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帝王冷酷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武家众神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二章 没事找事

从郭勇一进我这工作室的门,我就知道准没好事。

“你丫怎么来了?不上班了?”

“哎,瞧你这话说的。你这不是心理工作室吗?我心理咨询成不成呀。顾客是上帝没听说过?赶紧的,沏茶去。”高中三年同宿舍的交情。在我面前,他从来就不拿自己当外人。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的靠背椅上。大手一挥:“今给你带大单业务来了,赶紧伺候着。”

“你给我赶紧滚蛋。”我倒了杯水放桌对面茶几上,给他也轰去那边沙发坐。

“我这心理咨询师主营的是夫妻不和、怀才不遇,你们那的业务没写我营业执照上。怎么着,你前妻找你复合了?那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

“谁让你是刘伟教授的得意门生呢。犯罪心理学方面,你老师那可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专家了吧?我这有点事,不找你找谁?”郭勇也不着急,点了个烟,颠着腿,乐呵呵的跟我着泡蘑菇。

“犯罪心理学专家是他老人家,不是我。自打我干了这心理咨询师,我老师都快把我革除门墙了。”

一提我老师,我也是有点内疚。高考时候狗屎运,考进了名牌师范心理学系,浑浑噩噩混了4年。毕业了不想当老师,就报了国内首屈一指犯罪心理学家刘伟的研究生。结果到头来,开了这么个心理咨询工作室混日子。按我老师的话,我这专业课算是白学了。说是心理咨询师,其实就跟居委会大妈似的,熬锅心灵鸡汤,来了人就给端上一碗,外带心理按摩。

“所以说呀,我这是帮你修复师生情谊来了,让你学以致用,发挥余热。”郭勇接着跟我耍贫嘴。

“不是不帮你,你也知道,开这么个工作室就那么点收入,还得租房、雇人。每次去你们局里,耽误工夫不说,就你们路队那抠劲儿,连车费都不给报。我整个一个志愿者。”

我也是有苦衷,在国内主动来做心理咨询的人本就不多,苦撑了好几年才算有了点稳定客源。自从前几年同学聚会,郭勇知道我是犯罪心理学硕士,算是缠上了。动不动就拿点陈年旧案让我帮着分析。

我站起来给他又续了点水,说:“大勇,你们局里多的是人才,老让我这外人跟着掺和。就你们路队那也说不过去吧。”

“谁搭理他呀,他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他这刑侦总队队长完全是考试考出来的,论真格儿的,现场都没出过几次。他手底下带的兵也是,一个个的都他妈书呆子。”

“你丫不爱学习,还怪人家读书多?”我笑骂道,郭勇从小就梦想当警察,如愿考上警校当上刑警算是梦想成真。他能当上这个大队长可真是一刀一枪实干出来的。要是他也能在报告、总结上多下点功夫,恐怕刑侦总队队长这个位子就是他的了。

“不对呀,我也是光有理论呀。你们的人没出过现场,我不是得加个‘更’字?我更是书呆子。”

“哎,你跟那帮小年轻儿的不一样,你有生活呀。”郭勇冲我贼兮兮的一笑。“就你天天坐这,听富婆们给你讲家里家外那点脏事。人性怎么回事,你体会得有多深呀。再说了,你可是刘老的高徒,徒弟真不行了,还有师傅呢。”

“他老人家你就甭惦记了,现在武大带博士生呢。痛快说吧,这回又到底什么事?”我也是被他缠得没辙,索性直接开问。

郭勇一看我松口了,从沙发上一下子坐了起来。从随身包里七七八八掏出一沓子资料来,推到我的面前:“你先看看。”

现场照片、走访笔录、尸检报告,我一样样的看完,一抬头,郭勇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怎么样?邪乎不?汉尼拔让咱碰上了。”

