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农民医生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梦风扬. 来源:17K小说网

原来新闻头条上那位“自杀”的杨某,就是杨谢。

影说:“我那天找到她的时候她正走在小区里,因为我无法跟她交流,就把她包裹进了暗空间里,你也在里面待过的。你们不是被我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而是我把你们的所在之地有限度地拉长了。这个技能是她赋予我的,我只是想让她记起来而已。”

可谁知道呢,谁知道杨谢竟毫无犹豫和恐惧,理所当然地在黑暗里一直走着那条自以为笔直的路,直到她一脚踩空,掉进人工湖里。

别鸣看完屏幕上的文字,身上已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没来由得打了个寒战,觉得背后好像有个看不见的人正对着他的耳朵吹气,阴森森的。他脑海中忽然闪过那个被茂十一放进屋来的女妖怪的形象,她不会也是朝着他人头来的吧...

“我真的没想害她,我只是想让她想起我而已。我也想救她,可我无法触碰主人以外的人类,我恨死我自己了。”

“我们人死了,是不能复活的。”

“我知道。”

“那你想怎么办?杨谢的事,寅卯的事...”

“我不知道,所以我来找你了。”

“我也不知道。”

别鸣坐在电脑前低着头沉默,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矿泉水瓶盖侧边凹凸不平的部分。屏幕里的文字也没有再出现。别鸣不是那种主动招惹是非的人,以他的性格,芝麻大小的琐事都会选择绕道走。但若芝麻和西瓜不偏不倚正中头顶红心,他是那种不会推脱拒绝的人。

时间在别鸣故意伪装成深夜的房间里流淌得不甚明显,不知过了多久,屏幕上慢吞吞地出现了几个字:“外面下雨了。”

“外面下雨了,”影又重复了一遍,“杨谢好像很喜欢雨,她经常在小说里写,雨神是位很好的人,雨也是很好的东西。可以驱使水系式神的阴阳师和可以控雨的妖,在《阴阳对转》中都是心地善良、受人尊敬的。”

“主人也喜欢淋雨,她说,下过雨的世界,太容易变得干净和整洁,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却又有种欲盖弥彰的美感。如果每次战斗后都有一场雨,那她手上沾染的鲜血,就会更少一些。”

别鸣用毛绒睡衣的袖子捂住口鼻,双眸因为电脑屏幕发出的光芒显得如住星海,他闷声问道:“影,你觉得...杨谢她...记起你了吗?”

“没有。”影快速回答,却没有解释原因。

“她相信你们真实存在吗?她相信我们的世界里有妖怪仙魔吗?”别鸣追问。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不”字,可很快就被删掉了。

影犹豫不决。

“影,我觉得,她知道那片黑暗是你的恶作剧。她真切而固执地坚信你们的存在,所以她一点儿都不担心,所以才会毫无顾忌地往前走。她知道你不会伤害她,她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有情有爱的式神。我在里面待过,但我害怕得只想哭,一动也动不了。”

别鸣说完,在电脑前捧着矿泉水坐了一整天,屏幕上再没主动出现过一个字。

他把影打出的字保存在一个全新的文档中,就命名为《影》,保存在桌面上。今天谈话的不了了之,并不代表影不会再对他说心里话了。他理解那些很久不愿说话,或无法说话的人,他们一旦经人引导着打开了心防和话匣子,便会上瘾,不愿再与孤独为伍。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想起茂十一,别鸣心里泛起了五味杂陈,一时间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既想逃离又想靠近。

他忽然弯下腰,用矿泉水瓶死死地抵在胃部,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神色。

如果我死了,就不用再承受这样的痛苦。别鸣有些绝望地想。

你看,杨谢不就脱离人生苦海了吗?她不知道自己留下了怎样的烂摊子,反正用不到她收拾了,从此是非功过,再不扰心,阴差阳错,再不迷眼。所有的一切离自己远去,自己也离全世界而去。

别鸣的记忆里,正儿八经按点吃父母做的饭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这种经历没有使他蜕变成做饭的好手,反而让他从小学会了敷衍自己的身体和胃。胃是最记仇的身体器官,别鸣应付它,它就折磨别鸣。

都说久病成医,别鸣对付胃疼也有自己的一套土方法,照例的应付了事,管不管用也不知道。

尖锐的疼痛渐渐平息,别鸣脸色惨白,额头上晶闪闪地挂着冷汗。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墙面,风烛残年似的去了一楼的小厨房,踢哩哐铛地烧上水,随手抓了几把小米扔了进去。别鸣很久之前听人说小米粥养胃,那以后,每当胃疼,他就给自己咕噜一碗小米粥。

人总好事后诸葛。

“大晚上的,饿了啊?”

