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皖若人间雪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绯色玲珑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云染回到酒楼直接从侧门进的,不多一会儿掌柜的袁贵就得到了消息匆匆赶到了专属于云染的后院。

烛火摇曳的房间内,云染正撑着额头,百无聊赖的玩着茶杯盖。

袁贵弓着身子,低眉顺眼的道:“小老板,您回来了,可曾用了晚饭?要不要小的去准备……”

“不用了。”云染没胃口吃东西,本来想拒绝的,转念一想,跟来的孩子还饿着肚子,便又改了口:“带这孩子去吃点东西吧。”

袁贵看向旁边那个小男孩,不由非常惊诧,竟然带了孩子回来?瞧着这年纪莫不是……

云染抬着眼皮瞧他心思活络起来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乱猜了。

云染将茶杯盖放回去,稍稍支起身子对袁贵吩咐说:“这孩子现在没了家人,你先帮着照顾几日吧。”

袁贵听了点点头,“您放心,小的一定尽心尽力照看着。”虽然还是有些捉摸不透老板的用意,但袁贵也没多问,面露和蔼的笑容冲着那怯生生的孩子招招手,然后牵着他出去了。

云染转过头果然见阿展一脸不解,不由笑了笑,阿展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袁掌柜已经五十岁了,未能育有一子一女,一直都想抱养一个来着。如果这个孩子合他眼缘的话,就放在他膝下寄养吧。”

阿展这才恍然大悟。

云染手指敲击着桌面,想到什么眸子微微闪动一下。

他一向不是容易心软的人,今天要不是因为……他也不会把这个孩子给带回来。既然带回来了,那就好事做到底,必然给他安排一个好去处。袁贵为人忠厚,他夫人也是心善慈和,孩子如果真的去了他家,不说大富大贵,至少不缺吃喝,不会被打骂了。

前后不过一刻钟,袁贵又回来了,一拍脑袋,对云染道:“小老板,您看我这记性,有件事情忘记说了。”

原来在云染回来之前,酒楼里有人闹事,幸亏有位年轻的大侠出手帮忙,才没使酒楼损失惨重。袁贵为他准备了一桌饭菜表示感谢,但是那少侠却面有难色的向他询问酒楼里有没有他可以做的事情,好换取的工钱或者有个可以住的地方。

“小的想着,近来生意越来越好,厨房后院里打杂的人的确是不太充足,我看他年轻力壮的,又诚诚恳恳就自作主张的将他留下来了。而且,他身边还带着个孩子,着实是需要钱……”

“行了。”云染听了一半就打断他挥挥手,“这种小事你做主就好了,下去吧。”

“诶。”袁贵应了,躬身退下。

袁贵走了之后,云染让阿展也回隔壁小屋休息去了,他望着烛火发了一会儿怔,脑袋里沉沉的却一丝睡意也无。

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他漫步坐到了院子里的石凳上,带着未解的醉意身子前后微微晃动着,扬起脸看向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刚脱下外衫的阿展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连忙拿着搁在床边的剑飞快的从自己的小屋里跑出来,守在云染身侧。

云染回头看到阿展的出现,倏地就弯起眸子极其短促的笑了一声。

他那一回只是路过发现有个十来岁的小乞丐在跟狗抢东西吃,突然间意动想到了某个人罢了。遇上这样的情况那个人总是会不厌其烦的去尽力帮助。他当时只是随心而为,顺手在路边买了几个馒头递给了那孩子。

然后他极其难得的一次发善心,就换来了那个叫阿展的孩子的一片忠心耿耿,四年过去了,依然如故。

如果云染不是讨厌睡觉的时候床边有人,他恐怕会连夜里都寸步不离的守着。

阿展会写字,会武功,但是不会说话,也不记得自己的身世,云染在寻找父亲的时候,也会顺带着看看有没有阿展身世的线索,但可惜了,一样的毫无收获。

夜里,风开始带着些凉爽。

云染知道被阿展发现了没有睡觉,他也是一定不会回去睡的,便招了招手让他再去拿了一壶酒来,直接揭开酒壶盖,几乎是一饮而尽,把阿展都吓坏了。

云染喝完却哈哈笑起来,笑得张扬而肆意,脸颊透出一片动人的绯红。

他抱着酒壶,忽闪忽闪眼睛望着夜空自言自语起来,一字一字的,语气非常缓慢,“我真的……真的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他。”

云染偶尔会在喝醉了后,会让阿展吐露一些他根本无法听懂的醉话,今天却……好似有些不一样,他好像在安静的诉说什么,语气里没有任何悲伤,但是听得阿展心里莫名的难过起来。

而且,阿展还隐约的察觉他那双一向凌厉的双眸中有水光一闪而过。

“……五年多,快六年的时间了。”

“他跟以前没什么两样,还是那么,那么令我生气。”

“阿辞,为什么要叫阿辞?是因为我不辞而别吗?”

