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花儿与少年之逆天系统第一章

作者:该我上场表演了 来源:飞卢小说网

“怎么,上门就带这么多好东西,还给这么多钱?”觅靖安声音中气十足,面色凝重,虽70有余但模样看起来也就60岁最多。

坐在一旁的潇席儒,笑笑的应到:“老朋友,我知道你们这行的要求,看风水驱鬼算命这些事你们这不讲人情,折命数对吧?”

潇席儒年龄与觅靖安相差不多,刚好70岁,两鬓的发已全白,他模样与岁数倒是符合,声音浑厚,带些许沙哑。

“你要驱鬼?”觅靖安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安,但很快便消失。

一向不信鬼神的潇席儒,却回答的异常坚定。

“对!”

觅靖安闭上眼睛,沉默的好一会,仿佛就似睡着了一般,潇席儒正犹豫要不要喊下觅靖安时,觅靖安突然开口道:“你我虽是老友,但我老了,帮不了了。”

潇席儒仿佛意料到觅靖安会如此回答,便不紧不慢的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盒子,打开盒子拿出一块绣工精致的布料,双手将遗嘱展开给觅靖安看。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个是我翻了我那老爹的遗物,我潇家这一难,你还真没办法袖手旁观,百年前我潇家保下了觅家一族,觅家老祖宗在几百年前算出,我潇家这一代恐有灭门之灾,作为回报,就是帮我们后代度过这事。保我潇家一族。”

潇席儒暗自庆幸 ‘还好记住老爹的遗言,原本以为迷信,想不到我也有这一天。’

觅靖安看完深叹了口气…

“你向来不是从不信鬼神吗?”

潇席儒从庆幸的情绪一下转到无奈模样,微微低头, “我倒想不信,从前几年开始我那孙子,整日对着空气说话,去看心理医生了,精神科也看了,所有医生能看的都看了,但是都说我孙子好的很,我这不是走投无路了吗,你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就帮我这一次…”

潇席儒何时有过这般低声下气的求人过,要不是为了孙子,早就跟眼前这个所谓的老友闹脾气翻脸了。

觅靖安没有应潇席儒的话,而是闭着眼冥思了一番,用一副苦大仇深面孔看着潇席儒缓缓道:“罢了,该来的还是来了,遗书给我。”

“干嘛?”潇席儒有些警惕的看着觅靖安。

“我得烧毁掉啊,我会让人过去,帮你孙子解决这件事,下一辈若你家人还有人做出越轨之事,我们觅家可不再帮。就别想再用那这玩意来害我子孙下水,你的后代造孽啊,我可告诉你,我只保你们潇家的这小子,其他人命数如何我可不乱敢插手,且不保你们富贵荣华的事。” 潇席儒不情愿的给觅靖安,觅靖安一拿到手就立即扔进烧火盆里。

“把你孙子的住址给我,我会派个鬼近不了身的,还能看见鬼的人陪在你孙子身边,时机到了,我这老头会亲自去彻底解决。你可以回去了。”

觅靖安话音刚落,潇席儒突然激动的质问道:“等下,你不是很厉害吗?你直接三下五除就能彻底解决了嘛?你家谁还能比你厉害啊!”

觅靖安见潇席儒的激动模样,也提高了音量,不悦应道:“嘿...这事要是那么简单,用的着派人过去!爱弄不弄,我还不伺候了,反正那遗书烧掉了。” 当然觅靖安说这话时有包含了自己的私心,也有真的不爽情绪。

“别气,别气,我这不是着急吗,你认识我这几十年又不是不清楚我脾气。听你的。”潇席儒压住自己的脾气,面色气的涨红,还得笑着安慰。

—— 几日后某郊外某别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鬼啊,鬼鬼鬼鬼爷爷救命啊,不对爷爷不在,潇然救命啊啊啊潇然救我…”

觅含灵在房内到处跑,还不忘惊恐的尖叫着,潇然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头,低头闭着眼睛,强忍住想打人的冲动,但也只能一脸不爽想打人的模样,而笔墨鬼一直跟在觅含灵身后,她跑哪笔墨鬼跟到哪,还一直摇头不解,发现觅含灵是真的怕。

就飘过潇然身边问 :“这姑娘脑子是不是有些不正常?昨天看着我还乐呵呵的跟我打招呼,今天一大早起来就翻脸?”

