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委屈求全(GL)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凭依慰我 来源:晋江文学城

记忆中,也曾被人这么摸过。

温暖的手。那是在远古的、模糊的时代。那双大手的主人的模样,已经很模糊了,只有暖和的温度,仍然……

她是人神。继承「神明之血」最为浓厚,能进行返祖之人。

她和先祖同日同时出生,拥有相同的外貌,甚至,也继承了少数的记忆。

在父母观念淡薄的、她自身的记忆之中,从没有被如此温柔对待过。

那么,那双大大的、温暖的手,是远古大神「宇迦之御魂神」的记忆吗?

但是,至今为止一次都没有出想过的记忆,为什么偏偏那个时候,还是同一个人……

简直就像**里面碰到了某个机关,触发了隐藏任务一样……

不明白。

御馔津紧盯着远处正在给下属下达部署命令的太宰。

他的出现……难道不是偶然吗?

眼前出现太宰没心没肺的笑脸。耳边是他欠揍的、滑腻腻的声音。

“……小稻荷?喂~稻、荷、酱?喂喂……你在发什么呆啊?”

御馔津眨了两下眼睛,回过神来。太宰的气息肆无忌惮地窜进鼻息,她受惊了一般后退两步。

“你凑那么近做什么!?”

御馔津不悦道。

海风从她身后吹来,撩起她银色的秀发以及波浪蕾丝裙摆,宛如迎风绽放的玫瑰。

同时,也带走了她稍显迷茫的神情。

御馔津脸上又出现了那副刻意装出的、冷静中带着丝丝嘲讽的表情,仿佛用这样的表情来将什么东西拒之门外。

“中也呢?来了吗?”她问道。

“已经来了,就在那里。”太宰侧过身。

他的背后,远处,中也坐在悬崖边、兰堂坟墓之上,自言自语。

距离太远,他说的什么并不清楚,但大致也能猜到。总归是关于港口黑手党抢走的兰堂生前收集的荒霸吐资料的事情。

大约也就两三句话的时间,中也便从坟墓上跳下来,转身离去。

然后,他就遇到了,白濑——找到**厅去的那个银发少年。

御馔津盯着白濑,冰冷的眼瞳中没有任何感情。

白濑靠近中也,然后,在中也内心松懈下来之时,猝不及防,将刀捅进了中也的身体……

御馔津挑起了半边嘴角,讽刺地笑。

空气停止了流动。

中也的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浓重的悲伤、以及痛苦。

「羊」和GSS联手了。在达成完美合作之前,必须先摧毁掉。

这是森鸥外的命令。

最终,还是跟计划一样,不管是「羊」的行动,还是中也的动作。

御馔津看到中也在GSS持枪扫射之前,用重力落下悬崖之后,便转过了身。

“你去哪里?”太宰问。

“回去、找砖头、打人。”

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御馔津握紧拳头,很生气地一步一个脚印,重重地踏在地上,离开了。

看不见那抹火红艳丽的娇小背影,太宰没有干劲地叹了口气,对着落下悬崖的中也叫道:

“呀,中也……”

*——*

中也将左腹部的刀拔|出|来,刀上涂抹的老鼠药让他四肢都有些麻痹。

自悬崖之上传来的白濑的嘶吼:“……虽然毒素削弱了他的力量,但这种高度摔不死他……赶紧去追,一定彻底了结他的命……”

中也发出痛苦的呻|吟:“我算什么首领啊……结果……还不是亲手毁了这个组织吗……”

“呀中也,你好像遇到了什么困难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中也一愣。

他转过头,看到太宰蹲在远处的岩石之上,其身后是一群穿西装的黑手党。

“你也来杀我吗,混账太宰。”

“啊暴露了吗,我的确很想现在杀了你。”

太宰的表情平静得有如冰点以下的湖面:

“可是,很遗憾。虽然很不爽,但是,如果真的杀了你,那我昨天就算是白忙活一场了。”

