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金殿锁娇 [参赛作品]之第七章(7)

作者:流兮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咻!”

小队长趁机扯开引线,响箭激射上半空,“砰”一声爆发出一蓬亮光与蓝色烟雾。

魏景剑锋晚了一瞬,他眉目一厉,对方倏地头颈分离,一腔热血随着剑尖喷涌,溅了他一头一脸。

“夫君!”

他形容可怖,邵箐却未觉恐惧,一骨碌爬起来后,她跌跌撞撞冲到他面前。

刚才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会死,却不曾想……

他竟选择了救她!

邵箐心脏还颤抖着,又满腔感激,她来不及想太多,急道:“夫君,我们快走吧!”

魏景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久久不散的蓝色烟雾,杀意稍敛,一手搂住邵箐,强提一口气,往前飞掠。

他体温渐高,脸色比刚才还差,邵箐实在很担心,只是也不能劝,一旦追兵赶至重重合围,两人就是一个死字。

尤其是昨日那二三十个黑衣杀手,身手明显比蓝衣人高出一大截,若是现在的魏景遭遇他们,恐怕凶多吉少。

魏景显然也很清楚,他必须尽快离开这区域,重新隐下行踪。

然而事情的进展却并不顺利。

……

一路疾行,又杀了一拨蓝衣人,前方林木间阴影渐疏,似乎出现了一个向下的高坡,魏景蹙了蹙眉,正要一股作气冲下,谁知,前方忽然脚步声大作。

“他们在这里!”

仇宗领着四五十人,迎面冲上山坡,见得魏景,他大喜过望,立即下令:“截住他!快快合围,放响箭!”

一支响箭“咻”地飞上半空,魏景倏地停下脚步,手臂一用力将邵箐往上一抛,握剑的手一紧,不待对方站定脚步,立即提剑冲上。

两朵血花立即爆开,邵箐一抱紧湿漉漉的枝桠,立即急急探头往下看。

蓝衣人身手虽不及黑衣人,但眼前足有四五十人,而魏景,已是强弩之末,她心提到了嗓子眼。

同样心下大凛的还有仇宗,没想到齐王重伤中毒,居然还如此强悍,一个纵身,已倒下五六个兄弟。

魏景倏地抬头,直直盯视仇宗,这位非常熟悉的羽林中郎将,他父皇的奶兄兼头等心腹,最开始还是他舅舅使力,将其安插进禁卫军的。

他眉目冰冷,剑尖一晃,挑飞二名正攻向他的禁卫军精锐,往仇宗疾冲而来。

仇宗大骇。

电光火石间,他骤然想起一人,陡爆出一声高呼:“皇后,傅皇后!”

“大胆齐王!你还不束手就擒,你是不顾京城傅皇后安危了吗?!”

魏景动作生生一滞。

“夫君!”

邵箐急怒交加,眼见魏景这么一停滞,身上瞬间爆出数朵血花,蓝衣人趁机一拥而上,她什么也顾不上了,尖声高呼道:“母后已薨了呀!!”

“夫君莫要信他!他骗你!先帝驾崩当天,母后就被迫殉葬了!!”

“母后已经死了!!”

“啊啊啊啊啊!”

随着邵箐的的高呼,魏景头脑“轰”一声巨响,他凄声怒吼,身躯拔地而起,剑光疾如闪电连成一片,最里层的包围圈立即喷溅出一大片血雾。

“快上!拖住他!他熬不了多久的!”

魏景陡然爆发,惨叫连连立即倒下一片,仇宗大怯,他一边急速往后退,一边指挥手底下人攻上去。

就差一点,必须顶住了,援军马上就到!

可惜天不遂人愿,禁卫军死的死逃的逃,不过退出二三十步,魏景已经急追而至。

他急忙回身迎敌,只是一身血红的魏景如夺命修罗,攻势凌厉,堪堪抵挡了十来招,就被一剑正中心脏,他瞪大眼睛,长刀“哐当”落地。

密林中,尸身倒伏处处,血水染红了黄土地,随着雨水流淌开去。魏景缓缓抽回剑尖,仇宗“砰”一声倒地,而他身躯晃了晃,“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夫君,夫君!”