心里想着曹操,曹操端着牛奶就来了。

别鸣没说话,盯着锅里的清澈的水逐渐与小米融成姜黄色,浓稠的白沫随着沸腾的粥上下翻滚,在小锅内的边缘聚集。别鸣看着看着,脑海里却闪现过茂十一唇上沾染着一线牛奶白的画面。

茂十一走到别鸣身边,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怎么?不搭理我,莫名其妙的。我招你惹你了?今天我是不是挺乖的,没去二楼找你?”

别鸣心想,这栋房子唯一不足的就是厨房太小了。一个人横着站在里面,另一个人就得侧着身子才能移动。

别鸣关了火,从调味盒里舀了两大勺白砂糖倒在小米粥里。

茂十一猛地皱了一下眉:“你打死卖糖的了?”

“让一让。”别鸣尽量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十分冷淡,尽管心里的负担却让他看起来十分紧张。

胃又在叫嚣了。

别鸣端起小锅,后背擦着茂十一的卫衣走到案板那里,左番右找了一个大碗出来,将滚烫的小米汤倒在碗里,又顺手把小锅放进了清洗池里。别鸣伸手去端,想要赶紧离开拥挤的厨房,过烫的碗沿没有让他如愿以偿。

茂十一看着别鸣用被烫了一下的手指捏住耳垂,这个于不经意间把自己需要帮助的信息展露出来的动作,让他想起了浮春山上的一窝幼猫。

他为它们抓了几条小鱼,它们却被扑腾的鱼尾扫了几下脸,委屈地冲着他“喵喵”直叫。

真是让人又心疼又无奈。

茂十一把手里的玻璃杯放到案板上,伸手将别鸣扒拉到自己身后。他抬起下巴,傲娇地用鼻孔对着别鸣说“还是你边儿上去吧”,说完还十分不屑地撇了他一眼,端起那碗小米粥,大步流星地走出厨房放在了餐桌上。

别鸣坐在餐桌前又想了,上天为什么让我遇上他呢?

茂十一没在餐厅多做停留,几乎是别鸣一落座他又钻进了厨房里。别鸣长长舒了一口气,要是他坐在自己对面看自己喝粥,那可就真是遭了。

没挂窗帘的窗户暴露了时间,夜色浓暗又深沉。

没多久,茂十一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盘干干净净的炒鸡蛋,葱花都没有放。

“你妈没教过你按时吃饭、准点睡觉吗?凌晨一两点了饿得出来熬粥喝了,行,还没傻得硬抗着睡觉。你啊,就欠着把你爸你妈接到家里来方方面面管着你。《大话西游》看过吗?里面的念叨鬼唐僧知道吗?就该找这么个人跟你屁股后头。”茂十一把炒鸡蛋往餐桌上重重一磕,抬眼盯着别鸣幽幽地说,“人都是房东给住客做饭吃。”

别鸣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茂十一仰头喝完最后一口牛奶,舔了舔唇,把玻璃杯往别鸣面前一推,道:“尝尝你大爷下山后做的第一道菜。”

“你做菜没放盐。”

“还不是因为你把卖糖的打死了?”茂十一看不惯别鸣放糖的习惯,他端起炒鸡蛋全都倒进了别鸣的小米粥里,脸上漾着恶作剧成功后得意放肆的笑容,握着别鸣拿勺的手搅了几圈,“你大爷炒盘菜不容易,全都给我和着吃了。”

走出餐厅,茂十一还特地倒回来,对别鸣挑了挑眉毛:“记得把盘子给洗了。”

别鸣屏气凝神,专心听着茂十一发生的动静。他刚一把门关上,别鸣便将这一大碗小米粥和炒鸡蛋的混合体倒进了垃圾桶里。原本在清洗池里的小锅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他把碗勺和玻璃杯往清洗池里一扔,逃也似的回了房间。

网上原来有个综艺节目,叫《奇葩说》。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是别鸣最爱看的节目,他反复看了三遍不止。

其中一期,马东说,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

别鸣躺在床上,右手贴在心口上感受着心脏不同于以往的跳动频率。

他也是,他也是那个只需要一点点甜就能填满的人。

可是被这一丁点的甜分给填满之后呢?因为长久以来的匮乏,他开始变得不满足,他想要的甜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贪得无厌。他打心底里想要足以压塌世界,醉溺其中的甜。心里有很多痛苦的人,只要尝到了一点儿甜头,就无法再承受痛苦了。

