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林深时见鹿如梦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诸葛宇龙 来源:红袖添香

姜慈见二人小心侯在外面,便赶忙回身沏了热茶,仔细递到了韩玢面前。

韩玢接过,手指轻轻掐住这茶盏,俯眼沉眉,这青玉茶盏中,茶水清澈,茶水上方云雾缭绕,散发着沁人沁心的茶香。他低头一闻:“不愧是监察司,还有这巴蜀进贡的蒙顶石花。”

“韩大人过奖。”姜慈笑着回应,面上尽是恭敬。

姜慈食指摩挲着衣摆,只看着那韩玢面无表情一口一口品着茶,还不忘合盖轻轻抹去那茶沫,而自己也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等着他仔细品完这上好的茶水。面前之人,举手投足之间都犹如高高在上的皎月,令人瞩目,姜慈心中默默然:如此俊男,竟做了......

韩玢轻嘬几口,阴韵埋在眉间,但看那姜慈依然毫无动静,便抬起头来,冷声道:“姜女官怎么不坐?”

姜慈僵着笑了笑,不自主地摸了摸衣服上的禁步。外头夕下,斜阳残照,晃在门窗上,伴着一壶刚提进来的热水,氤氲水雾,竟看不清屋外面的模样。

“韩大人亲自前来,下官还是站着比较好。”姜慈笑着恭敬道。

姜慈眼底深邃,看这韩玢衣着不凡,且不说那身紫袍金线何足珍贵,脚上那麂皮绒靴也是罕见,光是冠上那块碧玉都得五百金,这穿戴,举朝也没几个人了。饶是退一万步,就算他不是冯太后心尖的人,一个皇城暗卫统领坐在面前,若是不伺候好了,告上一个御状,日后摆你一道,还真是得不偿失。

见韩玢并没有说话,姜慈想到今日在冯太后殿中一事,低声问:“不知韩大人,除了送这绿豆糕,还有什么事?”

韩玢沉默了一会,松松倚在那黑杉椅上,放下茶盏,抬头道:“既然姜女官今日去了长公主那,那便将今日所记笔录转交给我吧。”

笔录?

姜慈一愣,哪里还想着什么笔录,那殿中香气四溢,熏得人要瀑汗,因问不出什么细微末节,碍于长公主的身份与面子,丢了那袖珍小毫,什么笔录都没做。

韩玢微微前倾,侧了侧头:“姜女官可在听?”

“那个......”姜慈赶忙答道:“韩大人不知,这后宫监察司与你们前朝不一样。这监察监察,左不过是一些女人间的脂粉矛盾,该留面子还是要留面子的。再说,这长公主的......身孕,若是留了案,怕是不好说。”

韩玢盯着姜慈,默不作声,房中静谧,甚是连门外翟宵儿那哈欠声也穿耳入神。姜慈咬了咬嘴唇,抬眼看了一下韩玢,四目相对,那人眼底幽静,厉光清冷,姜慈不禁后脖颈发凉,直等那上首发话。

“既然没有笔录,那有什么?”韩玢食指搭着一旁的案桌,轻扣嗒响,也不看姜慈,随意打量了一下这小小的厅堂。

姜慈犹豫了一下,说道:“什么都没有。”

韩玢嘴角一抿,将右脚脚随意翘起,枕在左腿上,挪动了一下身子,冷言道:“那还是麻烦姜女官将长公主交于我,此事刑部和皇城暗卫接手,姜女官若是不放人,我们也不好亲自上门去请。”

“韩大人,”姜慈认真道,“下官作为女司监,自然有职责所在。不瞒您说,今日下官前去长公主殿,是太后亲授,事关皇家颜面,不得声张,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韩大人还是跟太后奏明再来。”

韩玢听完,久不语,他轻轻转着那青玉茶盏,眼神清厉,鹰目炯炯。

随即,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不重不轻拍在案上,“刑部那人的口供。”

姜慈见那纸微皱,笔记稍有些许凌乱,血红手印隐约印在内页。姜慈犹豫地拿起口供,仔细研读。

只见那纸上草草叙述了那人叫陈四,七年前开始给长公主从宫外带物,又如何暗度陈仓传递前朝消息,却并未明了那通奸之人是谁。

“不是说抓到的就只是奸夫吗?”姜慈低声问道,“怎么还牵扯了那么多......”