“汉尼拔那是吃人,你这是分尸。”我把资料还给他。

大勇很了解我,这个案子对我确实很有吸引力的。当初,我们这个专业对口单位都是拿死工资,我不愿意去。这么多年,自己做心理咨询师,虽然收入称得上白领,时间也宽裕。可内心里,总是有点没能学以致用的遗憾。这也是我每次愿意帮他分析分析案情的原因。

“帮你可以,不过我有条件。”我仔细斟酌了一下,不论道义上还是到交情上,这点忙我都得帮。不过,这是公事,那公事还是得公办,把丑话说在前头。

“嘿,这回的费用不用担心。早跟你说了,是一大单生意。”郭勇看我同意了,猛地一拍我大腿。

我把他的手扒拉开说:“怎么?你们路大队长变大方了?”我有点难以置信。

“指望他?你还是连车票都报不了。这回我是直接跟刘局说的。他在会上就点头了,按外聘专家市场价算工作时。怎么样?哥们儿这回对得起你吧?”

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按最起码的市场价1000元一小时算,这趟咨询怎么也能挣几万。他这么一说,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嘿嘿一笑说:“其实也不用那么市场,好歹报点车马费就成。”

“给你就拿着,嫌钱多,回头你再分我点呀。”郭勇又点上根烟。

“其实,我想说的条件不是钱。”

“哦?那是什么?”

看他不解,我似笑不笑地看着他说:“你刚给我的资料不是全部吧?”

听我这么一说,他略有点尴尬,点了点头。

看他承认,我接着说:“前几次也是,你拿着零星档案让我有针对性地进行人格分析。当然,案情保密。这涉及到你们纪律,我能理解。不过这次,就我刚大致这么看几眼就感到,凶手心理素质非同一般。要深入对他心理进行架构的话,我希望我能全程对这个案子进行参与。这肯定就触及到涉密问题。”其实,我没完全说出心里话。我有预感,这是宗大案。在内心里,我也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参与破获这样的大案,给自己多年所学的专业,给自己的老师一个交代。

郭勇听了我的话想了想,缓慢地说:“嗯,问题应该不大,毕竟你以社会专家身份参与工作,必要的知情权还是可以给你的。回头我再请示一下。估计也就是签个保密协议的事儿。”

“那好,就这么定了。都挺忙的,我就不送你了。”我起身倒烟灰缸。

“卧槽!你这是念完经打和尚呀?刚说完正事就轰我?也不张罗请老同学吃顿饭?”郭勇不可置信地看我收拾茶几,气的大叫。

“早该揍你,老给我没事找事。就陪你聊这么会儿。我预约的病人来了,前台那催我好几次了。”我笑着给他指我的手机。

“得,那这顿饭你先欠着。我回局里请示你的授权去。”看我确实有事,他也不罗嗦,边说着话也往门口走。

到了门口突然一回头,冲我嘿嘿直乐。我让他笑得莫名其妙:“犯什么病呢?”

“你那前台,裙子可够短的,日用的还是夜用的?”

我一下把他推出了门:“滚蛋。”

第二天中午,大勇就来了电话,我的涉密授权已经批下来了。看他事情办的挺麻利,我也挺有干劲儿。吃完午饭,我就抓紧和前台kellky交代手头工作,有几个已经预约好的病人需要重新约时间了。

经上次郭勇临走的一句玩笑话,我今天特别注意了一下她的衣着,确实有点儿暴露。

对外来说,心源心理咨询工作室说是我开的。其实是我和老*胡两个人合伙,各自接业务。房租、水电费、包括这个前台的工资都是一家一半。这小丫头是老*胡从他老家找的,好像是什么远房侄女。记得刚来时候是挺朴素的一个小城姑娘呀。怎么刚来本市这么几年,就在这大染缸里浸染成这样了?

