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傀儡一号之第九章(9)

作者:比利比利轰 来源:17K小说网

萧青从睡梦中醒来,觉得自己的身体甚是乏累,像是使用过度了一样,他张开眼看见熟睡的某人的侧脸,瞬间想起了被自己在梦中折磨的要死要活的色仙君,没办法,这两人实在是有几分像,尤其是侧脸,容易搞混,但是好在萧青还有理智,现在实在凡间呢。

他想下床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结果刚坐起来,就发现自身子酸软的厉害,尤其是腰部和臀部,一下子支撑不住,摔倒在身侧的男人身上。

重锦容半睡半醒中,将人抱起来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蹭了蹭,萧青挣扎了几下,被强有力的臂膀给桎梏了,“别闹,再要你身子受不了。”

合着他还觉得是自己上赶着的,萧青的脸都气红了,经历过一次的他当然明白现在的情况,又被眼前这长得跟那货相似的人肌肤相亲了,气死本皇子呢。

他在被窝里踢了重锦容一脚,重锦容身子一番,就控制住他作乱的小腿,昨天晚上太激动,到了后半夜看着他笑了一晚上,天刚亮才合上眼,现在自然是想再睡一会儿的,更何况也没啥活需要立马就干的。

萧青不想维持现在的局面,这让他觉得局促又暧昧,两人的睡姿太温暖了,他唯一能活动的右手捏住了重锦容的鼻子,他就不信凡人,又不会吐纳气息,离了空气肯定是不能活的。

手刚上去就被男人火热的气息烫了个火热,忍住畏缩的意思,不一会儿男人就醒了,漆黑犀利的眸子全都是满足和喜悦,刚起床带着嘶哑的鼻音,低沉充满了宠溺。“小坏蛋,自己睡饱了不让我睡。”

萧青鼓着嘴巴一脸生气,“叫谁坏蛋呢?还有你快给我起来,打水,我要沐浴。”

重锦容看他嘟着脸生气的样子,早起就被迷得五迷三道,怎么能突然出现一个人,让自己这么对胃口呢,凑上前亲了亲他的脸颊,“昨天你睡着的时候,我给你擦了身子,干净着呢。”

一大早突然被突袭,萧青想打人,但是触及男人的俊脸,又有些意动,这张脸换种模样长在凡人的身上,多了份温暖和霸道,不再是清心寡欲、高高在上的仙人脸,更符合他的审美。

他是不会承认,当初还是原型在湖里被那个色仙君捡到的时候,他是一眼就被惊艳了,只是后来那人破了他的修为,辛辛苦苦九百年,啥都没有了,愤怒淹没了刚开始的那零星一点的喜欢和好感。

现在想起来要是能有这么一个和他如此相似的人,喜欢自己的话,自己算是对他一个小小的报复,但是眼前这人,自己绝对会让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代价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重锦容看了一眼窗外,发现人确实很多,站起身先穿自己的衣服,然后给还呆坐着的萧青一把抱了起来,萧青惊呼一声,打掉了他的手,“我自己穿。”这人仗着自己手长腿长,就开始随意控制别人的起居,他有记忆以来,还没有谁把自己从床上抱起来呢。

盯着萧青把衣服穿好,外面的门就被人强硬的撞开了。张大虎的父亲,张县令抬了具尸体,直接摆在了院子正中央,看正主出来了,眼里闪现一丝惊讶,怪不得能把自己的儿子迷成这样,实在是这男狐狸精的道行太高了。

重锦容将萧青拉到一边,“不知道张县令这过来是何事呀?大清早的就扰民,也不怕闪到了你的腰。”

张县令冷哼一声,气势颇威,“大胆刁民,昨天晚上竟然公然对衙门里的捕快出手,导致县里的胡伟当天晚上就没了,属于故意杀人,按律当斩。”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重大娘和重二弟的脸都白了,纷纷求饶,“县令老爷,您肯定是搞错了。我家重锦容不可能杀人的。”

萧青瞪了那县令一眼,这种一看就上来碰硬瓷的,你跟他求饶,根本就没用。只能想办法洗清自己身上的冤屈了。正想说话,被重锦容拉了一下,他只好住口了。

其实发生这个事情以来,重锦容一直不担心的是县令这边的反应,还是萧青对于他的反应,他想看萧青是不是会紧张自己一点点,他们经过了昨夜是不是更亲密一点。

萧青想为自己说话这就很好了,他不需要他的盲目出头,他自己解决掉这些麻烦的。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吗?如果上次在山上救的人,真的是京城的官员的话,那么只要给他捎个信,张县令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敢问张县令,人证,物证在哪里?当天晚上有那么多人看着这胡伟从我这里好好的回去,这说明离开我家的时候,他是活着的。那么今天他死了,很可能就是其他原因导致的,比如一些人为了某人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制造了胡伟的死亡来诬陷我,那么我肯定是要求仵作检验尸体的。也让胡兄弟死个明白。”

