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帝国软O之八大势力(6)

作者:逍遥白渡 来源:晋江文学城

“梦之岛”顶层的一间豪华的房间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兰翎此时在另外一个房间照顾着龙子翔。

兰海天首先说道:“那人竟然就是高田本也,看来这次他是看在洪帮的面子上才跟我们客气的。”

“嗯,应该是,如果不是你与洪帮的三长老是结拜兄弟,我看以他的实力和山口组的势力,还没有必要卖你的面子。”韩伯赞同地说道。

“不过山口组为什么会在这里活动?又为什么会和三联帮搞在一起?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兰海天一直为这个问题苦苦思索。

韩伯双眼看着天花板,“难道与世界八大地下势力有关?”

听到这句话,兰海天不由地抖了一下。不是因为他恐惧听到八大地下势力,因为虽然八大势力无论是谁都怕,但还不至于能使兰海天这么一个高手连听一听都会发抖,只是他一想到如果此事与八大势力有关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八大势力分别是中国洪帮、日本山口组、梵蒂冈教廷、意大利黑手党、法国科西嘉独立党、美国黑手党、美国华联会和阿拉伯猛虎组织。

其中目前以梵蒂冈教廷与美国黑手党势力最为强大,不过他们的显得强大是由于这两个组织活动最为频繁,时时出现在世人的眼里。

而中国洪帮虽然最为温和低调,但是因为其渊源极深,根基最牢,也是其他各帮最为忌惮的。加上有中国武术作为根本,还有那西方地下世界最为恐惧的修真者作为背景,所以只要是有中国洪帮参与的事件,西方地下势力都尽量的忍让三分。

美国华联会是当年跑到美国谋生的华人因为被人欺负,自发组成的自保组织,后来经过近两百年的积累,加上与洪帮的一脉同源,渐渐也成为在美国仅次于美国黑帮的大组织。但与美国本土黑帮不同的是,华联会比较收敛,只管华人的事,所以在美国也并不令国民与政府反感。甚至于还被政府方面当作制衡美国黑帮的重要砝码。

而法国科西嘉独立党就比较特别,18世纪时法国从热那亚人手里买走了科西嘉这块土地,可是科西嘉人就从未屈服,开始时建立了独立党加以武装抵抗,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了一些特别的力量,从而强大了起来,如果不是教廷与意大利黑手党联合帮法国的忙进行压制,说不定科西嘉早就独立成功了。

至于意大利黑手党,总部在距离科西嘉岛不远的西西里岛,说起来还是美国黑手党的发源地,不过近数十年来显得比较沉寂,除了不时地帮助法国政府压制一下科西嘉独立党,就没有什么大动作,如果不是不时地在压制独立党的过程中展现出依然强大的实力,或者已经被其他七大势力所遗忘了。

日本山口组以企业化著称,如果不说,别人还以为其成员是某个大企业的职员,出门必穿一身黑西服,说话礼貌,只是暗地里做的一些事情很是让政府头痛。山口组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暗杀,他们拥有专门的暗杀组织,全部由隐者组成,神出鬼没,极难对付,而且暗杀对象只要不是本组织的人,就一定必死,更令政府头痛的是,这个组织是对外开放的,只要出得起钱,无论什么人都杀,就算对方是日本首相。据说当年美国的一名在任总统被刺杀,总统死前,他的名字就曾经在这个杀手组织的名单上出现过。不过碍于没有证据和山口组的势力,最后美国方面也只能不了了之。