我正胡思乱想呢,Kellky被我眼神乱飘的看,有点不自然。冲我一笑说:“瞅啥呢什老师?还有啥事啊?”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掩饰的挥了下手,出了门。这丫头的成长问题,还是留给老*胡自己去操心吧。

从望京向西到安慧桥,再一路向南,刚过安定门就开始堵上了。一路上走走停停,总算到了东皇城根。郭勇他们总队就在一条胡同里。

10月末的故宫外,高大的树木枝叶婆娑,落叶纷飞。透过车窗看着马路对面的黄瓦红墙,不由想着这红墙内,几百年里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惊天动地的事件,封印着多少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十多年前,东厂胡同还是破旧窄憋的胡同。近些年城市整治后,街道变宽了,挤挤靠靠的小平房也已被辉煌的酒店所取代。老北京的日子早已经一去不复返,只有这地名被保留了下来。东厂胡同,每次看到这地名,我都不由得想起龙门客栈里面魏公公的经典形象。

没有出入证,我的车是不进去他们总队院里的。只好把车停在路边,给郭勇打电话,让他出来接。

没过一会,就看见郭勇风风火火的带着个年轻警员朝我这走过来。

我看他出来了,刚想着把车进院。就看他边走边冲我招手示意。‘调头?’我让他搞得莫名其妙。索性等他过来。俩个人拉开车门上来,他也不跟我客套:“走,海淀黄庄。”

“上哪干嘛去?不是先来队里签协议吗?”

“死者身份出来了,去摸排她社会关系。”

一听这话,我一脚油门就开了出去。边开着车,郭勇和我说了下新情况。

10月15日案发后,郭勇手下这帮小年青警员就没闲着。把女尸特征分发各个分局,协查全市失踪人口。

这两天随着各地的信息反馈。在年初,创新大厦里一家出版公司曾报案,他公司女员工蒋丽丽失踪。根据当时笔录,特征很符合。今天上午,我车后座的这位李俊楷刚带他们公司负责人去了法医那边进行完辨认比对。女尸身份已经核实了,确实是蒋丽丽。

“你俩走访社会关系,让我拉着你去干嘛?”马上就要晚高峰了,还往著名的堵点跑,我颇为不满。

“你说的要全程跟进的呀?”郭勇坐在副驾上侧身看着我,眼睛瞪得贼大。那一脸无辜,说的那叫一个天经地义。

“我,我。不是,你们不是有公车吗?我这还没报道呢,合辙先让你抓回壮丁。”我还嘴。

后座上的李俊楷听着我俩斗嘴也不搭茬,就在一旁嘿嘿直乐。

到了创新大厦楼下,郭勇特意叮嘱了我一句:“今就是摸排下她的情况,看看有什么发现。上去了我来问,小李做记录。你就负责听,先熟悉熟悉情况。”

我点点头。虽然间接的也对警方事务有所接触,但以警方身份开展工作,还真是头一次。莫名的还生出了点庄严感。不过等我回头再看一眼那二位。郭勇跟李俊楷要不是差着7、8岁,非得让人当双胞胎。临上电梯,还玩命紧嘬手里的烟屁。感情,刚才在我车上没好意思抽烟,这会儿赶紧过瘾呢。

出版公司经理王岚是个很精明的人,路上李俊楷就向我们介绍了。这会儿看我们来了,王经理倒是毫不意外。热情的把我们让到经理室。根据他介绍,他这家公司租了200平米的办公楼,雇了有18个员工,主营的就是电子出版发行,基本上都是儿童教育方面的。

蒋丽丽是他公司的责任主编,失踪前已经工作了4年了,工作能力很强。按王经理的原话:“你们知道,出版这行涉及创作、制作、校对、审批、发行方方面面很多流程,而且上级主管单位审查很严,稍不留神就会出纰漏。蒋丽丽在工作上可以说让我十分放心。”

郭勇点着头表示赞同,接着问道:“她平时性格怎么样?和什么人有过纠纷吗?”