重锦容话音刚落,重二弟就着急道,“我那天晚上一直在屋子里,事情发生的经过我都知道,胡伟绝对是竖着走进来,竖着走出去的。”

张县令已经被儿子警示过了,自然知道重锦容的厉害,但是他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了,不管是衙役带的足,更准备了下一个大招。

“大家都知道,你是他的亲弟弟,肯定会向着他说话的。更何况我朝律法也有明确规定,亲人,包含你的夫人、兄弟、父母都是不能给你作证的。所以你和萧青的话,我们肯定是不会算数的,不然让我们听听昨天晚上其他证人的口供吧。

说罢衙役带着很多人进了院子,仔细一看,全都是昨天晚上闹过洞房的熟脸,只不过不同于昨天的笑脸相迎,这会儿他们脸上全都挂上了愤怒指责的表情。

萧青一看就知道要玩,这些人肯定都被这个狗县令收买过了。果不其然,在其中一个岁数小些的人眼睛肿看到了一抹愧疚。重锦容为人大方,平时打了猎,都会给附近的孩子分点当零嘴吃。

但是想起家里未来的三年都不用交赋税的话,那么不用吃树根和草叶,不用饿的肚子疼半夜睡不着跑起来狂灌凉水。

他只能违着心说谎话了,要怪只怪那个长得好看的萧家小少爷,要是重锦容没有娶他的话,肯定没有这事,昨日晚上傻子都看出来了,张大虎是喜欢这个嘴唇红艳艳,眼睛像一汪清水的落魄少爷的。

为了这么劝服自己,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他狠狠的瞪了萧青一眼,萧青了然的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胆小鬼,谎话精,以后肯定气运不成。他好像觉得自己被看穿了,在那汪泉水的清澈下,自己的卑鄙、黑暗无耻遁逃。他往后逃了一下,呐呐的没有继续说话。

而中间的那个妇人却一直不停的再说,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什么昨天晚上看见胡伟出了重家的大门就倒地不起了,她家住在重家的旁边,十来年的邻居了,自己家的儿子喜欢上了隔壁的重大郎,给她气的打了好多次都说不下。

但是心底里真正埋怨的还是那隔壁的重大郎,自己的孩子再坏,要是没有人勾着的话,哪里会喜欢的上男人,现在这下逮着机会了,疯狂的说个不停。

人群中的刘荞只能气的抹眼泪,对于自己的母亲不是不敢反驳,只是心底还抱了一点隐藏的希望,他得不到重大哥了,那么也不要别人得到。

他看不萧青春风满面,一副被重大哥疼爱和呵护的样子,要是重大哥因为他进了牢房的话,估计萧青在重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吧。倒时候看他那张脸能鲜艳到什么时候。

重大娘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只恨当初没借给他们粮食,让着姓刘的一家人当初饿死算了,也不至于今天在这里大放厥词,肆无忌惮的污蔑自己的儿子。

她上前就要撕刘荞他娘的脸,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让她再说。现场一片混乱,好在重锦容及时的将他娘给拉了过来,他娘瘦弱没有主见,打起架来可赢不了那些整天做力气活的泼妇。

“我不管这些人是怎么说的,反正人心难测,证词都是可以编的。我要看的只是验尸,你得给我解释清楚,我是怎么打的他,怎么死亡的。”重锦容扫了那些所谓的证人一眼,果然危难之时,最能检测人心。

张大虎看了看,从头到尾一直扑在尸体上痛苦的小娘子,苦笑道,“这人家胡伟的家人不让检验尸体,人家本来死了丈夫就挺伤心的了,这也不好强迫人家。”

“毕竟法律说了,尸体家属不同意检验的话,我们是不能擅自动人家的尸体的。只有没有认领的无名野尸,才由衙门做决定。毕竟圣人都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尸体是属于人家家人的。又不是你的。你没有权利要求检验。”

“更何况就算是能检验,我们也没有时间了,上头刚下来旨意,咱们县的苦役今天就该出发了,可是呢,正好少一个名额,所以都走不了。到时候时间延误了,这些苦役都得杀头。

“但是正好你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了案,衙门就同意商量了一下,让你先服苦役,等一年之后回来了,这案子咱们再审理。到时候该还你公道就还你公道,要是真冤枉了你,我们衙门就陪你银子,哪怕我们几个县官过来给你斟茶道歉都是可以的。”