潇然白了眼笔墨,嫌弃的口气应道:“你看看你那张脸,一边骨头露着,另一边脸…啧啧,还有你身子上的那些窟窿,别说她,我跟你认识这么久还时不时的被你吓到。”

潇然说完话,将乱跑的觅含灵一把扣住脖子,将其头按住,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家伙你一来我就跟你说过他是鬼,刚来的时候不是还夸人家是帅气大叔吗?才第二天就怕了?怕了也好,回去吧,别再赖在我家了。我真的不需要你,我会跟爷爷说的。”

觅含灵双手拍打着潇然扣着她脖子的手,脸也勒的有些涨红

“潇然你给 我放手,我喘不过气了。” 觅含灵说完,潇然才缓缓撒手。觅含灵拍着胸膛大口气的喘着觅含灵翻了一个白眼。

“你以为我想啊,我打了无数个电话说我要回家,我爷爷他拿我零花钱威胁我,我能怎么办,我爷爷说如果我不过来跟你住,他就不给我零花钱,还让我继承家族伟大的道士风水师什么的,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死也不要继承什么抓鬼算命,让我做这么无聊的事业,还不如让我去死。”

潇然嫌弃一副事不关自的模样,“那关我什么事。”

觅含灵被这话气的,内心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好,你行潇然,那你找你爷爷,让他去找我爷爷说让我可以回去了,我爷爷一同意,我立马就走,一刻都不多留。”觅含灵看到比笔墨鬼立马捂着眼睛,对着空气大声回答,潇然故意将觅含灵转过来,“我在这边,睁开看着我。”

觅含灵刚转向潇然就打了个“阿秋~”觅含灵捂着嘴巴,下一秒又开始忍不住打阿秋了,潇然忍住脾气,笔墨鬼飘到潇然身后,刚睁眼的觅含灵立马闭上眼睛....

“我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而且我原本很困的,我昨天半夜着凉了,感冒了,潇然你要想我离开,你找你爷爷,他一句话,我就可以立马消失在你家,就这样。”

觅含灵也快被笔墨鬼这模样吓得心脏快受不住了。觅含灵说完立马跑回房间,盖上被子确定了笔墨鬼没进来,立马起身把包里的符咒贴在房间四面,贴完后又检查了一番,才安心继续睡下。

而一楼的潇然刚打通潇席儒电话,还没开口讲,就被话就被堵回去了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姑娘必须留下,等到你看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自然就会回去了,你要知道这姑娘可是那觅老头最宝贵的孙女,人家本来也不想帮,要不是咱们潇家祖先留… 反正就这样吧,有什么事我会联系你,事情没解决前别给我打电话。”

“对了,还有,你要想法子吧人家姑娘逼走了,我告诉你我就请一堆的法师天天跟着你,还带做法的那种,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你自己选。”

“爷..”潇然爷爷两个字都还没说完,电话就已经嘟嘟嘟嘟的响着了。

潇然抓狂的抓了下脑袋,“笔墨鬼你去吓吓她,赶不走那就让她自己联系她爷爷,亲自把她带走。”

笔墨鬼兴奋的飘去觅含灵房间,刚准备穿墙而过就被符咒的力量击退老远,笔墨鬼不信邪,他堂堂好歹也是个被参拜(就潇然一个)的鬼神(半鬼半神),还没有过什么符咒或者什么东西能拦住他,可惜不管尝试多少遍,结果还是一样,笔墨鬼一脸丧气的坐在潇然旁边

“不愧是世代的道家,觅家老头亲自写的,简单符咒都能拦住我这鬼神。”

“意思你没吓到她,真没用,平时吹牛比谁都厉害。”

“嘿!有能耐你怎么不自己上,你比我还没用,除了一脸傲娇,你还会什么。” 笔墨鬼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潇然,模样更添加几分了些瘆人的感觉。

“走,一起过去,把她叫醒,都大中午了又睡回去。”

潇然和笔墨鬼一同上楼,笔墨鬼不肯进去(也进不去),在外等着,而潇然一开门进去刚准备把这些符撕掉时,这些符突然间融入墙里面去了

“这些符是我爷爷制作的在两分钟内不撕掉,就会自动融合,维持大概能有半年。”觅含灵从潇然开门时就已经被吵醒。

“起来出去。”

“什么意思,打算直接赶走我?”

“中午不吃午饭,真是猪。”

“你,你以为我想啊,昨晚你半夜偷跑到我房间,你这山顶的房子昼夜温差这么大,你半夜打开我窗户,把我被子悄悄拿走,到清晨天微亮的时候,你让那鬼拿回我房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害我一夜没睡,还发烧感冒你还好意思说...”