王经理略一迟疑:“怎么说呢,丽丽业务能力很强,性格也属于比较要强的那种。她从河南老家考进北京,毕了业就一直在出版这行业里干。在工作能力上提高的很快,不过有时候同事也会抱怨她有点咄咄逼人。但是确实没听说和谁有过纠纷,毕竟都是工作嘛。”

我在旁边看着这位王岚,呼吸很平稳,手脚动作也很自然,瞳孔没有紧缩情况。他应该没有在说谎。

小李还在低头做着记录,郭勇听了他的话,沉吟了一会问道:“蒋丽丽今年32岁了是吧?她个人生活方面情况,你介绍介绍?”

“她私底下的事我确实就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她没结婚,好像也没男朋友。具体的你们可以问问我们公司的行政文文,她们平时关系很好。”

“好的,文文全名是?”郭勇低头拿本记。

“哦,叫张佳雯。她们没事经常聊天,蒋丽丽个人的事她应该知道一些。”

“嗯,好的。说说报案的情况吧”郭勇一边翻看笔记本一边问道:“看记录是,1月26日失踪,而2月3日你报的案,中间隔了好几天是吧?”问完,他抬头,眼睛直直的注视着王岚。

‘大勇怀疑他?’我心里有点犹豫,看临场表现,王岚应该是没什么疑点的。莫非大勇这家伙发现了什么问题?

(未完待续)

故事系原创,关注、转发、在看,多多支持。

故事系虚构,别当真、别较真、别对号入座。

延伸阅读

迅洁洗车设备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6hgl.shtml
台州迅洁无接触电脑洗车设备台州迅洁洗车设备有限公司位于台州金清工业园区,本公司是集科

御美妍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gc0e.shtml
(郑州御美妍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电子商务外包服务的企业...内容简介:淘宝

生析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ytts.shtml
上海生析很声仪器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究、设计、生产及销售很声波设备的厂家。生析很声仪器

呱呱叫玩具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aj5a.shtml
呱呱叫玩具是一家毛绒玩具打样、设计、生产各类毛绒玩具厂家仪征市呱呱叫玩具厂的诚信、实

圣迪丝干洗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p88p.shtml
圣迪丝品牌(洗衣)干洗连锁加盟机构(山东)作为源自德国的干洗连锁品牌,专职从事(洗衣

米色国际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s1li.shtml
米色国内外打破传统售卖模式,创新使用24小时无人售货机,让消费者可以在无人的环境中轻

哈姆特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am5j.shtml
投资济世苗坊筋骨养护,就得满足它的费用要求,品牌支持多种多样,发展优势挺大的。安徽省

香福来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stee.shtml
开汽车小饰品加盟店,已经成了近些年最热门的加盟项目。如果您还没有加入到汽车小饰品加盟

英国邦纳福时尚干洗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aflv.shtml
加盟者本人条件1.愿意接受邦纳福连锁经营模式,遵守邦纳福各项规章制度,服从管理;2.

希山加盟  http://www.gabrielink.com/dxgq.shtml
希山太阳能电池板是一家以太阳能发电系统太阳能电池板组件,太阳能灯具LED节能灯太阳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天庭之主第八章

    2.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刚刚还大摇大摆的我到了单元门口,看到了那两个人就自动安静了,我有点心虚的偷偷看了他们一眼。他注意到我的反应,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沈洺,好久不见。”他拉着我上前主动跟那个靠在树旁的男生打招呼,这让我大吃了一惊!他们居然认识?但又不得不说的是这个男生确实长得不错,栗色的柔发有些过

  • 论单亲妈妈如何带娃发家致富在线阅读雨过天晴

    程雨婷不再客套,她直截了当地对吾天今询问道:“吾天今,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还请你务必将所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这件事关系到很多人的生命安危。”吾天今从她亮明身份,就已经明白她来的目的了,听到她这样讲,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想。吾天今很认真地点头回答道:“我明白,你放心,想了解什么你直接问就是,