“这次苦役要走的人,都已经等在你家的门口了,如果你不去的话,怕是他们都给杀头了,所以你是不去也的去,也是给咱们整个县做贡献。不然到时候要是上面的官员怪罪下来了,咱们这整个县里的赋税估计又要上调了,可能是百分之七十了。”

其他旁听的村民都吓着了,这现在的五十个点已经够受不了了,时不时还有饿的吃不上饭的时候,要是再加二十个点,那大部分百姓就得卖儿卖女才能活下来了,于是纷纷看着重锦容,全员断定他就是凶手。

太可怕了,萧青眼里的怒火更盛,如此狗官。竟然调动民意来威逼,而这些吃不上饭的百姓也不反抗,只能乖乖成为他手上的屠刀,用来砍向自己熟悉的伙伴。这样的狗官这样的村民,他都不知道修仙的人,整天搞得那些仁义和大爱都普及在那天地方。

重锦容察觉到身边的人的情绪波动,看他眼底红光明显,明显是在盛怒的边缘了,他袖子下的手轻轻安抚到。事到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这张县令利用这么多人在威逼自己呢。

在太平盛世,人人都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更何况在贫困交加的贫穷地方,人心更是薄弱的像一张纸一样,一点也经不起考验。可能今天因为帮自己说话了,改天就会受到张县令其他方面的为难。

毕竟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一大家子,就连他自己也是,牵挂着萧青和母亲弟弟。他可以理解这些人的作为,但是不代表他会原谅他们。

这个地方自己呆了这么些年,已经把自己憋的快要喘过气来了。尤其是近几年来,山上的树木和动物已经被他祸害的差不多了,因为他身体里燃烧着太多的力量,他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劲,挥洒不完的力量。

他怕伤着这些看起来很脆弱的村民,经常自己一个人到山上面发泄,那些大型的动物都是再和自己的过招中重伤的,但是那么多肉拿回来肯定很现眼,所以他都堆积着藏起来。

但是难免有其他一些胆大的村民上山发现痕迹,他们想不到那些一人多高的熊瞎子是人打下的,只当山里面来了顶顶厉害的动物,吓的都不敢上山,也就半年前萧老爷迫于生计,上了山,自己知道他们家情况,就故意暴露给他一个熊瞎子的尸体,不然以他那多年不锻炼的体格,怎么能打的过那么凶残的熊瞎子。

谁料第二次他竟然自己一个人上山去了,还恰好碰上了山里仅剩的几个活物。他受伤了之后,自己还一直挺过意不去的,要是当初不给他那头熊瞎子尸体的话,他估计就不会再次上山了,所以在听了媒婆说是萧老爷家的闺女时候,他才稍微松了口,他想看看萧老爷的伤势,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谁知道在那里一眼看见了自己的宝贝,也是让自己现在牵挂,放不下的萧青。他可以跟着这些苦役走了,但是萧青一个人在家,再有张县令的损招,萧青一个人该怎么办。

虽然现在来的人很多,但大部分是村民,都手无寸铁之力,凭自己的能力,全部解决也是可以的,但是就怕趁乱有人拿萧青威胁他,其实更怕的是混乱中萧青受伤了。因为心里有牵挂,这才是他这么长时间一直在这里忍耐和思考的原因。

延伸阅读

无序之序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0668mm.cn/g2rp.shtml
唐清宇在这个快要干涸的湖泊冰冻的湖面上,来回逛了几个来回,却什么都没发现,心道:《武

相女无忧鬼天魔兽二更  http://www.0668mm.cn/61ij.shtml
龙剑雨确实有些象他父亲龙啸泉,他有些无愧于战神之子之称。有一种战魂在身上继续。他已无

则天记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0668mm.cn/pexh.shtml
24号越打越兴奋,一挑三,一挑四,一挑五……每一头嗜血恶狼倒地的时间,从一开始平均1

小娇后日常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0668mm.cn/gdoj.shtml
盛霖大学美术系。“华哥,你都在这等了一下午了,也不见那万雨凝过来啊!看来那个万雨凝没

火星放逐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0668mm.cn/xb9z.shtml
狐狸们最擅长逃跑和隐匿行踪,因此无论萧思怎么追,它们早已逃得无处可寻,只是留下几搓被

基因锁链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0668mm.cn/pcnu.shtml
章宝银对于自己妹妹的不满视若无睹,仍旧飞快的吃着,不消片刻,那盘芹菜就被他消灭了一半

海贼:缔造传奇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0668mm.cn/xddz.shtml
黄得功?那个还算得上名将。对于此人,段飞似乎还有一些印象,只是记忆不深刻而已。“宣吧

不搭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0668mm.cn/ab5r.shtml
打开门,外面的土豆顿时就滚入了房间里。陈堂控制魔剑发射出几道小型的剑气,将门外的土豆

