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世外修魔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世外龙卷风 来源:纵横中文网

陪都的雪同帝京亦有不同,大片大片似鹅毛般纷纷落下,落到人身上竟还能短暂地停留片刻。沈度甫一踏入沁园,便见着几片雪花零星飘落到宋宜的发髻上,像极了振翅欲飞却有心无力的蝶。

待他走近了,方才见着有一片细碎的雪花还粘在宋宜的碎发上,不大,却能借着屋内灯火清晰地辨出雪的形状。

校尉瞧见沈度进来,知方才失言,忙解释道:“沈大人勿怪,小人只是瞧着县主……”

沈度一记眼刀扫过来,迫得校尉蔫蔫地将后半句咽回肚中,冷声问:“擅自泄露机要大事,于北衙军纪,该当如何?”

校尉迟疑了一会儿,答:“头等军机大事,处死,次等,杖一百,三等,杖五十。”

沈度的声音浸染了陪都雪夜的寒意,冷淡而平缓:“念在初犯,杖二十。”

禁军踌躇不前,沈度抬头,看向后方的军士:“怎么,我使唤不得你们?要请将军亲自过来监刑?”

校尉招了招手:“听沈大人的。”

禁军行军令并不避忌女眷在场,宋宜就这么在一日之内被迫目睹了两场杖刑。她生在武将之家,自然知道禁军的杖刑不同于寻常衙门的杖刑,况且今日宋嘉平手下留情,眼下这场,显然比之前宋珩所受的要更实打实,一棍下去即是皮开肉绽。

北衙之事,沈度身为御史台中人,按理无权干涉,况且他与校尉官阶相同,更无权处置。但今上自十余年前始,开始赋予御史台往前数数十朝也未有过的至上权力,遑论御史台的一二把手,也不谈殿院与台院的诸多官员,单是地位最低的察院,其监察御史十五人,官阶虽低,却也有风闻弹人、不必皆有实据的大权,甚者,有先斩后奏之权。因此,沈度赏禁军校尉的这一顿军棍虽越权,却并不违本朝旧例。

这种场合宋宜也不避忌,反而冷眼看了好一会,才迎上沈度的目光:“沈大人这是也要赏文嘉一顿板子?”

“县主说笑了,”沈度行了个礼,“县主打探消息是人之常情,与校尉大人知法犯法不可一概而论。”

“沈大人还真是明察秋毫,不愧为御史台中人。”

宋宜这话显然已是带了刺了,沈度却不置可否:“为人臣子,分内之事。”

“敢问大人一句,若家父确实涉及谋反大罪,按我朝惯例,就算暂无实据,也向来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就算不是就地处决,那也是重枷入京,陛下对定阳王府为何如此宽仁?”

沈度目光落在她额前碎发上,那片雪花停留得久了,受了热气,融成水珠滴在她颊边,而后缓缓滑下。

宋宜察觉异样,慌忙拿手帕去擦,却因慌乱而带翻了手炉。手炉兀自在雪地里转了好几个圈,最后才倾倒在雪地里,炭火碰着冰雪:“滋滋”地冒了阵白气,留下一堆污渍,归于无声无息。

灵芝正要弯腰去捡,沈度却已快人一步将手炉捡了起来。

那是一只黄铜手炉,炉身上刻的不是本朝寻常人家常刻的瑞兽或牡丹,而是一支梅花,并不似真梅那般花蕊成串,反而只有一朵盛放之梅,美虽美矣,却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清冷。

沈度移开目光,将手炉递还给灵芝:“倒也不是陛下仁心,等进了京,县主自然也就清楚来龙去脉了。”

宋宜不解,本欲再问些什么,但想起他方才所言,知他不肯再露口风,只好收了话头:“方才是文嘉失态了,大人见谅。”

沈度将目光转向屋内,恰有禁军前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这才找着由头向宋宜告辞:“公务在身,下官先行告退。”

宋宜再望沈度,他的背影看起来比寻常男子要瘦削一些,但比身侧的禁军还要高出半个头来,远远望去,深青色的朝服在夜色里随他走动的幅度而摇摆不定,像是一株随风而动的修竹。

沈度这次踏进的,是宋宜的闺房。

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下,身侧不明所以的禁军也跟着住了脚步,他转身向宋宜道:“既是县主闺房,还请县主一并进来吧。”

离上次从这屋子里出来也不过短短四五个时辰而已,却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屋内一地狼藉,宋宜将所有神色敛进眸中,微微低首。

沈度回头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沈大人,屋内发现晋州之物。”

她刚一进来,就有人来向沈度回禀,让人觉出方才他请她进来的刻意来。

竟与晋州有关么?