最后一个就是阿拉伯猛虎组织了,他的神秘与不要命是出了名的。虽然这个组织显露出来的实力并不突出,从来没有过什么先天级别的高手自称是为其服务的,但是这个组织神秘异常,连其总部所在地的位置都不被世人所知,其成员除了首领阿登是七大势力所共知的以外,似乎这个组织就没什么人了。还有就是曾经有美国黑手党的人遇到过猛虎组织的成员,后来一句不合就打了起来,双方都是高手,只是猛虎一方只是个后天中期高手,而美国黑手党一方却是个后天后期高手,本来有着等级的限制,中期想要战胜后期很困难,但不是没有可能,但要想杀死对方那可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毕竟人家可以逃嘛。可是那场争斗的结果却是在阿拉伯人拼命的情况下硬生生弄成双双毙命,事情传出去之后各大势力才认清猛虎组织的可怕。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需要和洪帮通通气儿了。”兰海天喝下一口红酒,涨红着脸说道。

第二天下午,取消了业务巡查活动的兰海天来到了洪帮的上海分部,他面前坐着的便是他的结拜兄弟,洪帮三长老陈力生。他们的交情真可以用一个“铁”字来形容了。

当年他们是结义兄弟三人,大哥便是三长老陈力生,排行第二的就是兰海天,老幺是一个叫黄景年的人。他们三人十来岁之时结的义,却在结义一年后遇上了一位仙人,(那是他们当时看来,后来知道会飞的不一定是仙人,修真者就可以。)那修真者或许那天心情也好,就传了他们一些修炼的法诀,只是并不完善,不过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已经是如获至宝了。后来老幺黄景年新想如果是只有他自己练了“神功”,那岂不是天下无敌,无人可以制衡?可惜他小小年纪心肠如此歹毒,又可惜他不知道就算他将此“神功”练就,这世上还是有不少高于他的人,他们兄弟同心或许还能更为强大,反正就是在心魔的驱使下意图杀害两位异姓兄长,最后反被两人杀死。再后来陈、兰两人遇到被仇人追杀,比他们年长得多的韩连,两人此时已经学有小成,于是联手击退敌人,救下韩连,并将“神功”也传授于他。这也是为什么兰海天看重兄弟义气而厌恶虚情假意的原因了。

后来兰海天专注于事业,所以韩连的修炼进展比之要迅速得多,而陈力生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修到了先天初期,由于法诀的原因,难有寸进。虽然洪帮里的现任帮主与其他两位长老的修为都比陈力生要高,但是出于师门的关系,本门的法诀是不能外传的。另外修炼法诀千万,虽然许多法诀大同小异,但是却有相冲的可能,任谁都不敢将这门法诀练到一半再来改练另一门的法诀,除非愿意放弃原本的修为重新拜师修炼,可都到这份上了,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吗?再说了,拜修真者为师哪有那么容易,就是洪帮的大长老尚崇,他也只是修真门派无极门尹元子的记名弟子而已,就是想见师尊也要看机缘巧合的。所以根本没有人能给予陈力生修炼上的任何帮助。

“难道那个东西在那里?”陈力生听完兰海天的叙述,双眉紧锁地沉思了半天之后就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旁的兰海天可是急死了。他知道山口组的利害,现在因为陈力生的关系,人家还没有什么动作,可是那天晚上人家显然就是想隐藏身份才用司机身份来做掩护,可是却这么巧被他们发现了,他也知道来向洪帮告发是山口组最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他别无他法,就算他不来,难道人家就会觉得他没来过?所以他还是来了,但是陈力生总得有个说法吧。虽然他清楚他的大哥肯定不会置他于不顾,可难保作了这么多年的洪帮长老,会不会偏向洪帮多一些。如果洪帮不希望为了他兰海天与山口组撕破脸皮呢?

兰海天想问是什么东西,可陈力生没说,他也不好问。不料陈力生却笑着说道:“二弟,我讲个秘密给你听。”

