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还在分手的路上[综]之八方皆惊(7)

作者:风的铃铛 来源:晋江文学城

高战辉绝对是个高手!

武道八重的修为让他气血浑厚,身体坚如精钢!

更可怕的,武道第八重,已经打通周身穴窍,在体内产生了武道真气,这一步,与前七重可谓是天地之差,天地之别,不但攻击之力暴增,战斗耐力更是持久的可怕!

只见其奔跑如飞,身如大蛇扭动,每一步都能射出十余丈,从城南到城西几里之地,短短几十个呼吸就已赶到。

看到路星辰在屋顶上纵越,正朝自己飞速奔来,眼睛顿时一片血红。

“路家小儿,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他脚下屋顶轰然炸裂,身体腾空而起,瞬息间蹿出十几丈,翻掌一起,轰然盖落!

轰!

劲气迸发,空中顿时被挤出一朵朵白花!

路星辰眼神冷漠,提掌狂拍而出,砰的一声闷响,高战辉身躯一颤,向后退出了五步,而路星辰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向后狂退,连连退出十几丈,才堪堪将作用于身上的大力全部卸掉,所过之处,瓦片啪啪炸飞,屋顶连连塌陷!

但还不等他站稳,高战辉再次杀来,身躯狂扭,就好像是一条大蛇在林间游动,看似动作笨拙,但速度奇快,如同离弦之箭,瞬间到了近前,双臂翻飞,如同大蛇交错,疯狂砸向路星辰的脑袋……

砰砰砰砰砰……

几乎瞬息间,高战辉便出招几十次,空中不断传来空气破裂的炸响,每一击都高达八鼎之力,这样的攻击开金裂石绝不在话下!

路星辰被他打的身体跄踉,如同醉汉,摇摇晃晃,身形狼狈,对方力道太大了,一力降十会,他根本奈何不了对方,身形连连后退,好在他战斗经验十足,屡屡化险为夷,有惊无险。

“就这点实力还大言不惭等我来报仇?!”

高战辉眼中的仇恨几乎都要凝成了实质,双掌翻飞,大开大合,招式力大刚猛,就在一掌将路星辰逼退数步之后,其突然腾空而起,头下脚上,双掌如翻花,狂拍而出。

“小杂种,你给我去死!!!”

狂蟒化龙经——飞龙在天!

轰!

劲气爆发,一道无形的瀑布陡然从天而降,瞬间笼罩下方一丈,将路星辰禁锢在其中,而高战辉却如一条大蛇,从天而降,顺流直下,夹杂着千钧之势,双掌狠狠拍向路星辰的脑袋。

势若狂雷!

路星辰眼睛一眯,体内气血之力爆发,全身的气力都集中在双掌,托天而起!

轰然一声大作!

高战辉被震得腾空弹起,足足弹起十几丈,而下方,屋顶轰然塌陷,路星辰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坠入了屋内,大量烟尘翻腾而起,滚滚荡荡,如同来到了世界末日。

屋顶的塌陷,顿时引起了屋内人家的注意,看着躺在地上,往外咳血的路星辰,一家人抱团尖叫,眼中充满惊恐。

“到底是武道八重的存在,体内已经产生了真气,攻击之力大增,哪怕我利用秘术将肉身力量提升到了极限,但仍不是他的对手,咳咳……”

路星辰眯起眼睛,透过屋顶的大洞,看向腾空而起的高战辉,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狠心与痛心的复杂目光,“不过……”

他的拇指狠狠点在了心脏部位!

……

飞鹰堡长老唐正,朱雀楼长老何贤,白虎堂长老徐震,就在路星辰跃上屋顶,朝西方奔去之后,三人就迅速跟在了路星辰的后方,看到二人大战的场景,三人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好强的秘术!竟然将肉身力量强行提到这般地步,都能和武道八重的高手硬拼……这秘术委实惊人!”

“路家是从哪得到这种秘术?路通天好像从来没使出来过吧?难道是这小子意外得到的?”