“你们女人的监察司还真是挺好骗的。”韩玢突然一笑,但面上依然清冷刺骨,丝毫感觉不到他的笑意,“你可知此人是谁?”

“下官自然是不知道。”姜慈茫然接道。

韩玢盯着姜慈,绕有研究,似是要将她里外看透,他放下把玩了许久的茶盏,瓷瓷相碰,叮铃作响。

“巧了,”韩玢淡淡说,“我也不知道。”

见那人无羁姿态,姜慈从心底白了他一眼,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于是姜慈依然恭敬道:“大人和刑部,一起审都没审出来?”

韩玢看也不看便从姜慈手中拿走了供词,又塞回了怀里,停顿了一会儿,道:

“死得太快。”

韩玢轻描淡写一句,仿佛刚才所述,只是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蝼蚁。姜慈见面前之人似乎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只得怏怏道:“长公主毕竟是皇家之人,又于我有恩,若是可以,你们多派些人手看着就是......”

“于你有恩?”韩玢蹙眉道。

“那个......下官小时候被姑姑罚......”姜慈来了兴趣,刚想开始叙述那陈情表似的长言浩论,却被韩玢直截了当地打断:“姜女官的故事还是讲给自己听吧。”

“......”

韩玢陡然起身,清冷眉眼没有一丝情绪,姜慈刚想问他是不是要走了,整欲想些词儿欢送一下,却见他并不想多留,话到嘴边又硬生生憋了回去。韩玢直接大步而出,行至门口还将晋灵着实吓了一跳。

“韩大人......”姜慈忙叫住他,看了看门外,似乎是记得他并没有带随从进来,高声问道:“人,你们还带走吗?”

“你看着办。”

头也不回,径直离去,姜慈在身后连忙拱手道:“韩大人英明!”

须臾,那紫袍修长身影渐消渐远,晋灵和翟宵儿忙挤了进来,争先恐后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白无常?”

姜慈点点头,长吁一口气,瘫在椅子上,将腿翘起三尺高,搭在桌上,指着道:“快,捏捏!”

翟宵儿麻溜地上手敲打着,殷勤地冲姜慈一笑,脑门上还沾了一丝茶沫,“怎的老大还要站着与他说话。”

姜慈摆摆手,又绕了绕脖颈,直接拿起一旁的茶壶就着嘴儿就喝,喝完放下,又抓上一块那冰丝绿豆糕,糊塞了说:“你们觉得我在太后娘娘眼里如何?”

晋灵翟宵儿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道:“那自然是半个干女儿啊。”

“对啊,半个干女儿......”姜慈又拿了一块绿豆糕,“你们可看到了,他那身流滟华服,光是那冠,少说这个数......”

姜慈伸出五个手指,又顺便擦了擦嘴角。

翟宵儿听了眼都直了。

“所以啊,你们大人是半个干女儿,那韩玢韩大人......”姜慈压低了身子,示意二人凑近,沉着嗓子说:“就是太后的亲亲亲亲亲儿子......”

晋灵一听,着实吓了一跳,捂着心口说:“您的意思是,那韩,韩大人,是太后的......”

翟宵儿不解,反问道:“是什么?”

“闭嘴!”

晋灵拿起一支笔,狠狠打了他一记,翟宵儿官帽歪脱,也不再问,掩着嘴偷偷笑了。

“你们还问我为什么站着回话,”姜慈冷哼一声,剥起一个沁着冰水的橘子,“一个上三品皇城暗卫统领来问我要人,我不站着,难道躺着?”

“......您可以跪着啊。”翟宵儿向来说话没好坏。

晋灵狠狠瞪了他一眼,塞了他一瓣橘子,翟宵儿瞬间老实了,闭嘴安心给姜慈捏着摁着......

......

入了夜,渐冷了,姜慈脱了鞋袜,不紧不慢地爬上床,又伸长了脖子看着外面。晋灵见了,正欲来拉帐子,问道:“姐姐怎么了?”