艾米莉·狄金森的小诗里写道:“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人总是贪得无厌的呀。

别鸣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新开小说的情节、影打在文档里的话以及茂十一的声音,它们在他的脑袋里混合着搅拌在一起,变成了那一大碗浓稠甜腻的鸡蛋小米粥。

别鸣在茂十一门前站了近半个小时,才鼓足了面对他的勇气,右手颤抖着敲门。

因为别鸣想,若是在他门口再这么耗下去,天就要亮了。夜晚发生的事总能找个借口轻言带过,它暧昧,却朦胧,心理上感觉起来会给人留有撤退的余地。不像昼,青天白日的,什么都逃不了,再细微的表情或动作够能清清楚楚地印入对方眼中。

“嘭嘭嘭...”轻而谨慎的敲门声。

他听见房里“噗通”一声,好像是茂十一受到惊吓,不慎从床上摔下来了。别鸣立刻自责起来,而后又想,茂先生那么厉害,是不会犯这么幼稚的错误的。

茂十一拉开门的同时,揉着后脑勺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他身上只套了一件宽领口的长毛衣,领口毛绒绒的脱了线,歪歪斜斜的挂在肩膀上,**的喉结和精致的锁骨展露无遗。

不同于白天的假正经,他这副不着边幅、睡眼惺忪的模样如同一把橡皮锤,重重地敲在了别鸣的后脑勺一下,不疼,却一阵阵的发晕。

“有毛事啊大半夜的...”茂十一皱着眉,右手肘撑在门框上,把脸埋进了肘弯里,不停地打呵欠,眼角盈着水雾。看起来是困极了,这样站着都能睡过去。

别鸣支支吾吾地说:“想...想请你帮忙。”

茂十一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眉毛皱得更紧了些,面容上传达出来的已是十分生气的情绪,他的声音却压着,尚且显得温和:“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三四点了来找我...妖怪也是需要睡觉的。”

他闭着眼睛,一句话说完,呵欠连天。

“那我明...明天再找你。”别鸣说着,往他房间里看了一眼,看到拉着的纯色窗帘,稍稍放心了些。

“都把我吵醒了你这个人...”茂十一抬手在别鸣脑门上弹了个脑瓜蹦,半是严肃半开玩笑地叮嘱,“记住了,别这个时候来找我,我有起床气。如果我脑子不清醒,可能会杀人。”

杀人什么的...

别鸣欠了欠身,也知道自己这时候来不礼貌,他小声道歉。

等茂十一把门关上,别鸣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身心终于放松了些。正要转身,他面前的门忽然拉开,更深的黑暗里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拽,别鸣跌入其中。

延伸阅读

瑞斯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goyi.shtml
瑞斯国内外洗衣是太原广宇公司旗下干洗加盟品牌,是公司在引进美国瑞斯特洗衣技术基础上,

维依艾妮 安世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gfbm.shtml
碧海蓝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生产、研发、销售纯手工植物精油皂。通过员工上下齐心的

名秀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yymw.shtml
南名秀装饰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专职家庭室内装修、店面、商务办公等装饰工程。公司拥有专职

苗颜坊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geyg.shtml
是采用苗族特有的祛痘养颜研制而成的。苗族是我国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西汉刘向的《说苑》

锦红人参高丽参太极参红参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a8zs.shtml
品牌的形象:锦红依靠专职的研发设计团队,资源整合团队,品牌战略推广团队,直接面向各省

品蜂堂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alyu.shtml
品蜂堂蜂业是由原养殖蜜蜂到设立多家自产自销专卖店,逐步发展成为以拥有2000多箱蜂群

鸿禧电动车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sz0l.shtml
天津市骏腾车业是一家以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为主的集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大

梦雪凤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nn57.shtml
梦雪凤内衣项目介绍:梦雪凤内衣总部是内衣、文胸、内裤等产品。梦雪凤内衣总部秉承“诚信

洁美环卫用品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yubn.shtml
洁美环卫用品主要产品有:果皮箱、垃圾筒、花盆、护花栏、路椅、大型袋装垃圾箱、保洁专门

浴泉移动澡机加盟  http://www.blacksmithbrothers.com/sjh1.shtml
科技的进步给人们带来了便利,这也是为了应对日益发展的社会步伐。冬日即将来临,天气也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惦记你很久了在线阅读第七章

    七黄大竹给我介绍对象,是她男朋友的发小。四个人一起去动物园,她刻意给我和那个男生创造相处机会。在熊猫馆,棕色的大熊猫憨态可掬,我说:“熊猫的屎是绿色的,而且不是很臭。”那个男生看了我一眼说:“是吗?你知道的还挺多啊……”“毕竟熊猫吃竹子吃果蔬嘛。”他笑了笑,没再说话。晚上一行人去吃火锅,两个男生聊游

