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在下白少东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蓝苍白帝 来源:17K小说网

祁致远话音刚落,大铁门就被轻轻敲响。二人不约而同地扭头看去,都没有说话。

徐尧在问:“致远,你们没有事吧?”

祁致远低声说:“没事。你自己先回去行吗?”

安静几秒,徐尧有些不相信似的问:“刚才……你,你说什么?”

他们这问来问去,不知要何时才能等到回答。薛勤推推祁致远:“你走吧。”

“但我有话要跟你说。”

“那徐尧怎么办?”薛勤吸了吸鼻子,“你放着他不管,这样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祁致远有些不耐烦地反驳:“徐尧已经在跟高敬安交往了,还有我什么事?我让他走。”

说着,他抬手打开门。徐尧果然还站在外面,一颗晶莹的泪珠垂在脸侧,嘴唇微抿,模样委屈得我见犹怜。

“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啊……”他说着,抽抽噎噎地抬起袖子擦眼泪。祁致远身体微滞,正要说什么,却又用力晃了晃脑袋。

“没有,你怎么会做错事?”祁致远语气僵硬地说出这句话,努力回头看了眼,目光有些挣扎:“我有事要说……你先,回,回去。”

林渡看着祁致远额角滚落的大颗汗珠,终于发现他整个人的状态有些诡异,好像在拼命抵抗着什么。

“系统,这怎么回事?”

“我正在为您查询,请稍等。”

稍等是多久?他等得,祁致远却等不得。

薛勤没有再犹豫,伸手拉住了祁致远的胳膊:“你受伤了,还是先包扎一下再走吧?”

祁致远点了点头。

薛勤又抬头去看徐尧:“我有话要跟祁致远说,不方便透露别人。你可以先离开吗?”

徐尧面色隐隐发白,眯眼打量薛勤两秒,勉强笑了笑:“当然可以啊。致远,那我走了。”

“说吧。”薛勤拿了几片创口贴放在祁致远面前,“徐尧走了,你要说什么?”

祁致远盯着他看了许久,才轻声说:“你有人格分裂吗?”

“没有。”

“我建议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祁致远低头贴着创口贴,语气很认真:“你的性格变化真的很大。我有点担心,你是不是撞了一下,把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格撞出来了。或者……”

他这意味深长的拖延让林渡微微有些心惊,整个人都有些紧绷。然而,祁致远随后就说:“你在学习欲拒还迎,想这样让我主动靠近你?”

“……”薛勤抬手就在他脑门拍了一巴掌:“啊,是哦,我对你欲、拒、还、迎。那现在被我打了一下,你是不是更爱我了?”

“嘶……”祁致远皱起眉头:“不说这个了。薛勤,刚刚,你有没有觉得我哪里不对劲?”

“有。”薛勤在他身边坐下:“我发现你一跟徐尧走得近了,就哪里都不对劲。”

“那你有没有发现,你醋得好明显。”祁致远斜睨他一眼,嘴角微扬:“你这好好说话的样子,看着好像比以往要顺眼一些。”

“别说废话行不行。”

系统还在慢悠悠地查询着,林渡心中有些焦虑,语气也不太好。在完成目标之前,任何意外的情况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面对薛勤这样冷硬的一句话,祁致远几乎是习惯性地拧起眉头,抬手就要扯他衣领。

但就在薛勤平静的目光中,他已经伸出去的手,又慢慢地收回去,插进了裤兜里。祁致远额角青筋微跳,似在忍耐:“我没准备对你动手。以后说话也给我注意点。”

“行啊。尊敬的祁致远先生,麻烦您现在告诉我,您刚才到底有什么奇怪的感觉?”薛勤语气很温柔,却又莫名让人想揍他。

祁致远忍了又忍,低声说:“……你生气的时候,我好像突然感觉,自己从某种控制中逃脱了几秒。我回头看着徐尧的那一秒,脑子里有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他是谁?我为什么会喜欢他?”

“这想法一闪就过去了,所以也没来得及仔细感受,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祁致远说着这些话,表情是实实在在的,很疑惑:“之后,我再次打开门看到徐尧……不知道为什么,我原本想要正经地跟他说清楚,可话一出口就变得很……很……”

“宠溺?”

祁致远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啊,嗯。”

林渡垂眸不语。难道说,不同的系统还能同时对角色产生影响?

“宿主,您的结论差不多是对的哦。”系统终于慢吞吞地来解答了:

“万人迷系统为了让宿主体验到爽感,会强行干扰角色的真实情感,让他们在没有充足理由和立场的情况下,被动地对宿主心动。这种干扰是可以被外力破坏的,比如,另一个系统。”

“但是一般情况下,很少会出现两个宿主相遇这种情况吧?”

“是啊。”

林渡又看了看祁致远,这孩子还在发呆,显然是想不通了。

“祁致远。”

“嗯?”