“混蛋!我走还不是因为……”

“他为什么要出现?我都以为我忘记他了,可是,可是今天知道外面的人是他,我还是难以自控的跑出去了……”

“陆长亭啊,陆长亭,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绝对,绝对不放过你……”

胡言乱语一番,终于是撑不住脑袋软趴趴的倒在了石桌上。还好云染很轻,阿展几乎是不费功夫的就把昏睡过去的云染给抱进房里去了,阿展忙前忙后的给他擦脸,脱鞋脱衣服盖被子,最终还是不放心,索性就环抱着剑歪靠在床边守着。

云染睡到第二天晌午才醒过来,喝阿展准备的醒酒汤,沐浴更衣之后便在书房里看账本。也不知道是因为宿醉过后头疼,还是因为见到那两个人心绪受到了波动和影响,他看了好一会儿,账本却始终停留在那一页。

云染心烦意乱,索性起身,“阿展,我们出去走走。”

阿展点头,默默的跟随在他身后,陪着他一起出去。

结果两人才刚走出院子就没几步,就循声瞧见一个孩子火烧屁股似的大喊大叫的的闯进来,“别跟着我,别跟着我,走开走开!”身后有汪汪汪凶横的狗叫声。

云染定睛看清那孩子面容之后,瞳眸微微亮了亮。

这里是云染住的地方,酒楼的人是不敢随意跑进来的,阿展见有人跑进来,正要去将那孩子赶走,云染却横手拦了拦,嘱咐说:“把狗赶走就行了。”

阿展领会了意思,照做了。

大狼狗被阿展给赶跑了,而被狗追了得满脸通红的阿辞终于是心有余悸的长吐一口气,通红着小脸蛋累的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云染没有过去,反而在一旁荷塘边的大石头上悠然坐下来,展开手里的纸扇轻轻摇着。

没等片刻,回过神来的孩子起身挨挨蹭蹭的靠过来,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有些不确定的望了望云染,然后惊喜的笑了,“是你啊!”

“是我。”云染瞧着他灿烂的笑颜,点了点头。

阿辞又忙靠近了些,黑亮的大眼睛望着云染的脸诚恳的说:“谢谢你刚才救我。”

见他跑得满脑袋的热汗,云染将手里扇子不自觉的就换了个方向,替他边扇风边微微扬声笑问:“你怕狗?”

“怕,小时候差点被狗叼走啦!”

小孩子应该不会拿这个说笑的,云染动作一顿,眉眼顿时冷凝下来,追问:“哦?怎么回事?你爹难道不管你?”

阿辞一听笨爹被冤枉了,连连否认:“才不是,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爹才会管我了,他很疼我的……不像我娘,生下我后就消失了,这么多年,也不来找我……”说着说着话题也偏了,也似被触及到了伤心事,语气低落了下去,眼眶也迅速红了。

云染表情凝固,眼睫颤动两下,啪的一声收回了扇子,眼神有些不自然的看向别处,嗓音有几分滞涩,“你娘……或许觉得,让你跟着你爹生活,才是最好的选择。”

阿辞揉了揉眼睛,隔了一会儿才难受的说:“大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苦衷,我知道的。”

云染闻言怔了怔,收回视线静静的望住他的小脸,只觉如鲠在喉。

“可就算有苦衷……也应该回来偷偷看看我嘛。”小孩终于还是忍不住嘟起嘴埋怨了一句,声音不大,却透出一股浓浓的委屈跟失落。

延伸阅读

鸿豪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d1pk.shtml
鸿豪银饰是银饰品、白铜饰品、黄铜饰品、项链、戒指、手镯、手链、耳环、耳钉、DIY配件

艾美创投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gz2x.shtml

丝乡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dxa4.shtml
品牌定位——丝绸文化自然生活化服饰家居加盟支持1、开业前的专职指导:2、店铺装修的支

茶鸡杯子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he5.shtml
茶鸡杯子作为小吃行业中的翘楚,一直是备受众多消费者以及业内人士的瞩目的。多年来无论是

欣果铺子零食站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6wzg.shtml
欣果铺子零食站是广州韩之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欣果铺子零食能量站是国内引入“快

迪曼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6tb4.shtml
企业简介江苏无锡迪曼软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软膜天花及膜结构设计、安装、销售一体的华东

惠晓衣物救治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gqjx.shtml
郑州惠晓衣物救治中心创始于1992年,是国内成立早的服装、皮具、品救治企业,是衣物救

千千美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prv8.shtml
千千美沙发是橡木床、香樟木仿古沙发、橡木.胡桃木休闲沙发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狼迪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dc39.shtml
狼迪饰品总部主要从事饰品、旅游产品的开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个人独资企业,主要产品分

圣美绮家纺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6b0y.shtml
圣美绮(Semech)是桐乡市圣美绮纺织有限公司独立开发设计的自主高档家纺品牌,行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二次元发展到无敌第三章