邵箐跳下树,连爬带滚冲到他面前扶住他,“你怎么样?”

魏景木木的,慢了半拍才低头看她,他双目赤红,神色狰狞杀意犹存,脸色却惨白得如纸一般。

不知为何,邵箐哭了出声:“你莫要这样,你母后皇兄在天之灵,也不会想看见你这样的!”

魏景大恸,猛地一闭眼,一滴不知是雨还是泪,从他眼角滑下。

有反应就好,就怕迷了心窍,邵箐哭道:“他们死了,你就要好好活着,替他们活下去呀!”

“你不想替他们报仇雪恨吗?!”

“他们在天之灵,看见你这般,该是有多心痛啊!!”

“你想想他们,你想想他们!”

邵箐握住他的双臂,“我们都要好好活着,我们现在就走,可好?”

魏景定定看着她,喉结滚动几下,终低低应了一声,“好。”

说出这句话,他身躯猛地一软,倒向邵箐身上,邵箐倒退一步,勉强扶住。

魏景重重喘着气,半个身体的重量压在邵箐身上,手里的剑已经拿不稳,“哐当”一声落地。

他本是强弩之末,爆发后力竭本在邵箐意料之中,她捡起一柄剑,还有当拐棍的树枝,架着魏景,与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响箭放了出去,敌人正往这边赶来,邵箐知道,但什么黑衣人蓝衣人的,她也不想管了,横竖这条命是捡来的,老天爷既然不是真心给,那就要回去吧。

二人跌跌撞撞往前走,风卷着雨水扑面而来,脚下一滑直直滚落高坡。在臀部重重落地的一刹那,邵箐忍不住骂了一句,但她还是立即抱着魏景,护着二人头部,“咕噜噜”往下滚。

……

“哗,哗哗……”

一路滚落长长的坡地,万幸没有遇上凸起的石头,最后邵箐二人重重地撞在坡底一丛低矮的灌木上,碾压过一大片灌木,最后被一截干枯的树干拦截下来。

邵箐后背正中树干,魏景重重撞在她胸腹处,她一时只觉心肝脾肺肾都快要被压得吐出来了。只痛呼一声后,她一时也顾不上这些,推开魏景,连忙支着身体勉强坐起。

她滚落一半时已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哗哗”的好像水流声,当时没顾上,如今急忙引颈四顾。

坡底是足有十数米宽的荒草地,再过去左边一直往上是低矮的树木,密密麻麻的;右边则是高高低低的奇岩怪石,最高的三四米,最矮也有人高,只分布并不平均,露出好些大缺口。

水声正是从树木岩石后传出来的,而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大的缺口。

“夫君,我去看看。”

对勉强睁开眼睛的魏景说了一句,邵箐爬起来,奔至缺口处探头一看。

她登时愣住了。

只见树木怪岩之后,是一垂直崖面,往下二三十米,竟是一浩瀚江面。

滔滔黔水,宽达五六十丈,贯穿连绵山岭,暴雨致河面升高,奔涌湍急,泛黄的河水拍打着河岸岩壁,卷起浪花,发出急促的“哗哗”声。

邵箐跪倒在地上。

坚硬冰冷的岩面隔着薄薄衣料,寒意侵袭她的膝部。

这算什么?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天要绝人?

邵箐重重地喘着气,仰头看天空阴云密布,都这么努力了,还不能活下去吗?

江风卷着雨点,横着拍在她的脸上,“噼里啪啦”地直生疼,她心中陡然一狠。

横竖都是死,既然这样,何不一拼?!

她宁愿葬身大江,也不受吻颈之痛!

最多一死罢了,没什么是不能豁出去的。更何况现在这情形,前者生还机会甚至还要高于后者。

邵箐突然就镇定了下来,她迅速站起,回到魏景身边。魏景已经扶着树干坐了起来,他喘了两口气,低低问道:“是黔水?”