她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禁军搜到的是什么东西,脸色不自觉地变得煞白了几分。

沈度一面将她这神色收入眼底,一面接过禁军递过来的物什,是一个小巧的匣子,其上刻着一只引颈而歌的幼鸟,确是晋州常见的装饰标志。

灯光为宋宜的肌肤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晕,使得整个人都比之前在雪地里要温婉上几分。

沈度望向那盒子,有几分失神,末了勾了勾唇,正要打开盒子,宋宜下意识地伸手去阻,一支长|枪便竖在了她与沈度中间。

“县主自重,”沈度的手搭在那枚精巧的锁上,手指有意无意地把玩着锁扣,似是攥住了宋宜的咽喉,声音也确似来自地下的幽冷,“若是换了旁人,这枪便砸在县主的膝盖弯上了。”

宋宜还要再辩,锁舌却已经“哒”地一声开了。

“沈大人。”

她这一声清清冷冷的,分明带着些许慌乱,却又强自稳住。

沈度如她所愿住了手,带着几分探询的意味望向她。

涉及到那来路不明的半块玉,她心里不安,撒了个谎掩盖了这玩意儿的来路:“不过是家母旧物,还请大人为已逝之人留几分最后的颜面。”

沈度听她如此说,搭在匣子上的手停留了一会,终究还是不再迟疑:“御史台规矩,还请县主莫让下官为难。”

宋宜嘴唇微微有些发青,目光随他一块落在匣中之物上。

里边只有半块碎玉,是半樽清透水绿的佛像,裂痕平整,为利刃所生生劈开。

沈度面色微微变了变,端着匣子的手亦不易觉察地颤了颤,他猛地抬眼看了眼宋宜,一对上她的视线,又莫名心虚,低下了头。

宋宜见他这神情,犹豫了下,道:“家母乃晋王亲妹,有些晋州之物实属正常。亡母之物,意义非同小可,大人既已验看过,还望大人能归还此物。”

“既是证物,便需一并录册带回京,县主无需多言。”沈度将匣子递给候在一旁的僚属。

沈度的目光穿过门帘,投向夜幕:“御史台只管纠察百官,核查诸案,至于如何裁定全依上意,县主勿要使小把戏阻挠下官办案,以免适得其反。”

宋宜嗤笑了声。

她不笑时是内敛的美,笑起来时却明艳照人,不藏拙也不敛锋芒,是定阳王府倾阖府之力才能娇养出的一朵名贵之花。

沈度挪开了眼:“难道县主方才没撒谎么?令堂之物?”

宋宜犹疑了一下,不知何处漏了破绽,但思索不过一瞬,她转身往外走去,并不理会他的发问。

她刚打起帘子,风雪扑面而来,惹得她一激灵。

“且慢。”沈度叫住她。

宋宜托着帘子回望他:“大人还有何贵干?”

沈度没出声,只是望着她。

宋宜突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手上一个没托稳,帘子砸向她整整齐齐的发髻,她下意识吃痛出声,意识到还有如此多的外人在场,又忍着疼看向他:“沈大人说笑了吧?且不说此案尚未开审,便是开审了尚未定罪,文嘉也是王府亲眷,且有诰命在身,御史台竟敢搜我的身?”

他看向她,眼神里兴许藏着一闪而过的失神、落魄以至于一点点灼人的怨。

这许许多多的情绪,她一分一毫也看不明白。

延伸阅读

膳有膳报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uxgs.shtml
民间瓦罐煨汤就是出自江西。瓦罐煨汤如今经过一代代赣厨的精心挖掘和发扬,形成了自己独到

APM Monaco珠宝首饰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b72e.shtml
广州市全日泰珠宝首饰有限公司APMMonaco于1982年由创办人ArianePre

三味轩锅盖面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u1kk.shtml
镇江三味轩锅盖面饮食文化有限公司,是在饮食行业中率先荣获11315全国企业事业信用管

煜麒香重庆小面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qtg.shtml
煜麒香重庆小面加盟品牌成立于2012年,自从面市后一直深受消费者的喜爱。煜麒香重庆小

纳祥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dfck.shtml
纳祥玉石手镯经销批发的玉器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梵赛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axty.shtml
梵赛小饰品总部是一家进出口公司,主营业务为饰等配饰。公司注册地为大连,依托在大连港进

吴山罍记贡鹅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bcym.shtml
安徽云哲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餐饮咨询、运营管理,技术项目开发、餐饮投资,餐饮连锁

福美堂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6lcn.shtml
福美堂产后修复加盟福美堂产后修复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在2005年将产后恢复观念带给产**

江瀚源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amk8.shtml
北京江瀚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我公司成立于2004年主要经营产品是电脑产品及配件\和各

索夏加盟  http://www.atlantic-logistics.com/djiw.shtml
索夏太阳能热水器是一家以太阳能批发为主太阳能配件批发为辅的厂家直供企业,集太阳能招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触不到的对手之我不当仙了(下)