说话间,这三人突然看到高战辉使出强大招式,一举将路星辰拍的吐血砸入屋内,心下赞叹道:“这秘术虽然只能提升肉身力量,但已经很可怕了,如果是一个武道九重的武者,再配合这种秘术,绝对能横趟整个赤炼城!”

眼看着高战辉从天而降,如同一只巨蟒在空中扭动身躯,以脚做尾,狠狠向下方刺下,白虎堂长老徐震身躯一动,如同一只燕子,在空中爆射,朝高战辉冲去,“路星辰,你根本就不是高战辉的对手,我替你挡下他,秘术还是交给我白虎堂吧……”

紧随其动的还有朱雀楼长老何贤,他凌空迈步,如同在空中行走,衣诀飘飞,如同在世谪仙,哈哈大笑道:“路家小子,你秘术虽好,但实力与高战辉相比还差了些火候,不如将秘术交给我朱雀楼,我朱雀楼将你所有麻烦接下,岂不一举两得?”

飞鹰堡长老唐正眼中闪过些纠结,但很快做出了决定,劝高战辉收手估计够呛,那干脆就配合他将路星辰杀死,省的秘术落到其他势力!

“想阻我飞鹰堡办事,也要问问唐某答应不答应!”

他一声冷哼,双臂一振,顿时爆射而出,瞬间追上白虎堂与朱雀楼的长老,欲要以一己之力,缠住二人,让高战辉全力击杀路星辰。

可就在这时!

一股强横的气息骤然自下方迸射而起,屋顶陡然炸开,被掀起丈高!

下一刻,一道身影穿破屋顶,悬浮在半空之中!

却见路星辰头发暴涨两尺,向后狂舞,如同魔神在世!

他的头发不知何时变成了灰白之色,就好像是六十七岁的老人才会有的那种颜色,甚至连眼角处都出现了中年人才有的细密皱纹,脸上的肤色更是枯败的厉害,看不出丁点的血色,一副将死之人的灰败之色。

但他身上的气势更强了,几乎都要凝成了实质,道道气血之力如同一条条纤细的飘带,密密麻麻的缠绕在身,不断在他身体中进进出出,如同一条条细小的血蛇,看起来极为诡异。

“高战辉,我送你与你两个儿子去团聚!”

清冷的声音自路星辰的口中迸发而出,只见他单臂一拉,周身气血顿时沸腾升起,在空中形成气血幻像,如同一条血色大河,河水滔滔,浪花无穷起,还有震耳欲聋的声音伴随着血河的出现,哗哗作响,那是大浪在血河中翻滚!

“这是……”

三大长老怔住,随即倒吸一口冷气,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神通幻像?!竟然是神通幻像!!!他竟然将修为提升到了神通境!!!”

武道通神,武道练至极限,就可以凝成武道神通,之间的差距绝不亚于武道第八重与武道前七重的区别,可谓是一天一地!

三人震惊间,只见路星辰右拳猛然击出,顿时暴风骤起,空气直接被挤压出一层层涟漪,如同一重重大浪,唰的一下,在高战辉身上冲过,只听刺啦一声,高战辉身上的衣衫瞬间奔溃,只剩下了里面的白色素衣。

“这不可能!!!”

高战辉心下骇然,不待招式用满,强提一口真气,就要横移而出,可他身形刚动,便被拳力击中脚底,只觉一股股巨大的力量,透过脚底板传入腿部,瞬息间,双腿当空炸裂,无数鲜血爆射而出,如同一道道血泉!

可这力量还没有完,就如河中浪潮,一重接着一重,只片刻间便震荡了九次,只听咔吧咔吧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高战辉一口鲜血喷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骤然升起,血染当空,两条腿赫然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但路星辰仍没有放过他,脚下虚踏,凌空拔起,瞬息间临近高战辉,掌间震荡之力爆发,狠狠拍在高战辉的胸口!

啪啪啪啪啪啪……

他虽然只拍出了一掌,但高战辉的体内却接连响起九次爆裂声音,下一刻便见高战辉口中狂喷鲜血,脸色惨白的朝地面坠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眼中神采渐消渐散,眼看着就活不成了。

而就在这时,路星辰凭空转身,凌空飞射,朝三大势力的长老冲去,“就你们这些垃圾也想要我手中秘术?!给我滚!!!”