“徐尧的事,我们现在还很难想明白。这样吧,以后你感觉他有古怪的时候,及时联系我。”

“你?”祁致远笑得有点假:“找你有用么。”

“……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了。”林渡懒得费劲跟他多解释:“信不信,随你。”

祁致远没有说话,林渡也有些头疼。

徐尧的宿主身份,无疑会干扰到他虐渣计划的进度。多一个敌人终究不如多一个朋友,要不然……

“那个,薛勤。”祁致远摸摸鼻尖,有点局促地看着薛勤袖口处露出的细瘦手腕。

在那有些苍白的皮肤上,还残留着他之前留下的暴力痕迹。

祁致远抿抿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莫名其妙就跟他睡了,然后……开始患得患失。

“以后跟我混吧。”说不出抱歉,他只能别扭地用这种方式来示好。

然而薛勤推了推眼镜,很平静地说:“不要。”

“你……”祁致远恼怒地咬咬牙,猛然抓住薛勤的手臂:“你绝对是撞傻了!要么就是人格分裂!起来,跟我去看医生。”

“不去!”薛勤挣脱开他的手,语气几乎有些不耐烦了:“祁致远,请你学会尊重别人好吗?我说过不再追着你,那不是开玩笑。现在,我们两个是平等的。”

祁致远愣愣地看着他。

“如果你不愿意尊重我,就请立刻离开我家,谢——”

“不要!”祁致远打断他的话,扑上来按住薛勤的肩膀,恶狠狠地盯着他:“你别逼我,薛勤……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这种程度的示威,在林渡看来就像是小猫冲着陌生人呲牙一样,傻得要命。

强忍住揉乱祁致远头毛的冲动,薛勤还算真诚地微笑了一下:“那你到底要怎么样?还需要我像以前一样,在你面前做个畏畏缩缩的小可怜吗?”

“……”祁致远眨眨眼睛,一时失语。过了几分钟,他嘴唇微颤,有些磕巴地大声宣告:“我们睡过了,不是吗?至少,我得对这件事负责。你别误会,我根本不喜欢你,只是不想……亏欠别人。”

薛勤笑得更灿烂了些。他目光移到祁致远红透的耳尖,又缓缓落回他脸上。

接着,祁致远听到薛勤轻声说:“好啊,你让我揍一顿,就当负责了。”

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要求,祁致远勉强镇定的表情险些没维持住。

薛勤伸手推推他的肩膀,祁致远才慢慢松手,起身站在他面前。他很困惑似的轻声问:“……你真的不再喜欢我了?”

“是啊。”

“就因为徐尧?”

“也不是……”薛勤推了推眼镜:“致远,你觉得这世上,真会有人愿意奋不顾身地、长久地喜欢一个暴力狂吗?我不是圣人,你打我我会很痛,也会难过,懂吗?”

祁致远垂眼看着地面,终于彻底变得沉默。林渡不知他是不是在反思,又或者,只是在努力为自己的错寻找借口。

不知过了多久,祁致远轻声问:“我做错了吗?”

“错了。”林渡忍不住叹气:“打人不对,特别是爱你的人。难道从小到大,都没人教过你吗?”

祁致远又安静了。他微微偏头看着薛勤腕上的伤痕,手指在口袋里反复蜷缩,放松。

林渡不知道他还要这样站多久,摆摆手,喊他:“祁致远?”

“那我现在改,还来得及吗。”祁致远目光很纠结地望着他:“薛勤,以后我都不再跟人动手,这样可不可以?”

林渡稍微有些惊讶,但没有表现出来。他点点头,目送祁致远慢慢朝外走。

快要离开时,祁致远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东西我的确不知道。但我会学。”

“嗯。”

“那在我学着变好的时候,你再等一会吧。”祁致远关上门之前,匆匆对他笑了笑:“不准去找别人,听懂了吗?”

随着大门合拢的一声轻响,林渡有些无奈地抬手按了按眉心。

说了半天尊重,结果祁致远还是这么霸道,真是对牛弹琴啊。

不过,要是少了这几分顽固,祁致远就不会成为小渣渣了。

而他的计划,也不可能进行得这么顺利。

延伸阅读

谦虎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y0y8.shtml
谦虎日用品是义乌市谦虎日用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是塑料制品、五金制品、百货等产品生产加工

鲍阿姨炸香鸡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cso.shtml
鲍阿姨炸香鸡是百世基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知名的品牌,鲍阿姨炸香鸡盟品牌成立以来就一

金笔作文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6yt3.shtml
金笔作文总部位于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是一家专门从事中小学中文特长教育系列项目研发

洁美干洗店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c8j.shtml
洁美干洗成立于1994年,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洁美干洗已然发展成为了一家专业的洗衣护

轩璐斯洗衣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bbi3.shtml
广州轩璐斯干洗设备有限公司2013年始建于广州,是国内专业家机器干洗衣物的洗染店,以

飚奇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pg8d.shtml
飚奇饰品是义乌市飚奇电子商务商行旗下产品,主营发饰、头饰、合金项链合金耳环饰品等产品

我主良缘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g9n2.shtml
暂无

博根英语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tll.shtml
教育在中国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领跑于众人,他们纷纷帮自己的

道蓝日化用品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ds6s.shtml
道蓝日化用品成立于2010年,位于中国美丽的港口城市宁波(宁海科技园区),是一家中、