“姑姑又不回来了?”姜慈失落道。

晋灵看了看外面,低声道:“定是太后娘娘又梦魇了......”

姜慈点点头。

晋灵拉了床帐,熄了灯,只留下一盏。

姜慈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太后自从推那幼子继位垂帘听政,便不断梦魇,日日要青姑姑陪着。太后疑心,对前朝后宫无不过问,不知为何,青姑姑明知这伴君如伴虎,太后喜怒无常的性子始终不是长久的依靠,而青姑姑心中,似乎除了姜慈,真真只剩下了太后。

奈何太后的唯一幼子,不成气候,年岁已经十五,却依然似个孩童,甚至,还喜欢......

想到这,姜慈爬起身来,走到妆台,拿出那只小巧的铜丝镂空双莲沙漏,将那沙漏小心擦拭干净,轻轻置于桌上。那细沙轻轻落下,沙沙作响,沙坑里的漩涡旋回不已,慢慢沉在底部,鼓起一个小沙包。

沙包越来越大,窗外鹰啼,树影摇曳,月色已将门窗渐染霜华......

每每想到自己曾经是这个沙漏的打包赠品,姜慈就不由心酸,虽说她真的是祖上积德,在姜青河的看护下长大,但一想起曾经为了五斗米卖了她的父母,不免心有不甘。

姜慈伏在妆台上,用手轻轻戳着一瓣莲,仔细看着沙漏,那瓶肚透亮,映着姜慈的脸庞。

是夜,姜慈趴在沙漏边上,沉沉睡去。

延伸阅读

[三生三世同人]天地共主极乐净土  http://www.zgood.cn/pa99.shtml
阮初打开商城,选择购买极乐净土。这首洗脑神曲是可以帮助阮初收获一大批粉丝的。但是能不

道修万界皓月收虎  http://www.zgood.cn/tyd.shtml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柳云是特级资质,普天之下能寻到几人?赵修是想拉拢柳云,想让他为其

善逸你这么恨娶吗?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ood.cn/66k0.shtml
场面突然变得安静。九刀其他八人没有独眼大汉的命令,都不敢擅自发动攻击。而白毅也没有攻

都市:一个工作一个奖励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ood.cn/nx7t.shtml
“我不缺钱。”苏何欢冷冷的说着,话外之音便是拒绝,毫不留情。不过西朝显然是猜到了会是

皇冠与玫瑰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zgood.cn/sh25.shtml
清晨,远处集市渐渐传来小贩出摊的声音,虽然天色还未大亮,但临安城作为晋朝的都城,此刻

以杀证道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zgood.cn/b2ed.shtml
伊丽莎白的声音没有变,但是曾经跑调到惨不忍睹的歌声变作了天籁之声。如果说过去的伊丽莎

每天都在攻略主角[快穿病弱]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zgood.cn/au5b.shtml
凌晨3:30月光皎洁,难得有一轮圆月高挂天空。但所照之地却是一片死气沉沉。孙黎悄悄来

网王:梦幻时代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zgood.cn/yc2n.shtml
“有罪之人拜见少府君!”面前是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深深一躬到地,秦晋很难将他与

圣者无双之人设?不存在的(3)  http://www.zgood.cn/x8gl.shtml
秦霄贤将林虞归送到学校,还约好了过几天一起下个本。林虞归开门下车的时候,秦霄贤叫住了

今日重启在线阅读指引  http://www.zgood.cn/gd5a.shtml
“你就是晋侯府家的二公子?“说着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晋琰,嘴里还发出啧啧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炼药大魔王在线阅读第十节

    许家的孩子都有一副好相貌,而且各有各的特色。跟许菱双的娇美柔弱不同,许香萍是一种健康阳光的美,她皮肤微黑,圆脸大眼睛,脸颊红润,很讨长辈们的喜欢。之前秦远有句话是没说错的,不光许菱双生错了地方,其实许家的孩子都一样。有这样的好相貌,要是在大城市,许菱双姐妹俩肯定早就嫁去条件好的人家了,婚后还能补贴娘