“……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吗?方针一直都没有变。把你和小稻荷拉进黑手党的方针。森先生似乎很喜欢你。”

此刻,在森鸥外办公室的,那段中也一直不是怎么明白的对话,瞬间清晰了起来。

——「……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太宰君,能拜托你吗。」「你指什么?」「别装傻。你不是已经清楚了吗?」

“……呵、呵。”中也发出冷笑,按着伤口,表情扭曲了,“从那时候的谈判开始,到**厅的电话,为了在我的同伴心中埋下猜忌……就连现在、这种情况,也在你算计之中吗……”

太宰坏笑道:“跟你共事真的很讨厌。只不过,某个在**上输给我的人,加入组织后,等待他的命运就是像狗一样被使唤。一想到这点,也不是很难接受。”

“……原来、这也是计划好的吗。唔嗯……”中也以像是要咬碎猎物的野兽般的神情怒视太宰,“总有一天要咬死你。”

“这表情不错,简直就像只野兽。”

“……我会加入,但是,要求是别伤害「羊」的孩子们。”

“可以。”

太宰跳下岩石,对下属吩咐:“大家听到了吧。按照先前商量好的那样,千万别伤害到那群孩子们哦。”

他说完,转身离去。

耳边响起阵阵枪击的声音。

中也疲惫地垂下头,“按照先前商量好的那样……吗。居然,连这个也算到了……那个混账……到底算到了什么地步。真是有种……!”

*——*——*——*

中也从无尽的混沌之中醒来,强烈的白炽灯光有些刺眼,鼻息间全部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港黑的医疗室。伤口被简单处理了。

中也挣扎坐起身,扯着伤口微微疼痛。

他扫视着四周,突然被角落里的银色小团子吸引住了目光。

是御馔津。

她坐在地上,身上是从未见过的大红色小洋服,层层迭迭的蕾丝边裙摆铺散在地,宛如盛开的玫瑰。一头如银色丝绸的秀丽长发随之垂落地面。

她面前摊着一本厚到中也有些头疼的书,然而娇小的女孩却没有任何不耐烦,甚至快速地翻页阅读着。

御馔津喜欢书,而且认识很多国家的文字。中也一直觉得这事很神奇,以十一岁的稚龄,到底怎么做到认识这么多文字的?

想着,中也看向了摊在地上的书。意外的,不是什么古希腊那样歪七扭八的文字,而是中也也熟悉的日文。

“真是稀奇,你居然没看那些奇怪的文字。”中也不由出声感叹。

御馔津瞄了他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转向书本,翻动书页。

“啊。”

她以单音节回答。

中也心里「嘎哒」一声,小心翼翼地出声呼唤:

“御馔津?”

“……”

果然生气了。而且还是很生气的那种。

中也有些无措:

“那个……御馔津,对不起。”

“嗯。”

又是简短回应。

中也挠了挠脸颊,认真道:“我知道现在说对不起已经没用了。抛弃你是事实,但是,我觉得我没有做错。我是一组之长,必须要为组织负责。而你……比起排斥着你的存在的「羊」,你在这里或许……”

“中也。”

御馔津打断中也长篇大论的自我检讨,「啪」的一下合上书,站起了身:

“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这本书吗?中也。”

御馔津以听不出感情的平淡语气问道,拖着有身量五分之一的厚重书本,向中也走去。

哒……哒……哒……

像发泄着什么的重重踏在地上的脚步声,以及,怨气冲冲望着中也的目光。

这样猜也不用猜了。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啊……”御馔津吃力地举起厚重的书本,颤颤巍巍举过头顶,“你这个大混蛋——!”

她这样怒吼了一句,作势就要把书砸下来。

中也不打算躲,低下头准备接受这一击。如果能让御馔津消气的话,他认为,怎么打都无所谓。

可是,偏偏就在他这样想的下一秒……

“哇啊——”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微妙的可爱叫声。

中也抬头,就看涨红脸用力举着书的御馔津,因为撑不住重量,脚下一个没站稳,连同书一起,脸朝地,重重摔在了地上。

…………

这该怎么反应?中也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战战兢兢地出声:

“喂,你没事吧?”