“是的。”

邵箐将他扶起,跄跄踉踉行至那怪岩缺口,安置他坐下。又迅速回头,用剑割下几条长长的软藤,将魏景方才依靠的那截半枯的树干绑住,用力往这边拖。

她不知这是什么树种,但明显已被狂风从坡顶吹折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稀疏的枝丫已经干枯甚至腐朽,她不用费多少力气就削干净了,只剩颇为笔直的一截一人多高的树干。

邵箐固然抱着宁死决心,但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会放弃挣扎的。裁下布条将自己和魏景的臂膀牢牢系住树干,那柄剑也绑在上面,最后又加了软藤做保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空响箭连续炸响,等邵箐最后将树干推至最边缘的时候,眼角余光已见坡顶树木摇晃,点点黑色的身影激射而出。

她扶起魏景,一手抱住他,一手紧紧圈住树干,“夫君,你怕吗?”

魏景一直看着她的动作,布条软藤绑他的臂膀,他也没有任何抗拒,低头盯着那张惨白的脸,他道:“不怕。”

“好。”

邵箐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吧!”

同生共死么?

原来,在穷途末路的今日,他终究还有一个可以托之于后背的同伴。

魏景手臂也尽力收紧,“好。”

黑衣人已疾奔将至,几抹幽兰银光激射而来,邵箐冷冷盯着他们,用力往后一仰。

“砰”一声巨响,二人纵身滔滔江水。

延伸阅读

思瑞机械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d4fd.shtml
思瑞机械是一家聚研发、设计、制造、销售于一体的灌装机生产厂,产品有全自动定量灌装机及

科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a2af.shtml
科美化妆品实体经营和科工贸于一体,以化妆品科研,生产,销售,售后管理,教育培训等项目

四海一心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gwhz.shtml
公司出钱你来开店无需装修费、水电费、转让费、营运费、促销费;所有的店员服饰、几千种产

依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nam4.shtml
依雅化妆品,源自法国的天然有机化妆品——依欧雅普罗旺斯(Provence)位于法国东

聚奇飞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dhc8.shtml
聚奇飞餐具是一家日用品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有限责任公司。义乌市速宇仕日用百货有限公司经

唛哆哆量贩KTV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subk.shtml
唛哆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坐落于中国民族工商业发源地无锡,是一家集量贩主题KTV直营与加

宝宝乐气模玩具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dpsr.shtml
宝宝乐气模玩具是一家集气模产品设计、生产、开发、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生产大

乙禾艺术培训中心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y31m.shtml
少儿文化艺术教育排名投资价值和热门三大投资领域之一据《2007-2010年中国网络教

乐风车玩具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y2af.shtml
乐风车品牌,产品特别针对0岁到6岁小孩子的发展需要而设计,致力于开发幼儿的感觉统合能

影途加盟  http://www.theniceawards.com/y69l.shtml
影途凭借对市场的成熟认识,诚信为本、合作共赢的理念使公司得到了快速的成长。公司致力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极恶天龙第6章在线阅读

    路小满跟着卫若雪回到东小苑,想到刚才在正厅看到的那位带刀的黑衣少年,同样的精致五官,在一身黑衣的衬托下,比卫白杨倒多了几分凌厉,少了些温和。于是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刚才喊的那位飞宇哥哥,是衙门的捕头吗?”卫若雪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路小满,“看你长得还挺可爱乖巧的,没想到心眼儿那么多。”她微微眯起眼睛

  • 体坛之一球999级之初吻没了(6)

    到学校,金小北执意要送进校门,找教室,但是金小天死活不肯,他可不想因为金小北而又被一大群花痴包围,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的唉。最后,金小北拗不过金小天,只好作罢。金小天走进校园,都有些怀疑这是学校还是深山老林了。除了花花草草树树木木,一个人影都没有,今天不是开学日吗,不是应该有很多很多的豪车,各种各样的