潇然一脸不信的看着觅含灵,“就你这模样还发烧感冒?我还在真是头一回见这么精神的病人,想赖在我家就直说,不用找这些借口。”

觅含灵听完后,差点没忍住给潇然一巴掌,“赖...赖你家呵,呵呵...潇然,你自己打电话问问你爷爷,是你爷爷求我爷爷让我过来帮你,你真以为我愿意,我从小都不看这些风水道士的书籍,我爸妈也是从小严防死守的不让我接触任何相关的东西!因为你自己神经,害的我得被迫来你这,我都不知道我来干嘛?给你脸了还,老子不干了,我这就打电话给你爷爷。”

“你来激我不就想让我自己打电话吗,好我打!”

觅含灵拨通电话,电话的另一头有的老人,电话铃声刚响,便立马接起,觅含灵虽然气,但是还是保持礼貌的语调,“潇爷爷,你好,我是觅含灵,觅靖安的孙女,你孙子现在要赶我走,说我赖在他家,我也不是厚脸皮的人,你找我爷爷说,让其他人来陪您这高冷无情的孙子,我受不来这气。”

电话那头的潇席儒听完觅含灵说的话后,立马笑笑道,“觅含灵,灵灵是吧,别生气,你让那臭小子听电话,潇爷爷帮你教训他。”

“你爷爷让你接电话。”

“喂,爷爷...”潇然话音刚落,电话那边就传来怒吼声

“你个臭小子啊,是不是想气死我这老头子,想我心脏病气死是不是啊!呼呵,我这心脏。”

潇席儒故意大喘气,“哎呦,我这临死临死孙子还不听话,提前死掉算了,我这爷爷没什么地位,活着干吗...”

“爷爷,爷爷,我听话还不行吗,别再说这么不吉祥的话了”

“真的,听话?”

“嗯。”

“给人家姑娘道歉。不然我就找上门,我也去你那住去。”

潇然无奈的看了眼觅含灵,“别别别,爷爷我跟她道歉,就这样拜拜。”

“行,你有后台,我道歉,您安心住下,反正我这经常有像笔墨鬼一样恐怖的鬼来,你爱待多久待多久,以后所有衣食住行你自己解决,记住自己做饭,自己洗碗,还得帮我打扫这房子。”

“凭什么!我又不是来做保姆的。”

“那我也不是你家保姆,我不伺候你这大小姐。” 潇然说完气哄哄的关门走人,留下觅含灵一个人在房间里抓狂

“啊啊啊啊啊啊啊,潇然….”

—— 觅含灵小心的下楼,看到潇然在吃中饭,觅含灵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肚子,瞬间忘记刚刚的不愉快,笑嘻嘻的走到潇然面前

“那个,潇然同学,有句古话说的好,有饭同享,有吃的就要学会分享。” 觅含灵笑盈盈看着潇然,潇然看了眼觅含灵,对其一笑然后继续吃自己的,觅含灵赶紧拿碗筷,准备夹菜时,手被狠狠敲了一下,“我说了,要吃自己做,不然自己出去找吃的也可以。”

“你!潇然,我自己出去吃,你这破地方这么偏僻,”觅含灵见潇然白了眼自己,“我我…我自己出去就出去。” 觅含灵穿着拖鞋就气呼呼的自己走出了大门,刚出大门觅含灵就后悔了,这里住的环境是不错,但是实在太偏僻,但又不能直接往回走,太没面子了。

“觅含灵,又把自己作进去了吧,让你冲动,找吧,在这土豪世界只有绿化和房子的地方,吃草吧,吃树叶吧,啊啊啊~头晕,都怪那潇然害的,不然我现在肯定吃着好吃的。对了差点忘记抹眼睛了。不然又该看到那些脏东西了。” 觅含灵从口袋翻出绿色粉末,往眼睛一撒,瞬间被眼睛吸收

“打电话给我妈,我要告状..喂妈咪~”

“喂,是灵灵吧,你妈去国外了,要几个月后才回来。”

“爷爷!我妈的手机怎么会?看来肯定闹掰了,无所谓了,爷爷.我现在自己在外面,那潇然欺负我,不给我吃的,让我自己弄,这附近还没吃的。”

“那刚好,好锻炼锻炼对不对。”