“大概在三千多年前,曾经出现过一个仙人,别惊讶,就是仙人,不是修真者,这是大长老的师尊尹元子证实的,你也知道他是修真者,所说的不会错。还是说那个仙人,他出现时衣衫褴褛,好像还受了重伤,应该是被人追杀,后来被一道强光打中,在他形神俱灭之前他说道:‘这个星球的修真者听着,我乃仙界楚帝,今被小人所害。如有人能集齐我留下来的楚天三珠,那此人便是我楚帝之徒,倘若能替我除去青帝与天帝二贼之一,我楚帝之位便是由他继承。哈——哈——哈,想我楚帝横行仙界数十万年,没想到会这样死去。有缘人,祝你好运。’话刚说完,他便形神俱灭了。后来有不少知道消息的修真者陆续来到海蓝星,也就是我们说的地球,只是三千年来还没有人找到楚天三珠中的任何一颗。后来有人猜测说不定已经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找到并带走了,所以后来来的人也就少了。不过还是有一些不死心的修真者想碰碰运气,还不时到这里来,我想当年我们遇到的传我们功法的那位,还有的干脆就留在这里修炼,比如大长老的师尊尹元子真人和二长老的师尊清无真人。”

兰海天听得很专注,他知道这么多年都没跟他说过,却又能被大哥这个等级的高手称为秘密的一定就是美国总统都想知道却不够格知道的大事,所以生怕漏掉一个字。但是听了这么久,震撼是挺震撼的,但是怎么没听明白这事和山口组的此次行动有什么联系。

陈力生和了一口茶,接着说道:“你别着急,慢慢听,这样的大秘密可不是谁都听得到的。”

兰海天尴尬的笑笑,“大哥说的是,我听着就是了。”

延伸阅读

封印成仙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xzzgrs.cn/go7f.shtml
大唐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清晨。临湖殿前。李世民一身黄金战甲,手持宝剑,目视前方的玄武门,

北道天狼之第一章(1)  http://www.xzzgrs.cn/noo7.shtml
“啪——”灯光像流泻的水一般缓缓淌过,暖黄色的光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客厅。屋子里没有人

凤凰诏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xzzgrs.cn/gn8q.shtml
温徽茵感觉自己被人指着鼻子骂□□*丝了,可是还觉得人家说得好有道理。晚上回去之后,胖

奥特之奥拉降临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xzzgrs.cn/y34h.shtml
*这一夜,是什么也没发生的第二夜。霍郁川醒来,见女人在沉沉睡梦之中,本来想找人送份早

梦想起航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xzzgrs.cn/p8kl.shtml
陆伟没等多久便等到了工作人员拿来的塑料袋,将赢来的**币全部放进袋子中后,一脸得意的

你的全部都是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xzzgrs.cn/gspd.shtml
“我该说你什么好啊,理查德!刚回学校第一天,竟然就打伤了一位同学!我该说你很会闯祸吗

不负使命打架  http://www.xzzgrs.cn/yv63.shtml
等到变频优回到家已经到了傍晚了,小心翼翼地打开家门,瞬间被阴沉着脸站在门口的妈妈吓得

网游之创世主之学习使我快乐之夏令营(10)  http://www.xzzgrs.cn/sgoa.shtml
第十章叶少卿到达了目的地,才知道,他们来到了腐国,好在他平时跟着管家先生比较多,所以

我和我先生的那些年[民国]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xzzgrs.cn/bg1h.shtml
流云帝国境内东部落日城外的一座山峰之上,简陋而又很少有人问津的小院内,一名身材清瘦的

今越的日常流水账之冤家路窄  http://www.xzzgrs.cn/bub3.shtml
莫韶华长长哀叹一口气,小宁不明所以的安慰她:“大小姐您别害怕,小宁等会儿去库房拿点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轮回六道在线阅读乌龙

    一般来说,待出嫁的女子是不宜住在夫家的,本想着安未央未出嫁前入住皇宫,也顺带找嬷嬷调教下礼仪。然哪知苏陌告知安未央后,就被她瞅的心有些虚。那本来乖乖在室内抚琴的女子,在听到他要送她去别处住,她立马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着他,足足盯了三秒,才道:“你过来下。”苏陌总感觉她那眼睛透的可以,但此刻那眼睛明明赤