美思达加盟  http://www.laser-surgery-plus.com/nkvj.shtml
美思达童装总部是男童小西服、男童燕尾服、男童休闲装、男童休闲装、男童小礼服、女童大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万界最强下载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天山之巅,白茫茫一片,一鹤发童颜的老道手持拂尘立足山顶,强忍住周身无处不在的冷意,对面,一个秃顶老和尚手持禅杖,身披袈裟,冻的牙齿乱颤,瑟瑟发抖。两人今日约定,在天山之巅,一决生死,分出道佛高下!但现在,两人心中都有些后悔,在这地方决斗,酷是酷了,但冷风从袍腿中直入核心,一种蛋蛋的冷意,弥漫在心头,

  • 都市之地府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三章

    封建否认了,他把手上手套脱下放在旁边的废物篮里,歪头挑眉睨了眼栾昱,“怎么这么问?”栾昱想到刚才床单上的裂口,含糊过去,“孤寡老人都比较喜欢养动物。”封建“切”了一声,“人家有年轻小老婆,什么孤寡老人。”封建不知想到什么,表情逐渐猥琐,“话说,你才是孤寡老人吧,咱俩都认识八年了,当年你二十岁没对象就

  • 一生桀骜难再回头第八章

    蒋兰欣在门口与母亲杨氏告别,杨氏拉了她的手细细叮咛了薛建邺的身体问题,又交代了刘妈妈几句好生照顾小姐,别让小姐受委屈,方才离开。蒋兰欣领着刘妈妈和翠微一同去临渭阁。而此刻临渭阁门前,蒋氏跟前最得用的婆子林妈妈正在门口等着。小丫鬟玉琪不解问道:“天儿这么冷,林妈妈为何不去屋子里等,大少奶奶又不是客人,

  • 养个狼崽是会被亲的在线阅读第七节

    凯特豁然站起,却又摇摇晃晃地坐了下来,老头拍了拍凯特的肩膀,淡淡地说道:“不用试了,这是上古秘药毒龙散,中毒后全身无力,不能使用魔法和斗气,传说连巨龙也可以毒倒。”“厉害厉害,不愧是千年来最有可能成为紫袍药师的兰特大师。”一群人走了进来,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男子,金色长发,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紧跟着的是

  • 重生之怨偶佳成罪人不罪

    平京城,夜无月,雨落星稀,一处府邸此刻寂静无声。不管地上的尸体和伤者纵横错落,也不管亭台楼阁一角坍塌下的血流如水,杨威沉默地向前走去。他双手紧握一柄血刀,刀横于胸,雨洗刀身,血落于地,溅起无声的波澜。……“苟活四十年,今朝不为活命,只为家族赎罪!”,杨威没有看向身后,只是对着刀光沉声说道。“吾等愿随

  • 玄幻之轮回十转之宇宙中的巨掌

    广阔无垠星空是最让人生出向往的地方,星河的炫丽多彩,一颗颗陨石的浩不可挡,神秘无比虚空裂缝时不时的出现在各大星域中,令人畏惧,让诞生在这宇宙中的生灵无不敬仰着这片宇宙。随着时代变迁,岁月流逝,一转眼间已是沧海桑田,就连太多太多的星辰都化为尘埃散去,可想而知,时间的力量是有多么可怕。而这一日,沉寂了无

  • 乖乖熊与咘咘兔在线阅读第3章

    小宋看向了段燃,“老板……”“无妨无妨,”黄山虎挥了挥手,示意小宋坐下,“以后这个人就是咱们公司的小老板,看到他和看到我是一样的。”段燃满脸都是疑惑。黄山虎冲段燃眨了一下眼睛,段燃的胃里一阵翻滚。小宋回忆道:“一个月之前,我还没和咱们公司签约,林东峰把我喊到了他的办公室,给我详细的说了一下签约他们公

  • 九州红尘客被下了药

    “不要……”嘴唇微启寒忆儿发出了勾魂的声音,她根本不知道此刻在干什么,她只觉得身体好热:“吻我……”向男人所吻她从未干过,与张远交往了一年她们也不过托托手,亲亲脸颊而已,而现在她却主动向一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要吻,她心底是那样的无地自容,可是身体却是那样的渴望。云傲天鄙视的看了一眼床上寒忆儿……他从未

  • 七零年代小甜椒在线阅读第5节

    心剑来自于心,剑由心生!才是至高的武功境界。以身为剑固然高超,但却不是至高的境界,因为身体的桎梏,以身为剑也会受到局限性,这仍脱离不了剑的本身含义。心剑是剑的一种新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涅槃,这样的境界,才是心剑的境界!生前的他,曾闭关尝试冲击过无数次,但是始终摸不到那种境界的门槛。可这次却不同,在危

  • 某人生赢家的都市无限在线阅读第5章

    司临夜不由反思。本来他想给儿子,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却忽略了他不过还是个孩子,还是个本就缺少母爱,渴望人陪伴的小孩。现在想想,他确实不该对他太过严厉。司临夜思考完,转身看向凤初暖:“谢谢,还有对你没偏见,只是不喜欢。”说完,司临夜干净利索的抱着司博轩离开,徒留凤初暖站在原地,猛翻了个白眼。不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