“可是爷爷,我还发烧了,他昨晚偷偷把我被子偷走,这山卡拉的地方昼夜温差大,呜呜呜..”觅含灵有些哽咽,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而觅靖安从小就疼觅含灵,一听到这个,自己也着急了。

“什么,这混蛋,我打电话给他爷爷,等等啊,乖不怕。”

“嗯,爷爷我等你。” 还不说接我回去,我都惨成这样了,看来爷爷和他爷爷是做了什么交易了,觅含灵突然打了个寒颤。

“呜~ 好冷,怎么突然间这么冷,太阳这么大,我手怎么这么凉啊,觅含灵打起精神,找小店。”

觅含灵可怜巴巴的绕着这郊区到处找,从正中午走到下午,饿着肚子,死活不回去,眼见太阳快落山了,温度因为地理位置较高,温度慢慢开始降下来,觅含灵发着高烧,饿着肚子,发着抖,也有些低血糖,觅含灵眼前慢慢开始虚晃,“不能跟自己犟了,再走就该在这荒野晕倒了,可是我走了6个多小时,怎么回去,一辆车都没有看到...”觅含灵被自己蠢到无奈的苦笑。

觅含灵冷的实在是受不了了,雪上加霜,拖鞋还走烂了,就找了个草丛比较密集的地方蹲下来,双手搓着哈着气,“完蛋了,我支撑不住了...爷爷你个..骗子。”觅含灵慢慢晕倒在草丛,再醒来就是潇然家来了。

“醒了。喝点热水”

觅含灵巡视了一番周围,缓缓道:“潇然,我怎么在你家我不是在外面吗?”

“你一个姑娘家够犟,走那么远,我要是没去找你,你就该死在外面了”

“还不怪你,咳咳...”

“行了行了,我错行了吧,别说话了,你爷爷和我爷爷已经打过我了,也教训我了。”潇然话音刚落,觅含灵肚子就咕咕叫,觅含灵舔了舔自己嘴唇

“有吃的吗,我真的好饿。”觅含灵委屈巴巴,眼睛里都有眼泪在打转了,从小全家人宠着,哪受过这样的委屈。

……

延伸阅读

云龙珍宝加盟  http://www.photo-g.com/shhd.shtml
云龙珍宝斋于2006年成立,公司集生产销售为一体,现对各省市区域提供宝剑、青瓷工艺品

喜也乐加盟  http://www.photo-g.com/gdzt.shtml
四大保驾服务1、“开张一个月保驾”服务开干洗加盟店,加盟商担心的是由于行业生疏,开店

安迪凯加盟  http://www.photo-g.com/xdws.shtml
安迪凯家居饰品总部从事生产,加工雕刻柳、木、竹工艺制品,产品销往中国、美国、德国等二

尚诺竹地板加盟  http://www.photo-g.com/658t.shtml
尚诺竹地板加盟尚诺竹地板隶属于宜兴市博远竹木制品有限公司,是公司旗下的知名地板品牌之

利利普加盟  http://www.photo-g.com/xw3b.shtml
利利普车载导航致力于构建一个以诚信、创新、人性化为核心价值的品牌企业,并积很推动利利

傅山养生堂加盟  http://www.photo-g.com/s3t9.shtml
“紫云青树石庯穌,花插牵牛小胆瓠;一缕沉烟萦白牗,先生正著养生书。”这首诗是一代医仙

生煎侠生煎包加盟  http://www.photo-g.com/uov0.shtml
生煎侠生煎包加盟。小小生煎侠,创富大能量,生煎包起源于二十世纪20年代的上海,是土生

科宇加盟  http://www.photo-g.com/p0g5.shtml
科宇科技成立于2006年5月,公司位于美丽的天山北麓、古丝绸之路重镇—乌鲁木齐市。公

赵小国麻辣烫加盟  http://www.photo-g.com/uqd4.shtml
1999年1月1日,排名靠前家赵小国麻辣烫在长春市双阳区正式开业,随即便得到广大消费

绿岛KTV加盟  http://www.photo-g.com/6rxz.shtml
绿岛KTV创立于1897年6月,绿岛KTV有限公司依托及准确的市场信息,深受主流消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开一季亘古留香第4章在线阅读

