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国士无双第十章

作者:骁骑校 来源:17K小说网

傍晚。不归感到很棘手,很头疼。

她站在倾鸾宫外端详了一会那个龙飞凤舞的宫名,终于抬腿上前。

一个宫女正低着头勤奋洒扫,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好,请通传一下丽妃,就说郡主来访。”

宫女本就被吓了一跳,等转过身去对上不归那只诡异的左眼,手中的扫没抓住,砸到了不归的脚面。

“郡主恕罪郡主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

不归抬手遮住左眼,语气尽量和煦:“小事而已,不必大惊小怪,快起来,去通传你家娘娘吧。”

小宫女得了声,屁滚尿流地跑了,没一会就有一个大宫女出来,见了不归的怪眼,惊异神色一晃而过,随即就恭恭敬敬地行礼请她进去:“倾鸾宫恭迎郡主来访,丽妃娘娘备着茶点,请您屈尊进殿说话呢。”

不归跟在她后面进去,心想,说话做事真漂亮,随主吧。

前世她见过那位丽妃一面,那时她是作为刘宰相的继室出席宴会,一出而满堂惊艳,常年是长丹美人排行榜上的第一位。

但这姚蓉真美人不假,蛇蝎也真。她父亲乃是御史大夫,一生刚正,丧妻后不娶,自己带着女儿,但常言过刚易折,积劳成疾病逝。姚蓉便被母舅接去,便是那户部姜尚书。

姜户部惯是会逢源的,侄女貌美惊人,怎可弃之不用呢?于是留姚蓉到二十岁,与年纪赛过她爹的刘宰相牵红线。

当初她嫁与刘宰相为继室,搅得宰相后院频频起火,门楣垮塌,皇室乱战时宰相正去世,她拥自己的幼儿为家主,长子刘采仲不许,最后竟斗输了她。她还扶持一个年长自己的姚家远亲姚左牧为义子,那姚左牧也相当有能耐,后来官至刑部尚书,一度逼至宰相之位。

当然后来宰相之位被不归排解众异,封给了于尔征。

前世不归也曾防范这姚蓉插手朝纲,她虽只有诰命夫人头衔在身,刘家却是长丹里最热闹的地方之一,真真是长袖善舞。

其实女子有能耐是好事,不归不能忍的是传闻此女前世与宰相的儿子都暧昧不清,一家老小都拜在其裙下,手段着实可怕。又有传言她后来与义子也不清不楚,引人咋舌。

她的崽子弱小可怜萌萌哒,她怕这生冷不忌老少通吃的妖妃对他下手。

丽妃在寝室请她直接过去,她刚踏进去,就看见一个雪胸纤腰的妖娆女子正侧倚在贵妃椅上,手中拿着一杆玫瑰烟杆,正慵懒地抽烟,极其妩媚婀娜。纵是女子见了,也不由得心驰神往。

不归进去行礼,头有些疼。

“不归见过丽妃。”

丽妃吐出一口烟,笑了:“郡主请坐,拘束甚么?这进了宫,都是自家人,我大你不过几岁,郡主别把我当母亲那一辈对待,当我是个姐姐便好。”

姚蓉一扬烟杆请她落座,眼角一勾笑意浅浅地看过来,明眸对上不归双眼,神色全无波动。

不归暗自扬眉,这倒是第一次有人直视自己后还面色不改的。

姚蓉那边抽着烟,也是上下打量着她,颇觉有趣。从来****见了自己都忍不住晃点神,这郡主倒波澜不起,神态与宗帝还莫名有些相似,似乎都有点对众生司空见惯的淡然态和强势感。但宗帝是天下之主,这丫头凭什么风淡云轻和藐视呢?

但见她解下斗篷,一身少年装束,腰线纤细,肩线削直,虽还未完全长开,身段已十分优美风流,却自带不可摧折的力劲。再往上斟酌,其肤如梨花娇嫩,螓首蛾眉,五官无可挑剔,尤其一双凤眸形状生得极美,只是偏偏生来眼睛带疾,不说异色,左眼瞳仁竟比右眼稍微大一点,冰蓝色占据了左眼的大半部分,使人见之先骇然。

不归心想,若真拿你当姐,难道该叫你姚姐?她接过宫女奉上来的茶,嗅了一点,托着茶杯没喝:“丽妃初来乍到,还喜欢宫中吗?”