  • 末日天使系统之本是同根生

    元华至尊作者九州长江浪2019.5.8武之路,无坦途,艰难险阻;亲相欺,朋相残,江湖险恶。天道无情,昨夕云秀宗丹堂天才遭奸人突袭英年早逝;天道有情,今朝元华镇落魄少主得美女相伴重生归来。修缥缈神诀,炼金刚霸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九州大陆起风云,云华少年称至尊。第001章本是同根生雨过天晴,风和

  • 快穿之无懈可击在线阅读第一章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雨过天晴作,以为题记。)…………天谴大陆西北方,干旱少雨,风沙漫天,吹转四季。七国之中最弱的显国便在此间,却偏自称大显帝国。显国帝都是座古

  • [红楼]圈养琏二爷发财了啊

    凌皓带他们用过饭以后还是决定带他们去珍宝阁看看,买不起随便逛逛还不行吗?珍宝阁应该是凌皓目前在宗门见过最豪华的建筑了,这个珍宝阁总共有有五层,凌皓目前也就只带他们去了第一层,珍宝阁呈宝塔状,越往上所需的贡献点越多,物品也更高级。以凌皓目前的财力在第一层消费都有点困难,混得最差内门弟子都比凌皓阔绰。“

  • 绝地求生之匿名玩家婚事

    以前,有泽曦的妈妈洛紫荷在的时候,加上自己的努力,在水家撑起了一片天。可是,自从洛紫荷走了以后,他的处境就每况愈下,寸步难行,好像一夜之间就失掉了所有。遭受这样的打击,水清木是非常抗拒的,一度的认为这些都是水泽曦害的,如果没有水泽曦,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爸,我回来了。”水泽曦回来的时候,看到大宅外

  •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在线阅读第六节

    17-葛青躺在莫琛家的客房的床上,徐窈跪坐在羊毛毯子上,趴在床边盯着葛青。徐窈:“葛青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只是觉得……”葛青屈指弹了弹徐窈光洁的额头,“下次有喜欢的人记得要告诉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徐窈捂着发红的额头,按照她本来性格肯定是要弹回来的,但是现在是她得罪了葛青,她也不敢乱

  • 玄幻之我为弃天帝在线阅读第9章

    “你就是熊凝?熊凝是女的?”衣沙有些结巴的问道。那女孩儿,也就是大熊的妹妹熊凝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这才慢悠悠的回答道:“你不是受我哥之托来看我吗?居然不知道我是男是女?我对你的来意表示怀疑!”。衣沙一怔,随即苦笑起来,这会儿他才想起当时为什么大熊回答的那么别扭,大熊让他出来后有空就来看看自己的家人熊凝

  • 原女主的逆袭[快穿]第十章在线阅读

    咖啡厅包厢隔音效果不错,随处装置在器皿里的咖啡豆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却熏得宁珞有些头晕。坐在对面的乔梦,纤细的手腕优雅举起咖啡抿了一口,才对宁珞说到:“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怎么会。”乔梦笑了笑,像是没有听到宁珞的话,话锋一转:“这三年过得怎么样。”“就那样吧,不好不差,过得去,大部人都是这样的生活

  • 天道进修中(快穿)分封诸将】

    只见吴俊振吐了一大口河水,醒来之后咳了几声嗽才反应过来连忙叫醒马维,两人向民夫询问道“这位老伯敢问此处是哪?”民夫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里是承天府钟祥县护城河上游。”说完民夫便起身离开了。这时马维就说道“吴兄,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速速撤离吧?”但吴俊振又不知道该往那里去?马维则根据历史记忆分析,他认为

  • 万人迷渣受改造计划快穿无奈

    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涕声,吵的紫嫣实在无法安然入睡,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看见古代的妈妈做在床边手持淡粉色丝帕在不停的擦试脸上所掉落下来的泪珠。突然间紫嫣感觉生活在古代也不是不好起码也有个爱自己,疼惜自己的人,抬起手擦下面前女子的泪珠,紫嫣轻轻的唤了声娘亲别哭孩儿没事,面前女子一怔随即止住泪水微微的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