他凌空打出一拳,顿时拳力震荡,迸发而出,如同滚滚大浪,狠狠向前冲刷而出,三个长老心下大骇,连忙鼓动全身真气进行抵抗,然而,连高战辉这种武道八重的高手都承受不住他的拳力,更何况他们这三个武道七重的武者?

噗!

三名长老被拳力冲击的脸色一红,猛的吐出一口血来,全都倒飞了出去。

这还是路星辰没心杀他们,不然他们一拳就被打死了!

“走!”

三人心下骇然,额头直冒冷汗,不敢犹豫,转身就跑,如同三条丧家之犬,哪还有之前的盛气凌人!

路星辰落在屋顶,朝三大势力方向望去,好似隐隐看到了三大势力的负责人正在观望着自己,舌绽惊雷道:“我是路星辰,从今日开始,凡是冒犯我路家者,绝不姑息,一律抹平!”

声音浩荡,在赤炼城上方经久不息。

白虎堂最高处,白虎堂堂主拳头紧了松,松了紧,良久,其铁着脸发布命令,旗下势力决不允许冒犯路家,凡有冒犯者,一律驱逐白虎堂!

朱雀楼主站在朱雀楼高处,面阴如水,久久没有发出声音,在旁边一族长提醒后,其叹道:“告诉下边,凡是路家所在,皆退避三舍!”

飞鹰堡堡主心绪最为复杂,白白损失了一大战力不说,还主动将一大战力送走了,郁闷的差点吐出血来,良久,其长长一叹,招来飞鹰堡大管家,“去,将路家产业悉数还给路星辰,就说,飞鹰堡与他路家从此再无瓜葛!”

城主府的魏奉天也是心情不爽,握着手中的酒杯,良久都没动弹一下,只觉刚才还很好喝的酒水突然变成了一杯苦酒,难以下咽的很……

延伸阅读

老北京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yuig.shtml
老北京懒人用品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并与多家中外大型商超开展

魔族动漫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bruv.shtml
魔族动漫加盟详情徐州魔族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江苏省徐州市,徐州魔族动漫科技有限公

娟子采摘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py2q.shtml
北京西营娟子种植园(娟子采摘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西营村昌金路旁,是专门面向北

好食好客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gyqu.shtml
我们专注于:自主研发多平台支持的各类餐饮软件,手机、平板、电脑、收银机均稳定适配。我

无止境生物技术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yid8.shtml
广州无止境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生产和贸易相结合,采用现代生物技术?植物化学、很临界CO

尚品阁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a4at.shtml
尚品阁全景画总部是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公司本公司主要生产中重量级纯手绘油画、卡

道和堂养生馆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h7v.shtml
道和堂养生馆通过运用中医理论和各种国际最新的自然疗法,精选新鲜蔬菜、水果、五谷杂粮及

悦宝园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gnui.shtml
美国悦宝园早教加盟–美语早教选择悦宝园早教(Rompn’Roll)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州

艾尚洁卫浴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gkqc.shtml
艾尚洁卫浴一直致力于从事陶瓷卫生洁具及其相关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

KATAVIYA加盟  http://www.newwordofmouth.com/g1yl.shtml
KATAVIYA面膜是广州玥沃商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主要生产销售合页,门吸,道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之蓝裳在线阅读第10章

    叶千曦好笑的看着落心浅用防狼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他长的有那么不值得信任嘛,想他在那个地方,好歹都是各种绝色美人对他投怀送抱和各种无所不用其极的勾引,可他连看一眼都会觉得脏!可面前他家的浅浅,竟用……这种令他哭笑不得的方式防备着他,自己那“脆弱”的小心灵,真真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啊……“真是的,

  • 全能战法师在线阅读第9章

    业爻回来睡得沉,醒来险些误了早课的时辰,翻身跑去正殿之时,瞧见昨晚禅机给的那盒“胭脂。”她才忘记昨晚自己连声谢谢都没撂下就跑了。今日正殿内除了六个师兄,还有其他门生也都在,姥姥怕是有重要事要宣布。一进门,昀尘递给她一颗酸果,低声道,“醒醒神,俄而师父讲的话可要好好听了。”业爻接过,囫囵吞下,酸倒是没