姚蓉放下玫瑰烟杆,浅笑道:“都好,宫中人很是和善,比在家里还舒坦。”

不归记得前世她在母舅家里的日子并不十分好过,垂着眼闲适地和她说些家常,临了话锋一转:“丽妃喜欢小孩么?”

“自然是喜欢的。”

“不知道你可见过了几位皇子?”

“远远见过几面,还没说过话。”姚蓉掩唇笑,“若说孩子,我倒是喜欢郡主这样的小姑娘。”

不归左唇一扬,又收了下来:“丽妃喜欢,日后不妨多来广梧宫,与我们姐弟俩说说话。”

姚蓉眨了眼:“这倒奇了,郡主宫中有哪个弟弟?”

不归笑:“自然是我带回来的那一个。”

空气凝固了一会,姚蓉拾起那烟杆,悠悠吸了一口,笑靥朦胧在薄烟里:“郡主怕是还不知道,陛下允诺,将小公子送来倾鸾宫将养。”

不归捻着茶盖轻扬,挥走那烟:“那孩儿顽劣得很,又不曾与丽妃接触过,怕是住不惯这里,倒是广梧宫够宽敞,能由他闹腾。”

姚蓉抽一口缓着,而后晃晃头,钗黛发出悦耳的撞击声,而她的笑声比这还要动听:“原来郡主是来讨小孩的,那我可不依。郡主怎么不去和陛下讨呢?难不成是陛下不准,郡主才过来当面讨要?”

不归垂着眼轻嗅茶香,牛头不对马嘴地反问:“丽妃刚来宫里,可曾前去拜见其他三位娘娘?”

“陛下说,都是同一位分的,先安顿下来再去看望也不迟,是以还未前去。”

“丽妃不觉得奇怪么?其他三位娘娘各育一位皇子,怎么越不过没有子嗣、初入宫闺的丽妃你?因为丽妃圣眷正隆,家世显赫么?”她晃着玉杯里的茶叶,不急不缓道,“恕不归直言,姜户部虽占六部之一,但比起门生满天下的江南士族冯家、三朝长老威亲王、世代镇守边境的陈家,还差了那么点意思。至于圣眷,你有什么把握长享帝恩?如果丽妃认为抚养四公子能在宫里站稳,那便错了。子嗣一途,养子总比不过亲子。”

姚蓉敲了一下烟杆,弹走一点香灰:“郡主倒是自信,那什么才是对的呢?”

“后宫无后,总需要有人代行权责,执权之人便是后宫之主。一道代行职权的圣谕,远远比一个流浪民间多年无根无底的小孩有威力得多。”

姚蓉探寻着打量她:“我听闻,后宫职权是陛下交与内务府的。”

“两年前,内务府多了个主。”她放下茶杯,看了姚蓉一眼,“丽妃以为,接皇子回宫这样的差事,陛下怎么就选了个小姑娘?”

说罢她站起来:“时辰不早,接下来不甚太平,丽妃整顿完倾鸾宫还是早点休息为好,告辞。”

姚蓉唤寝殿外的宫女:“佩儿,送郡主回去。”

“不必了,留下人手操持倾鸾宫为好。”不归取过斗篷,披上径直离去。

姚蓉的贴身宫女执意送到门口才回来,回屋里收拾茶杯时笑了:“奴婢听郡主似乎说了不少话,这茶却一口都没动过,难道她不渴吗?可惜了这上好的茶叶。”

姚蓉笑一声:“她哪里是不渴,是不肯喝。咱们眼中的珍贵物,在郡主眼中,怕都和粗糠糙面差不多呢。”

佩儿:“不能吧?这可是舅老爷花了好大功夫才得来的,娘娘你都不舍得用的。”

姚蓉一敲烟杆,嫣然生芳:“待得明日,怕是多的是好东西送上来,你且瞧着。”

如果这真如这郡主所说,那她的意思就是,要拿后宫协理职权,跟她交换个小孩的抚养权。

她倚在椅上笑道:“我就喜欢郡主那样的好姑娘。”

不归出了倾鸾宫,裹着斗篷径直向养正殿而去。她想自己所有的不多,今世无论如何,至少要带他回家,弥补愧恨缺憾。

到了养正殿外,宫人进去通报不久,大总管贾元就亲自出来了。

“郡主,您怎么这个时辰来了?”