    6月28日早上咱们穿越吧开机,众人的车到了金山岭长城后,一一下车,予小彤第一个下车,这倒霉孩子穿着一身橙色西装配着黑衬衫下车后直喊热。第二个下车的宋晓宝一身休闲装已经和予小彤聊起来了,关心的话题居然是这里山青水秀悬崖峭壁的,会不会是有野人,也真是奇葩了。黄晓蕾第三个下车,一身黑色礼服裙清凉的走过来,

  • 一顾很倾情在线阅读第10章

    炙热的阳光下,松软的沙地里,那燥热的空气变得凝重。沙地上,吹起丝丝干燥的西风,像无数把无情的刻刀刮着那小孩的心。枫叶漫漫红如血,似少年心底里汹涌的仇恨。少年很快从那段悲痛的回忆中回过神来,一阵秋风吹过,枫叶林里,那像是被暗红血色染过的枫叶吹落了几片,像是停留在空中。翻转,沉淀,漂浮,跌落。枫叶就像那

  • 直播:大熊猫的悠闲生活之命运中的守护者——吾名为青魔?

    “别,别过来啊!”山林中,一人一狗,正在飞窜。张天赐被那小奶狗一路追击,跑了好远,都跑到了村外的树林中。他此刻看着身后那活蹦乱跳的小奶狗,脑海中那疯狂的声音就没停过。“喂,少年,老夫跟你说话呐!”“干嘛都不回老夫一句啊!”“还说老夫是怪物,甚是无礼啊!”“你,你这狗怪,别过来!我,我乃历国皇子。堂堂

  • 幸运(一吻定情2013)第8章在线阅读

    晴明褪下一件小袿给颜静披上“别冻着啊,阿静。”被晴明这下一打断,颜静也没开始那么激动了,坐下来平复一下呼吸,晴明顺手给她倒了一杯茶。“那么,是怎么剥皮的呢?”颜静双手捧着温暧的茶杯“六女公子的院子里不是有一个人深的小坑吗?”说着还比划了一下,血迹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凶手是把女公子埋在那坑里的,只留一个

  • 盛世枭宠:穿越王妃超霸气第九章

    第009章柳婶应下来后,当日正午,便趁着小厨房一众人都在时,将这事给讲了。众人先是面面相觑,神色各异,而后方才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了。有惊讶这件事的,也有忙着撇清干系的。南云也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这件事上,嫌疑最大的自然就是与南云同屋的那三人。早些时候南云专程一个个来问过,但那时她们谁都没当回事,只推

  • 想见你好难第3章在线阅读

    晴明先生,妾身已经……等你很久了。这女子的声音渺远得好像跨越了十分遥远的时间,方才抵达他的耳畔。“你是……谁?”贾晴明疑惑地绕过屏风,向神秘的所在探寻去。最近出现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于是那拓在屏风上的女子身影,跳脱为一位温婉的女子出现在尽头处,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子。她身穿一件合体的汉服,宽松的长袖

  • 爱,死亡与风尘绘在线阅读第5章

    很快一天过去了,两人回到林家村时,左少田发现幺九站在林公公屋前,似是在等候两人。“此子潜质很不错,趁现在还没有深入,我觉得还是让他另修他法吧,可别耽误了他啊。”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两人,幺九避头就是一句。“不然,我觉得此子与你甚是有缘,我想你的心法很适合他修练。”林公公笑了笑,十分肯定地回答。幺九皱了皱

  • 娇宠女主的悠闲人生[穿书]第4章在线阅读

    重生的第一个暑假如期到来,因为今年有京城奥运会,所以班级很多**学都在学校附近的柳桥镇租了房子,看比赛,当然也有同学是因为暑期兼职或者打工需要。6月30日学校放假,前一天,也就是29日,许文强到镇上租了房子。当然,房子是精装修,配置也是高配,现如今没必要委屈了自己,他租了个套间,3室1厅1厨1卫,空

  • (网王同人)遇见开始之答应赵平德(8)

    “在座的各位内心里面一定不想浪费这次来之不易的活命机会,大家心底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尤其感恩,但同时有点愧疚。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你们不用愧疚!赵馆长宅心仁厚,有奉献精神!大家都应该齐心协力生存下去!不要辜负赵馆长的一片好意,毕竟救你们的人也是希望你们能在赵馆长带领下生存下去!”赵平德喝了口水,润润

  • 我们相爱吧之超能力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夜黑如墨!一架MI-8军用直升机穿越一片原始森林来到一个巨大的天坑旁,天坑方圆数十里,远远一看就如一个巨型的黑锅,置于一片苍茫翠绿之间。天坑幽深如雾,一片漆黑,完全深不见底。直升机飞到天坑上空,盘旋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惊起一群熟睡的飞鸟,“哗”的一声,所有的鸟儿伴着尖锐的鸣啼声四处飞散。待惊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