  • 紫黄第八章在线阅读

    1987年7月6日天气晴心情阴转晴最近日子过得有点无聊,幸好可以每天看着主人可以调节心情。………………啊啊啊啊啊主人为什么这么可爱QAQ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可爱QAQ本来我叭,真的不想在日记里满篇都是这种痴汉的话。但是这几天想了想,我的日记当然是我自己做主啦,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而且主人可爱的这种

  • 奈河难渡之烛蝶在线阅读第1章

    寒风凛冽,呼呼声响,一个十三岁的紫衣少女急速的奔跑在山道中,只恨不能用尽全身力气似的向东南方跑去。少女叫巫行云,是逍遥派逍遥子坐下大弟子,6岁就已进入门下。大约两刻钟,她终于到达目的地,门没有关,室内景象一览无余,一面目俊朗的青年正手持书卷半躺在贵妃榻上,见少女不复以往的神色,遂坐起身道:“行云,何

  • 纵横大唐集团在线阅读老大不是人系列

    很快,程平就抱着一台烤台出来,烤台上还放着蔬菜和工具。三人选了一个靠近小卖部的位子就坐下来,从小卖部中牵出一个插线板,就开始烤肉大业。因为末世才刚刚开始没有多久的原因,电力还没有断掉。而程平已经将雪花牛肉片好,肉上的雪花纹路可谓是赏心悦目,待烤台慢慢热起来,程平将雪花牛肉一片片下到烤台上,再刷上一层

  • 在下天道,没啥卵用大局已定

    定睛一看,箭矢上有一个特殊的标记,李江红是老油条了,自然能看出那是军中的东西,很明显是萧禾到了。而且他还带了帮手来,那…追着他走的那只狼应该是被解决掉了。现在这里有四头狼,只要能拿下两头,其他两头狼就好解决了。原本萧禾提前出发是去找帮手来的,只不过刚好被群狼发现,萧禾自然是将那头狼带到了军营附近的陷

  • 我的银河帝国在线阅读第8章

    未来被大古拉走后,跟着他来到一个花园里。未来道:“我可以确定那四位就是奥特兄弟,但是在这个世界中好像不是啊”大古鼓舞道:“现在还不到放弃的时候,他们在这个世界里也是个英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曾放弃梦想坚强的活着,是以小时候的憧憬为目标的一qun人,所以他们肯定会想起自己在其他世界里是奥特曼的事情”未来

  • 九界统领不甘

    08新拜入苍云剑派的外门弟子,都会在弟子居中待三年。在这三年内,这些弟子们每个月都能够得到一瓶补气丹、三块下品灵石,同时不需要做任务,只要用心修炼就好。除此之外,弟子居中还有会筑基期的修士在,他们负责为这些新晋弟子们讲解如何修炼并负责回答新晋弟子们的疑惑。如果在这三年中成功进阶到炼气三层,就可以成为

  • [红楼]贾大法师重新查案

    “王不留,碧玉坊福来客栈发生的奇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粉色纱裙的女子一阵风样的跑进来,站在王不留面前掐着腰显得很是气愤。“哎呀大小姐,我们这可是在办案,正经事。你又不是提刑按察使司的人,您就别老在这瞎胡闹了行不行?”“我怎么就瞎胡闹了?就凭你们,我担心根本就查不出什么,像这种奇案必须要带上我,有我

  • [老九门]张大夫人之二)

    “他们去哪干嘛那里汇聚了世界顶尖的金牌杀手和风云榜前500的人”金俊勉有些担忧的说到“谁知道不过听他们的刚才的对话好像是去参加什么活动去了”金钟大坐在沙发上悠闲的说道“噢!噢!噢!”“朴灿烈你鬼叫什么”在一旁睡觉的金钟仁被朴灿烈这一叫给吵醒了十分不满的喊道“喂,钟仁我好歹也是你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叫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