  • 岂不念尔白雪

    我心里一紧,皱了皱眉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别磨磨唧唧的。”见我这样,袁昊叹了口气说道:“陈雅婷跟那个白凡,搞在一起了。你也不要生气,为这种女人生气不值得。还是早点和她摊牌吧,不要将一个隐患放在自己身边。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空一起出来喝酒!”袁浩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站起身便离开了。我叹了口气

  • 最强的宗主对话

    “……。”杰尔咽了咽口水,“那…这附近有电视塔之类的吗,现在似乎已经不用那种东西了。”“有一个,但已经废弃很久了。”老妇人似乎有些犹豫,“年轻人,你们要是碰到那种频道…千万别看啊。”“嗯,放心吧。”索菲娅点了点头。…“这位叫上村橙刀的同学还没有来啊。”说话的人是一位年轻的男老师,看起来似乎只是工作不

  • 网王同人—肆如夏风在线阅读第五章

    这句话藏着满满的八卦味道,够引人遐想。至少成功将本是黏在棋盘上的宣采薇的目光吸引了回来,朝着姚擎看去的方向看去。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不似城中世家子弟喜爱华服,不远处的身影,只穿了一件发白的襕衫,腰间挂一木牌,侧脸看着干干净净,透着一股文人的气息,看着便像个清风朗月的主儿。宣采薇只匆匆看了一眼,心里

  • [综红楼]纨绔重生日常在线阅读第七章

    那些个仗势欺人的扈从,全部呆立在当场,不敢言语,更甭说舍身护主。这位突然出现的白袍人,既然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本身实力定是不弱,而且从其故意释放而出的气息判断,其实力至少高出他们三个等级。如此看来,谁冲上去,谁就只有一个下场——死!“你们他娘的傻愣着干嘛,本少爷都被人欺负了,还不上去找回场

  • 南柯集在线阅读第二节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天籁般动人的嗓音在树林里飘荡,清脆悦耳的鸟鸣声相互迎合,给歌声增添了几分活跃生机。花千骨迷醉不已,朝树林中优雅哼唱的女子看去,嫩嫩的包子脸红彤彤的,心不自觉地蹦蹦乱跳,那是一个美得连背影都让人自形惭秽的女孩子。琉夏轻轻哼唱,察觉到身后灼热的目光,回头一看,是

  • 我在未来教历史倚梅雪夜

    病情一传出,甄嬛的绿头牌自然是被撤了下来,如她所愿未能侍寝。新晋宫嫔中以沈眉庄最先侍寝,因得圣宠,侍寝半月后晋封为嫔,赐号“惠”。其次是良媛刘令娴和恬贵人杜佩筠,旧日妃嫔中欣贵嫔、丽贵嫔和秦芳仪也还受宠。令甄嬛感到尤为不解的是,陵容和姚儿都还未承宠。尤其是姚儿,若论才学容貌,她与自己有两三分相似,自

  • 火影之我是大BOSS在线阅读第九节

    经纪人给姜然接了个活,临时救场,角色虽小但是戏大,据说搭戏对象是网剧当红的女二号绫妍。彦余提前在网上查了,娇俏可人的萝莉脸。姜然也很珍惜每一次的机会。他带着团队驱车来到拍戏现场,台词早已烂熟于心。彦余感叹,如今真是古装剧的天下,哪里都是拍古装戏的,吃青春饭的演员们也很水灵,鲜肉少女脸。开拍之前,已经

  • 新伊甸之福音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苏明早上醒来,见一位朝廷制服的人在建造官窑,规模庞大,还有黄金闪闪的“观山官窑”四字。小镇叫观山镇,因为四壁环山,无论身处何方,都能看见远处的大山。随着官吏进来的还有一群外乡人,看他们衣装华丽,显然是大户人家。有些人表情很急,明显是不打算长久驻留。苏明疑惑明明小山村也没有值钱的东西,为什么外面的人要

  • 角落的心事[甜不辣]在线阅读第九章

    ——你的名字是?——……(杂音)——太长了,短点。——那就,珠代吧。——(写字声)珠代,最后确认一次,你是自愿抛弃过去,重生成为审神者的吗?——……嗯。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大概就能想起这么多。”在黑漆漆的环境中默默前行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当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