“……”

没有回答。

“喂……”

中也按捺不住,想下床扶起御馔津。

可在此之前,御馔津就动了。

她缓缓爬起来,银色头发盖着脸,看不到神情。只是,她纤细的肩膀,抖个不停。

“中、原、中、也。”

御馔津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地说道。

不知道从哪里,她拿出一把扇子,是她惯用的扇子。

她双手握住扇子的两端,往左右拉开。扇子突然像麦芽糖一般,柔软地伸展开来。

不知是何原理,这把扇子已经不再是一般的纸扇,而是带着金属色泽,边缘仿佛轻轻触碰就会溅出血的锐利武|士|刀。

气得银发倒竖的御馔津从地上站起身,手腕一转,刀锋划破空气,发出锋利的声音。

“等、等等……”

中也敏捷地从病床上跳起来,下一秒,那张病床便从中间断成两截坍塌。

御馔津怒吼出声:

“笨蛋中也!受死吧!”

“等一下!好痛!”

御馔津的吼叫声、砍断什么东西的清脆声响、从屋里传出的中也的惨叫声,在初秋暗沉下来的夜空中消散。

延伸阅读

致臻眼镜加盟  http://www.tysami.com/a2q4.shtml
致臻眼镜,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

欧迈蒂尼净水器加盟  http://www.tysami.com/btbz.shtml
欧迈蒂尼净水器加盟详情1930年,德国欧迈蒂尼水务集团(企业初期以创始人名称命名为库

多彩饰家加盟  http://www.tysami.com/se6w.shtml
多彩饰家专注于家装后市场的发展,聚焦居家换新领域,为消费者从卧室、客厅、书房、儿童房

90°魔术空间加盟  http://www.tysami.com/n3ot.shtml
魔术产品用途1、取悦女友,当然也可以是男友;2、亲子游戏,让你的孩子充满好奇心和欢笑

森林绿加盟  http://www.tysami.com/ne50.shtml
森林绿家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睢宁县森林绿家具

普利多智能锁加盟  http://www.tysami.com/6ew3.shtml
普利多是一个专业从事智能锁、指纹锁、电子锁、门锁等多款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投资于

漆彩漆艺加盟  http://www.tysami.com/xl1w.shtml
漆彩漆艺工艺品,是一家设计制作大型壁画、贴箔彩绘漆画、屏风、彩绘家具等漆艺饰品的综合

盛通食品加盟  http://www.tysami.com/pcyr.shtml
盛通食品主营五行蔬菜汤,糙米茶,牛蒡茶,干牛蒡片,鲜牛蒡等产品,希望与大家共同合作,

顺鑫化妆品加盟  http://www.tysami.com/pr1o.shtml
顺鑫化妆品是专线化的代理公司。旗下代理赛斯兰黛,芝蔓,香之良品三大线品牌及E光,激光

魏字号云吞世家加盟  http://www.tysami.com/88q.shtml
魏字号云吞世家隶属于惠州市创汇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广式美食,变化万千,唯传承最为经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失忆了别闹在线阅读第三章

    Chapter3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哑炮,指出身于巫师家庭(父母双方至少有一个是巫师),却学不会魔法的人,与麻瓜出身的巫师正好相反。由于魔法的遗传基因处于优势,积极地活跃着,因此这在魔法界是很罕见的。哑炮不能以学生的身份进入魔法学校,没有魔力,但他们与麻瓜又不完全相同,哑炮可以看见魔法生物,也不会受麻瓜

  • 六月和未安好之将军府

    月牙掀开车帘跳下马车,随后两侧便有小厮抬过来座垫脚的软木台阶放在车前。景梨歌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抬眸打量着眼前的府邸。黑木红瓦,鳞次栉比,朱红色木门上方的牌匾书写着遒劲有力的“将军府”三字,笔锋凌厉洒脱,舒张有度。落笔之处点墨挥洒,可见执笔之人造诣深厚。收回心思,景梨歌握住月牙伸来的手,踩着垫脚下了