    他不过走开一会儿,他的“女朋友”又跟野男人跑了?容湛怒极反笑,“还等什么,走吧。”去、去捉奸?他不敢问,作为待在容少身边有些年头的人,罗禹觉得这会儿自己最好保持安静如鸡。罗禹从不觉得自家少爷会对林芊芊上心,现在却有点不确定了。难道少爷终于对女人感兴趣了?!罗禹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那容老爷子岂不是要高

  • 胡八的岁月史第九章在线阅读

    烛台切光忠最后是顺着逐渐变浅的梅花印找到千寻的。在被打了屁股之后就头也不回冲出房间的猫咪,现在正趴在漆黑的角落里,将脸埋在了自己的爪子间。“小千。”烛台切轻轻叫了她一声。千寻没有动,烛台切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盛满热水的盆子放在了一旁,从里面捞出了一块毛巾拧干“把爪子伸出来,我帮你把印泥擦掉。”千寻的身

  • 豪门是我后花园[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夏紫薇死前回忆一生,才发觉自己真是太失败了。作为私生女,她从来都是在内宅之中的,因为出去就要忍受别人的羞辱蔑视,娘教导她要善良,要心怀若谷,要感恩,要温柔,要多才多艺,日子一天天过去,娘在思念中死去,让她上京寻父。然后她遇到了小燕子,她的侠义,她的恩情,都让她心存好感,而她们两个的结拜更是让她坦白了

  • 千年谭灵器

    刚被灵器引得有些躁动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旁系队伍里的第一位。今天他们被要求按照支系排名从后往前列队的时候还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旁系的排名一向按照亲疏远近来排的,旁一支体内甚至有游家的血脉。但今天的觉醒仪式不仅没有让嫡系先上,还从旁系最弱的一支开始。这意味着什么?先觉醒的

  • 海贼王之我是摄影师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言骆独自在教室画图,一条直线还未到尾末,铅笔突然断了,留下弯弯曲曲的一折。言骆叹气,刚要拿橡皮擦,一只白皙的手突然放下一杯咖啡,言骆抬头,是艾薇。她穿着蓝色条纹衬衫,美丽的脸庞显得有些憔悴,在他对面的座位坐下,“你不来找我,我主动来找你了。”“艾薇,你······”“谈谈吧,说清楚了才好。”

  • 洪荒:开局成了吕洞宾离开(跪求收藏)

    虽然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为了这个家,为了哥哥,我一直伪装成熟,在哥哥和钟家诺面前也一直表现出开心,坚强的模样,可是,我知道自己其实没有那么成熟,没有那么坚强。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啊!看到其他同学放学后有丰富多彩的生活,而我只能四处打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后还要在那甜腻得让人反胃的奶油味之中做让我难受的

  • 肉松小狈第十章在线阅读

    整个宴会厅的人,全部都变成了一副痴傻的表情。何家的六个彪形大汉,抄着家伙气势汹汹冲上去的。怎么一转眼就像被迫击炮炸了一样全飞出去了?从陈天傲出手,到六个人被击飞,全程不超过五秒钟!人能做到这么快的动作吗?每个人看向陈天傲的表情都变了。这个男人,绝对不普通!陈天傲依然淡定地搂着云文瑶,只有晃动的风衣衣

  • 都市之超级帝国之叵轮

    在去见我的未来王妃晨阳之前,我再次来到了弱息山。我搞不懂,黑切要我来这里看什么,我在山下徘徊良久,像一只失意的小鸟,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怪吼,震天动地。我吓得一跳,赶紧起身为自己布好防御结界,用“天眼视触”观测着周围的环境与大气的震动,只见离我千步之外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红岩

  • 天真妩媚第六章在线阅读

    张承作为后世的一个苦逼职员,对于自身数值如此平常,做出了以下猜测:一来,他从没有带过兵、打过仗,统帅自然不高;二来,他也没有管理过复杂事物,都是做好本分工作而已,做过最大的官还要追溯到小学三年级的小组副组长!政治岂能高了去?三来,他打小学习成绩就在中部区域晃荡,最后也不过是一个三本院校毕业,这智力自

  • 迦德帝国第8章在线阅读

    每一声咒骂下都伴随着“啪啪!”的皮带声和压抑的哭声。在唐家这么多年,唐翘太知道这声音代表什么了!唐琪!唐翘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推开门冲进去,瞧见里头的场景,眼睛都红了,厉喝一声,“唐歆!”唐歆冷不防被这一声大吼吓了一跳,手上的皮带一顿,就被人从后背狠狠推了一把,摔在一边,大腿磕在茶几上,疼的她直叫,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