  • 矫情碰傲娇在线阅读第十节

    白洛本来还有意无意的往阳台上转悠两圈,最后跟一个穿着花裤衩的男人相遇。他看到白洛愣了愣,最后疯狂朝着白洛招手。“唉呀妈呀,白老师,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看到你。”“我特别喜欢你的戏,我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啊,我现在贼激动!”“白老师,签名,给个签名呗。”那人匆忙的进了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支笔跟一件T恤,递

  • 少年艾特历险记第一章在线阅读

    华夏,母亲河,黄河!黄河下游桃花峪林家村。十几辆白色面包车行驶了过来,面包车上面印着向往的生活几个大字和图标。面包车停留在村庄的村头,一个个工作人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车上忙碌地走了下来。随后车队中,最中间的一辆车拉开了车门,三男一女从面包车上走了下来。这几个人,很显然是这群队伍中的核心,原先下来的

  • 黎明空岛既济

    叶揆拿起手机,把慕珵的各种联系方式直接拉黑了。以前的她,遇到类似的情况,一定要为自己讨个说法,但对方往往不为所动,弄的她就像是对着回音壁喊话一样。她知道,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讲再多的话都是徒劳的,甚至在对方眼中,自己从始至终都是廉价的。这时有人在背后拍了拍她,她回过头去——是慕珵!?她呵呵一笑:“原来

  • 网游:我能融合一切金色怪人

    孟翔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在家门口先是朝着他母亲房间的方向瞅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亮灯,都已经半夜了,心想老妈肯定睡着了。轻轻推开大门,只听大门发出“嘎吱”的声音,孟翔顿时感觉额头、后背隐隐生出冷汗,喃喃道:“下次一定要好好修修这个破门。”在门口稍微站了一会,听到周边只有蟋蟀跟微风吹过树木的声音,并未听到

  • 花儿与少年之天王抽奖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不行了,让我捋一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姚俨忽的一下翻身坐起来,摩挲着手上的黄铜戒指,试探着像在梦里做的一样集中精神去看戒指里的东西,但是就像被什么拦住似的,脑海中感觉到有一层屏障在挡着自己想要去看清里面的东西。姚俨集中精力再往近看,这下突然脑子嗡的一声,就像被针扎了似的,姚俨抱着脑袋来回的在床上翻滚,

  • 系统有问题婚礼

    红粉白三色玫瑰花瓣洒满的红绸路尽头,鲜花簇拥的花台上,两个容貌绝顶的青年相对而立。左侧的青年,银灰短发,飞眉入鬓,丹凤眼,挺鼻,薄唇,着一身黑色高定礼服,挺直站立,他右手指尖捏起一枚钻戒,缓缓侧身看向他身侧如霜花绽放的白色西服青年。肤如凝脂白雪,无瑕无垢,唇色红而不艳,桃花眼,鹅蛋脸,微微低着头,浓

  • 北境之狼之纷纷而至

    我猛的一个后跳,与这只绿毛僵尸拉开了一段距离,约有一丈的样子。脸色凝重起来,不好办呀,看着情况!于是我手中的桃木再一次向着绿毛僵尸刺了过去,直指绿毛僵尸的心脏部位!绿毛僵尸一声大吼,双手一击横劈,打在桃木剑的剑身上面,“力道真他妈的大!”我心中暗道。接着,我继续使出“镇尸剑法”。镇尸剑法的核心就是一

  • 特殊打脸系统被迫成卧底

    不顾王莽的阻拦,两人来到菜市场。毛易问:“这些小流氓有什么特征?”王莽小声说道:“这些人都是纹身满背,要么光头要么刺头。衣着夸张,表情冷酷。见到生人便会不由自主多瞅两眼,这个时候你如果跟他们对视,他们指定得过来问问你瞅啥!”“你瞅啥?”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就一个光头带着几个小弟走了过来。王莽见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