  • HP教父在线阅读第4章

    跟着,容卿卿还真的就啪啪的拍了两下手掌,给了容姣姣一个你继续表演的眼神。这还不仅仅是勾引不勾引的事情。半年前,沈诀和他的父亲沈啸华出了车祸,沈啸华在危机关头把沈诀从车里推了出来,自己连人带车掉入河里。车捞起来了,但是,沈啸华失踪了。半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专业的打捞队下河打捞过多次,都没有打捞

  • 五界第六章

    第六章十一等到宴会那日,林府早早的派人过来,说是带路直接去林府别庒,我一切从简,只带了连翘玉竹两个得力丫头,并上小舟及一名粗使丫头去了。前几日倒是放了晴,只是今日出门时天便阴沉沉的,云压得低低的,只在缝隙中窥得见太阳的影子。玉竹说风来必晴,晚上赶回来定是可以的,连翘不放心,仍是让人准备了前些日子才脱

  • 不折之曹为吃醋(7)

    温书吓得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他急忙附身下去,“老爷息怒。”曹墨见状,忙道:“爹,温书还小,您不要吓他。”曹朔闻言笑意吟吟的看了看曹墨,见他神情有些紧张,反倒是笑了,“这温书倒是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让你和永寰还有你娘都对他赞不绝口。”曹墨突然俯身行礼道:“爹,儿子以为,温书性子温良,胆子也小,从前在郭府也

  • 喜欢你像颗蜜饯在线阅读第十章

    随后,一股磅礴的灵力在他的经脉中运起,向着四周汹涌而出!恍如神迹!冲向秦川的小混混们在这股灵压下直接被击飞了出去,伴随着一片哀嚎,倒在了地上,这股强大的力量甚至让已经昏迷的江海龙和姜昊,林强被震飞,惊醒。所有人的目光中散发着一丝恐惧,看向秦川的眼神里带着一份难以置信,尤其是江海龙,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

  • 冰山王子的霸爱在线阅读第七节

    侯夜知道自己早前猜对了,那些人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一个本该死去的人。无奈地拍了拍身上的碎叶,眼睛的余光却是瞟到了,已经烧的焦黑的老虎。一路上,苍墨带有欣赏的目光,看着侯夜吃力的扛着已经死去的老虎。到了河鱼村的市集,侯夜跟着苍墨先来到了烧烤摊,摊主热情的接过侯夜手中的老虎。“小小年纪,便能狩猎成年的老

  • 爱豆是我娃娃亲之我嫁(4)

    这一串串话,好似戳到了慕浅沥的心窝子,那眼泪竟然没有征兆的开始滚落,一颗接着一颗,看着伤心极了。“爸,你这是在说我没本事吧。我知道,我从小到大就没有本事,我一直都是你们的累赘。人家选不上我,这怪我,只能怪自己没本事。”说着,就哭着跑上了楼。夏万美见此慌了神:“浅沥,你别多想,没有人怪你。”狠狠的瞪了

  • 奇传在线阅读番外一:喝酒轶事(一)

    郭芃昱好酒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儿,以烧饼为首的发小还经常调侃郭芃昱。真不愧是大爷的‘首席弟子’抽烟喝酒烫头样样精通。但每次调侃起头,最终都是被武力镇压。可怜的烧云饼同学练了那么多肌肉,还是输给了自己的童年阴影。关于喝酒其实最委屈的是我们的少班主郭麒麟同学。郭芃昱交友广泛,在她的圈子里有演员,有主持人,

  • 和死对头一起逃出生天[末世]输在了做饭上

    “弟弟?”阿尔朦胧的眼神问我一时间有些让我脸红。“就、就是我的家人,我很喜欢小阿尔!”我估计太激动了,说话都有点咬舌根。不知道是历史还是自身,我从看见他第一眼就很喜欢这个孩子。希望他是自己的弟弟。虽然我知道美国独立日什么的……但我也很想试试能不能改变未来什么的。“小亚瑟你太狡猾了,怎么可以踢完哥哥我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岁月在线阅读第三章

    云浮大陆中宗门与家族之间竞争的残酷早已深入人心,多少为了家族继承人,兄弟反目,为了宗门的修炼资源,设计奸杀同门,**规则早已刻在每个人心中。剑宗的武斗规矩就是双方武斗不得无故击杀对手,违者执法堂直接诛杀。但要是有这个不可调解的斗争,可以上剑宗的生死台。这也是让杨虎头疼不已的事情,眼见白歌步伐蹒跚,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