不归急切道:“贾叔,我想来看看小鱼。”

“小公子刚睡下了,要不您改天再来?”

不归一愣:“怎么这会就睡了?”

贾元煞有其事地说道:“小公子毕竟岁数小,颠簸了好些日子,又有些水土不服,好不容易睡着了,老奴就没叫醒他。”

“他用过晚膳了吗?可有闹腾?舅舅可有对他透露不满?”

“您就放心吧,陛下疼公子还来不及呢!”

她还是不放心:“我进去看他一眼。”

贾元又拦又哄:“郡主对老奴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小公子睡得可香了,您也不忍心吵醒他,是吧?再者宫里一堆事务还等着您去料理呢,见小公子这事不急,啊?”

不归踟蹰了一会,揪了一把斗篷:“那我明日来看他罢。若他有什么事,贾叔,您一定派人告诉我。”

“诶,晓得呢。”贾元叫个宫女送她回去,站在门口目送,她一回头,贾元便一弓腰,直到她拐了弯,大总管才一挥拂尘回去。

“她表现如何?”

“郡主急坏了,老奴也看着她长大的,还没见过这么着急的样子。”贾元笑答,“陛下,郡主这是千真万确把小公子放在心坎上的。”

“那便好。”宗帝负手看着屋里头谁也不理的倔强后脑勺,笑道:“若没真偏爱,也说不出乖巧懂事、聪明伶俐这样的好话来。”

宗帝看着楚思远,目光悠长和煦:“朕这孩儿,生性刚硬肖朕,若不是真心善待,那是强求不得的。”

延伸阅读

元上佳美肤品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a4pp.shtml
元上佳美肤品成立于2001年,公司生产研发养生纤体化妆品为主。发展各地连锁加盟直营店

圣隆青蚨肤精灵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gb3w.shtml
昆明圣隆化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解决面部皮肤问题,以改善客户问题性皮肤为主,集美容

糖朝视觉摄影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u5gh.shtml
糖朝是个特殊的地方。糖朝的客户大部分来自于网络或通过顾客介绍,来自全国各地的新人通过

兆瑞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xdc0.shtml
兆瑞汽车用品经销批发的汽车腰靠、汽车头枕、汽车内饰用品、汽车清洗工具、汽车美容用品、

春媚家纺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n3nm.shtml
春媚家纺是一家经营家用纺织品的企业,集生产、研发、设计、销售于一体,并形成自己风格的

鲜蜂队社区超市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4ut.shtml
选择货品是有科学性的,在相关机构面向20至49岁互联网用户的调查中,这个群体在便利店

象缘印记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jk8.shtml
当代象牙是指现在还存活着的大象的牙齿,我们通常所说的象牙就是当代象牙,主要是指亚洲象

翡情翠意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sf36.shtml
翡情翠意品牌連鎖店,它立足于全国最大的玉石批发地,不以追求暴利为目的,只以为广大消费

伟众杰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d21l.shtml
东莞市伟众杰五金饰品有限公司位于广东东莞市,主营挂包钩、狗牌、袖扣、徽章、钥匙扣、纪

玛丽阿姨加盟  http://www.freephphostonline.com/gx0v.shtml
auntymarie玛丽阿姨,品牌所有权为“美国玛丽阿姨洗衣国内外集团”所有。上海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夫君天天闹和离在线阅读第6章

    乔乔朦朦胧胧靠着身边的那团温暖入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王俊凯想着索性让她睡会,四点多起来一起看日出,就没有叫醒她。摩天轮转着转着,王俊凯也觉得逐渐有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再睁眼,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眼看着就要日出了。王俊凯有点兴奋,低头看看怀中的女孩,睡的正香,一缕碎发斜在脸上,随着

  • 都市之异样世界两大武技

    “小天,我们走!”一掌击溃秦霸道,秦阔海也不停留,直接转身向着议事大堂外走去。而秦家诸位长老面对秦阔海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势,竟无一人敢上前阻拦。忽然,秦浩天停住脚步,漠然的目光扫过众人,喉咙里响起平静淡漠的声音。“哈哈哈......十条武脉?内门弟子?真是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燕雀怎知鸿鹄之志!