  • 凹凸世界·他还只是个未成年!绝地反击!武林三大绝学

    “什么?那两个人要决斗?”“那个是不是就是沐晨?苍云市一中之耻,高一就把职业引导老师气辞职了,高二稳居倒数第一宝座,传说中的吊车尾之神?”“是啊!专家看了会沉默,老师见了流下泪。他就是以一人之力,挑战了整个当代教育体系的存在!”“我的数据分析仪显示,沐晨最有可能获胜的方法是:天上现在突然落下一个陨石

  • 女总裁的护花狂龙之装睡的猫妖(6)

    秦风穿好衣服下了chuang,准备去卫生间洗漱。在他拉开卧室门的一瞬间,发现客厅的餐桌上放着早餐。两个煎鸡蛋,一碗瘦肉粥,还有一碟拌黄瓜。瘦肉粥还冒着热气,看来是刚做的。来到餐桌前,秦风还发现了一张粉色的纸条。纸条上写到:“秦风小哥哥,这是我为你做的早餐,趁热吃了。我有事白天回家了,晚上再来找你。爱

  • 离婚后我真香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只见祁轼走过来,越过程梨,在他们旁边坐下,问:“凌耽兄输了?你不是乐央对手。我来。”看来那位穿得金晃晃一脸不爽正在输棋的那位叫凌耽,穿粉的叫乐央。叫凌耽的那个皱皱眉:“为什么乐央算数比我差得远,下棋却总能赢我呢?”乐央得意:“因为下棋靠布局和谋略,下套给人钻这种事,你可不如我。”程梨看着他们三个,彻

  • 我的末日手记之众里百度 004 新人笑(3)

    昭阳殿是辰霄宫内的主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四周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金碧辉煌。辰霄宫中妃嫔倒也来了不少。北宫煜慵懒的坐在殿内上方,漫不经心的饮着杯中浊酒,视线偶尔瞥向客宾,一种王者般的威严散发于殿内,有人走到他面前道两句“恭喜殿下”才勉强淡淡的回那么一两句客套话,客人递上的贺礼也让一旁的无席拿了下去

  • (BTS)推文在线阅读第十章

    三人原本想从窗口逃脱,却发现窗口外正有人影正在以一种非人的速度向他们靠近!“快!厨房通风口!”黎海怡压低了嗓子对着二人喊道!三人脚下毫不留情,冲向了厨房。覃宇宙锁好厨房的门,跟着女孩来到原本用来炒菜的地方。只见她身手矫捷,几个弹便跳够上了墙壁的通风口,五指**通风板,将它生生扯了下来!“快!进去!”

  • 第五表情番外在线阅读第8章

    08季明航嚼着奶片到老陆那儿买水龙头,老陆全程脸笑得像朵菊花,季明航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估计是从哪儿听到他的花边消息了。果然,等他掏钱时,老陆抬手就拦:“不要,不就一水龙头吗,拿去用就行!”季明航哧笑一声,也不跟他客气:“那我真拿走了?”“哎等会儿,”老陆忍不住了,小声嘿嘿,“我听他们说,你带回个小姑

  • 无限之时空魔轮在线阅读第1章

    桃花十里,飘向远方。风吹耳旁,不问近况。一潭平静被点乱,李谪仙的手指入水。起初是如蜻蜓点水般轻柔,而后便是金蛇狂舞般绚烂,激起一潭萍碎。仔仔细细洗了把手,手上沾了桃瓣,两指捻住,扔进水潭。甩了甩脚,鞋子纹丝不动,用手扶住鞋面,正要往下,被小厮一把攥住:“少爷使不得。”“撒开!你以为本少爷要做什么?”

  • [红楼]朱琏璧合在线阅读第3章

    第二天凌晨,两个女生睡在里间正睡得天昏地暗,突然就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城里来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起床了!”阿姨们洪亮的声音震得老旧的木门都颤抖了几分。“现在你们的任务就是跟着我们几个老婆子一起扯秧苗,一个人四垄,赶紧扯完”一垄地就有一米多宽十几米长,四垄…齐念念看着眼前一大片地,两眼犯迷糊了。“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