    从那天开始,玄卿便开始了他的修仙之路,修炼仙力,悟道,练剑,夜以继日,玄卿全身心地投入在修炼之中。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性格跳脱的玄卿在修炼中却无比的投入。十五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岚沁仙宫。岚沁仙宫是玄卿十岁那年自己开辟出来的,虽说住在星灜仙宫早已习惯,但仙界有仙界的规矩,所以玄卿也是按规矩办事

  • 被踩一脚之后成精了在线阅读第2节

    武父不赞头的小声道:“一个孩子,在这个年龄,只是有些天真的想法而已,能出什么事,老婆不要太当真了。”父亲始终只是认为女儿只是思想太单纯,每天爱幻想了些,所以便没当回事。而知女莫若母的武母却一脸不赞同的道:“别的孩子或许只是天真的想想,而我们的女儿是有想法就付出行动的孩子,若是不看紧点,我看迟早会出事

  • 今日宜喜欢第10章在线阅读

    “你又没管过我,自然不知道。”苏离回过头,淡淡地说道。纪希语塞,他走上前,单手插兜靠在秋千架上,开口道:“弘朗不懂事,今天的事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今天的事?哪件事?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刁难我,还是他拿我母亲出来说事?”苏离看向他的目光倏然变得锋利起来,洪欣当年放弃古典音乐投身**圈的事一直是古

  • 洪荒之至高大道在线阅读第8章

    宠你到世界之巅文/余温酒chapter008——回到寝室,室友们上/床玩手机,时遇坐在书桌,整理下午买的东西。一一整理好后,她坐下休息,瞥见角落的熊童子,突然想到贺行卿。因为他爸,所以来历大?709的高分待在历大?他爸这么傻?可即便他爸傻,贺行卿又不傻。时遇拿起矿泉水,给熊童子浇了几滴,垂眸沉思片刻

  • 东洲诛邪录在线阅读第5节

    周意把整个部落的一千多号牛族统计了下,发现可以派出去狩猎的青壮年牛族,高达670个。而在这之前,整个部落的猎物居然只由专门的十二个牛族负责。在一个拥有修行体系的世界里,这样的安逸生活,只会扼杀一个族群的生机。把这670牛族全部喊来。“酋长,您喊我们是有什么事情。”憨厚的牛族询问道。周意扫视他们一圈,

  • [综]英雄志愿第10章在线阅读

    “思思念念,愁愁幽幽轻轻。深夜孤枕时分,独自抽泣。知己亲朋好友,怎料他,悄然离去?琴声过,痛其心,却是故人已逝。漫天桃花飘雨,风萧瑟,如今为谁而哉?盼着夫君,到底何日是归!残月更兼伊人,到头来,怜怜滴滴。此人生,怎一个苦字了得。”夜深了,许幽城内少有的一份宁静。黄页的王府内也是如此,下人们都睡了,黄

  • 末世之无尽呼吸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香气,这口感,这滋味,真的是黄瓜么?老太太瞪大了眼睛,眼中放光的看着手中黄瓜,不可置信的道:“小伙子,你买的真是黄瓜么?怎么比水果还好吃?”孟长东“嘿嘿”的笑出了声,龇着一口白牙对老太太道:“老太太,我没骗你吧?这黄瓜好吃吧?”那老太太连连点头,道:“好吃,真好吃!”孟长东满意的眯起了眼睛,继续道

  • 万界掠夺者嫉妒

    “皇叔,你不是说天黑之前能赶回城中吗?”阿玖坐在城外某间客栈某间上房的某个椅子上,故意问道。在她旁边的邶忱衍:“……抱歉。”他的错,后院‘失火’,家禽有点调皮,“不过,我已经给了它们血淋淋的教训。”想起那个场面,阿玖一个哆嗦,确实是血淋淋的教训。某位鸡兄被迫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小我’是它自己,‘

  • 『文豪野犬+明日方舟』失忆的博士转职当黑手党啦在线阅读第10节

    蓉小姐,我们去哪?”在她上车坐稳后,常宇转过头去询问道。“新时代大厦”常宇虽然很少开车,可是却开的极为顺手,一路上车速既快又稳,约莫十五分钟后。新时代大厦,第四十八层。此刻蓉倩正在会议室内,和一众管理者们,进行日常例行会议。而常宇则是做在茶水间休息区,目光在开放式办公室内飞来飞去。约莫在八点钟左右,

  • 大温帝国之崛起之百分百战绩

    原文中说林扶允并不想当歌手,只是偶尔唱首歌缓解心情,他最爱的是电竞,但他过了电竞选手黄金训练的年龄,只能立志当一名合格的主播。他的嗓音很动人,很快积累了一群女友粉,加上苦练出堪比专业选手的实力,确实红了一把。林扶允这火的速度在直播界已经算是坐火箭了,但他觉得不够。为了实力更进一步,林扶允白天苦练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