  • 首席天王第3章在线阅读

    “就是你们两个想要见我老师吗?”洛伦佐环抱双臂,带着微笑,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多米妮可。一阵林风刮来,卷起不少灰尘和枯黄的落叶。神奇的是这些灰和落叶都在离洛伦佐一米的地方隔出一个空间出来。多米妮可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个侏儒。尽管他看上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他给多米妮可的感觉隐隐约约就像是面对一个yin翳

  • 三国:关羽是我哥第七章在线阅读

    掐着大腿的手很快被人握住,耳边传来磁性低沉的男声。他如同君王般霸道宣布。“江雅楠,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没得到我的允许之下,谁也不能伤害它。”江雅楠眸子里滚动着的泪水很快被倔强代替。“你做梦。”“我向来不做梦!”他循循善诱,“乖,对我服个软,就如你所愿。”江雅楠用力咬了下唇的一边,企图用痛感让自己头

  • 偶像练习生之莫名奇妙第10章在线阅读

    站在这条路上聊天实在是太惊悚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月夜……你说要是跟美女站在一起吧,我还能勉强打起兴致来,偏偏面前的这个人其惊悚程度并不比这个夜逊色几分。我一直盘算着跟王诗商量一下咱换个地方聊,这实在是太刺激我滴小心脏了。“有点凉了,咱往宿舍区走吧,走着说!”这倒算不上是什么借口,原本打球就出了一身的汗

  • [末世]重生丧妹在线阅读第九章

    听到周公瑾幽怨的声音,仙某某很无辜的耸肩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这个朋友是真正的大佬。”“鬼知道你说的是变声大佬啊!”周公瑾抓狂道。这个时候,白浅也用他本人的声音正式打了声招呼。“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白浅,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是个胆小且卑微的男孩子。”“唉?还真是变声器啊?”王大娘惊异道。“算是吧。”白

  • 千锋啸狂刀之安琪拉杂耍手机

    “少爷,您该去公司了。”永叔虽然觉得现在来打搅你们很不好,但是少爷你真的该去公司了啊,已经10点多了啊,再耗下去你们两都可以继续坐在餐桌上吃午餐了。司黎夫听到这话抬眼看了下手上的亮闪闪,一看就价值不菲,且很大气的黑色石英手表,已经快要11点了,嘴角上扬。嗯,跟这个小东西在一起的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感

  • 碎骨秘史之其名为樱(1)

    自有意识起时间已经度过了千年之久。最初的姓名早已遗忘,在这漫长而浑浊的长河中唯有那人轻唤自己“樱”时的声音还言犹在耳。即使如此,那人的模样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她是樱,明明是一副人类的模样却从千年前的某一天开始保持着少女的模样不再改变。当最初捡回自己的那个人也离世之后,按照那人临终前的遗言,她的存在

  • 再见,小时光之李子衿对洛月瑾施惑

    “姐姐这是过来找我有事吗?”洛月瑾为李子衿倒满一杯茶水,撑着下巴看着李子衿。“没有事难道就不能过来找妹妹玩吗?我在这也只有和妹妹你熟悉了。”李子衿嗔怪道。她被洛月瑾拉进这房就注意到这房间简直没有一点女子闺阁的模样,简单得简直就像普通打杂弟子的房间。她从来没有住过这种,心中不免有些嫌弃。“瞧你这话说的

  • 重生泼辣俏佳人在线阅读第9节

    凌瑜低着头,并不是觉得丢脸,而是怨恨。当然她把所有这些商桓毫不留情的话都归到了凌千夏的头上。“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商父重重的敲着沙发,然后站了起来。“别生气嘛!这件事情是有隐情的,不要动怒。”凌父急忙开口回应着,他可不敢惹怒商家这条财路。商父气呼呼的坐了下来,他需要解释,很合理的解释。商桓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