  • 全职猎人:折纸在线阅读第六章

    虽然不少人都听得眼泪水止不住,但毫无疑问的,这首歌得到了一致的好评,越老越多人的开始介绍别人来听,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挖杨明的一切资料,可惜资料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你说你是来应聘的?”不知道自己唱的父亲在网上已经吵翻了天,不知道多少人要叫嚣着杀了自己,说自己让他们流了无数眼泪,也有无数人朝着挖掘自

  • 她的海盐风之离开

    葬礼什么都,都是妈妈去安排的,街道办事处,退休办,社区,爷爷的工作单位派了人来致辞。一大早,萧月按妈妈交代的,抱着爷爷的遗像坐在大巴车最前排。来的人,都是经常走动的亲戚,不熟的也不想一个个去通知。爷爷那一辈的人都上了年纪不适合长途跋涉,来的也只有住的近的,一辆车就都接走了。到了火葬场,萧月把遗像摆上

  • 山海修罗传在线阅读第3节

    翌日,做完手头的工作,Arthit向经理报备了一声,带着Kongphop前往S公司。离开前,Earth告诉两人,如果太晚了就直接下班,不必再回公司。听了这话,Kongphop眼睛一亮,唇边隐隐露出笑意。进了电梯,他迫不及待的告诉Arthit:“PArthit,S公司后面的小巷里有一家很好吃的*条店,

  • 再梦已千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路上。流风在前面走着,我紧跟其后,芸如则搀扶着明哲蹒跚的身子走在我的后面。走了许久,我才停下脚步,转后身子看了看明哲,只见他艰难地步伐一晃一晃的,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姗姗的过去,满含愧疚地低沉道:“明哲,……我……对不起,今天……”“嗨!没事,咳,咳……过两天就好了。”明哲艰难的冲我挤出一个甜蜜的

  • 我家那小子之我的前女友们第八章在线阅读

    叶剑南二人回到宿舍,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三个烟鬼依旧没有回来,于是二人又匆匆设坛做法,将半死不活的杨桦抬到了法坛上,全身用檀香熏过,按照《捉鬼笔记》记载,之所以用檀香熏躯体,乃是为了清洁身体,人若被鬼扣魂,身体的魂抗力就会下降,抵抗力下降,容易得病,魂抗力下降,就容易中邪,阴气便会趁虚而入。甚

  • 宋医生的化学男友之底萨莱之主(7)

    “尊敬的亚历山大王,请您放慢您的弓箭吧。”我对着上面的巴拉克鲁斯挥了一下手,弓箭手随之停止了即将进行的动作。我知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底萨莱统帅的精神已经被我打跨了,没有必要进行一次毫无意义的屠杀。“尊敬的亚历山大王陛下,我是达萨莱的统帅阿姆拉达斯,反抗您的拉姆的头颅已经被我割下,请您看在‘宙斯’的

  • 超神学院之无与伦比之误入敌窝

    童峤缩在几片尚还坚持着没有飘下去的枯叶后面,一动不动地盯着不远一根树杈上正在清理羽毛的灰麻雀,绷紧全身的肌肉,做好了快速出击的准备。眼看快要入冬,食物即将越来越少。刚刚才挣扎到温饱线没几天的童峤,不得不为以后精细打算起来。能抢到的坚果已经存得差不多,但肉类他这段时间本来就已经吃得很少了,身体的本能提

  • 奇异通道[无限]第7章在线阅读

    一个下午,蓝逸阳在众多热心**事的帮助下,顺利快速的完成了实习入职。顺便,手机上,还多了一堆微信好友申请。蓝逸阳坐在位置上,礼貌的将同事们的申请都添加了,顺便新开了分组:同事。已经5点了,他转了转笔,抬眼看了下只和他位置相隔一个门的总监。“这人真是……”蓝逸阳小声惊叹了一下,陈橙距离他出去办入职到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