业大道:主营销售/制造业设计

渔掌门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x5kl.shtml
渔掌门渔具主营渔竿,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威海渔掌门渔具有限公司具备渔竿的招商代理资格

海东涛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nuzr.shtml
海东涛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座垫、汽车脚垫、后备箱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货郎先生小百货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gxsn.shtml
义乌货郎先生贸易有限公司总部设立在各省市的小商品集散地—中国义乌,公司在国内外各地有

汇保车汇车险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s1s5.shtml
汇保车汇是由汇保商贸有限公司推出的车险中介业务项目,与泸州老窖酒、汽车饰品、生活用品

仕可瑞家居用品加盟  http://www.eastconsultinggroup.com/a1ga.shtml
仕可瑞始终坚持“真·诚”的经营理念,把家居布艺产品做精做细,以全新的视角,向您展示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尊之入赘傻媳第九章

    “哥,你看什么呢?”杨立彬从花店里间出来,见周子滔对着手机发呆。“没什么,干活干活。”周子滔把手机塞进口袋,转身去处理花卉。刚才杨立彬在里间准备中午的汤时,周子滔接了个电话,之后,他就一直心不在焉。其实最近杨立彬偶尔会听到周子滔叹气,大概是从生日过后吧,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每次问他,都说没有,他也

  • 农门纪事第5章在线阅读

    今天的戏份拍完,已经晚上七点半了。要不是天已经黑了,於臻怀疑导演真的会继续拍下去。她站在自己的椅子边上收拾着东西,几个演员的助理正在帮忙,因为於臻觉得自己女三的戏份不适合带助理,所以婉拒了岚姐的好意,而此时见到工作人员正忙碌地收拾东西,於臻也不好意思一走了之。这让於臻忍不住感到后悔了。人家都带,就她

  • 废后第四章在线阅读

    看到唐小瑜缓缓走来,坐下休息的将士们刷的一下全部站起来。其中一位身穿破败银白战袍,身材高挑,一身狼狈但还是难掩清贵高冷之气的男子拱手说到:“多谢这位少侠救命之恩!”“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唐小瑜学着他的样子回礼说到。哇哇哇~少年将军!!长的真好看!瞧瞧那眉眼,那薄唇,那修长的身影!唐小瑜内心不断疯狂

  • 断梦了缘要被劝退?姐姐?(求收藏求收藏)

    苏玲珑的眸子中闪着异彩,也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憧憬。虽然她在武道上的资质很高,可也没有一点儿成为作者的天分,任何一名作者,那可都是无数宗门大阀所争抢的对象,拥有极高的地位,可以得到最好的资源培养。“想不到你会对于作者这个职业这么的了解。”由不得苏玲珑不惊讶,作者这个职业是最为高贵和神秘的,即便是她也只是

  • 猫系被迫攻略的反应是第四章

    周秀做完作业后,晚饭时间很快到了。她自觉地到楼下做了些家务,帮牛阿姨淘米、洗菜。这些琐碎的小事对周秀而言无足轻重,但落在两个老人的眼里却不一样。牛阿姨看着这个沉默怕生的姑娘,看着她眉眼平顺、平静的模样,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哗啦啦的清水流下,女孩子细心地挑出莲子芯,粒粒干净、完整。周秀踌躇了片刻

  • 都以为我是玄门大佬之车祸现场

    秋日里的虎头沟,虽然紧连着东甸山,却呈现出了她的不同。东甸山山坳峰峦满眼红透,这里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斑斓,别有一番景致。大自然真是奇妙,尽管色彩斑斓眩目,但传递给人类的并不是喧闹嘈杂,仍然是一片安宁,同样是那样的纯净。纯净是人所希冀的,但也会让人在其中生出安逸,生出怠惰之心。荆志国是个性情刚毅

  • 玄幻之我的称号系统第2章在线阅读

    当来到奈何桥的头时,林婷婷才发现奈何桥既然如此美丽。七彩的桥身,黑白两色的护栏,而且在每个桥墩上顶着一个骷颅。桥下全是迷雾,什么也看不到。奈何桥桥身好长,一眼看不到尽头。“姑娘!姑娘!快点回来,你不能过桥啊,呆会惹怒了孟婆,她的怒火不是你我可以承受的了的!”鬼差见状,一边追赶着,一边大喊道。而林婷婷

  • 都市之梦中证道第10章在线阅读

    苏蔚瘸着腿勉强下了床,化了个淡妆,又去衣帽间选了件既凸显身材,又不刻意的连衣裙穿上。握着手机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接到沈宴辞的电话。过了一会儿,竟然响起了门铃。还以为是不放心她又折返的白白,苏蔚瘸着腿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往外望。站在门口的男人穿着一件简洁的衬衫,扣子规规矩矩地扣到领口最后一颗,看不见锁骨,

  • 网游之龙斗世界之女儿!(9)

    100亿里拉实在不是一笔小数目,波尔波一死,几乎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波尔波生前最信任的布加拉提身上。“其实我觉得这一次我没必要跟着布加拉提他们,”我盯着手中获取的信息——布加拉提小队在港口租用游艇出海的时间地点,对坐在身旁的托比欧喃喃道,“如果真的遇上劫财的家伙,布加拉提小队都解决不

  • [HP]黑暗公爵那颗糖在线阅读第四章

    可当然,当族人们如此讲解着有关于他们这族复杂的逃难生活演变历史时,趔趔趄趄的小爷们却在母亲的怀抱和注视中被族人们训练起来地开始受训着,要有功夫了。在这族里,从幼年到少年对男孩们要栽培的生存技能就是识字,了解本族汉人们的历史,本族功夫,YeWai生存,自医自疗,由成年本族男子们教导如何对外界人们的某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