二姑娘之鬼拽脚(8)  http://www.0668mm.cn/xj5o.shtml
“喂,等等我!”我身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个声音冷阴阴的,听起来有一些像我爷爷的声

星途璀璨:她比总裁霸道第六章  http://www.0668mm.cn/s5bg.shtml
“真是搞不懂麟太郎和你们的新妈妈为什么要让你们搬进雄性的家?!雄性很危险啊!小然你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店小二与女魔头在线阅读第二章

    “师父,你说你没事老虐待我干啥,就不能找别人帮你试药么”封南在洞口嘟囔道。“呦,这不是封南嘛!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是不是被门主骂了啊?”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入封南的耳内。“我当是什么再叫呢,原来是炽宇啊”封南瞥了炽宇一眼说道。清风派有两位门主,一位是他的师父清风子,另一位就是炽宇的师父天玄子了。

  • 汉宫秋 南园遗爱似面非面?天道的测验

    “做面,又不能是面?这是什么古怪的测验。”萧诺微微皱眉,还来不及等他细想,随即眼前的餐桌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料理尽数消失,而后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足足有数千平米的巨大无顶厨房。这厨房内四周围绕着一圈石阶,这石阶有九层,每一层都摆放着各式食材,鸡鸭鱼肉牛羊马兔,蔬菜水果还有各种萧诺未曾见过的食材,活脱脱就

  • 重生之独宠盲医在线阅读第1章

    姜千秋重生了,他本来以为自己是死了的,没曾想最后那滴血泪还没落下,再睁眼就已经回到了十七岁那年。上一世的他是闲散皇子,不关心政事,不参与夺位,不婚不娶,因为过度追随自己二哥被传是断袖,但他还是一心相信并拥护他的二哥。不料天真如他,无脑有罪,事实就是他被他爱着的二哥利用,死于牢中,罪名是弑父,可以让他

  • 忆欢在线阅读第八章

    继续求收藏,鲜花,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凤凰作为百鸟之王,飞行速度那是杠杠的。只用了半个小时,王莫邪就来到了888号新手村附近的一片乱葬岗。这里到处是凌乱的墓碑和杂乱的土丘,阴风阵阵,一些蹦蹦跳跳的僵尸在附近游荡。王莫邪又飞了一阵子,确定下面没有玩家后,在乱葬岗的边缘地带降落了下来。他再次确定四

  • 循环体在线阅读第5章

    我到底怎么,那一切都是梦吗?忍摸着左边眼镜说道周围百丈都是一片光秃秃的大地,一个个巨大的脚印深入大地,震撼人心!这是那只怪物弄的?忍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不行,我得收集关于这个大陆的一切!忍起身说道呦!好久不见了,兄弟!忍只听见前方传来一位少年的声音噔噔!忍向后退了出去,而后一支黑色长矛从天落下**

  • [香蜜沉沉烬如霜]金风玉露之第三章(3)

    那王媒婆过来给呦呦梳新娘子头时,呦呦不光没给人家脸色看,还十分的客气,命自己的丫鬟打赏了对方不少的金银首饰。原本已经做了好几天的心理建设,准备着今天要挨骂的王媒婆,摸了摸胸前衣襟里面那鼓鼓囊囊的好东西,恍恍惚惚,如坠云间,总感觉不太真切!!!她可知道,这谢府的小姐不是什么善茬子,生怕对方憋着什么整人

  • 重生1997除名和流放

    “不错!你这个逆子!升龙即将突破结丹,哪里能让你这个整日无事生非的败家子前来打扰!你知道结丹是什么吗?升龙一旦结丹成功,必定会彻底振兴我萧家的声威!而你……”萧应天此刻眼睛里已全无父子之情,骨肉之义。世家大族的联姻才是重头戏!与聂家联姻,不光萧升龙可以成为年轻一代的翘楚,就算是他萧应天,也可以取得聂

  • 娇小姐的宠夫手册在线阅读先和沐阳SOLO

    她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打开一看,果然是“沐阳”发来的,有九条,另外一条是新闻推送,先看了新闻,再打开沐阳的聊天对话框查看。信息从六点半开始,最新一条是十分钟前。【你吃饭了吗?大男人要守信用,别网上答应了不当回事别喝酒如果输了别说你认识我拒绝和你打余下22局人呢?还没空?】看完留言时,沐阳的信息陆

  • 和人民币玩家网恋[全息]树下对弈

    秋日的清晨,东方鱼肚白已然微微露光,雾气弥漫浮动,笼罩着江陵。在老皮眼中,简宁一直是个自律到令人发指的人。每天卯时一刻准时起床,而后在长街上散步,由缓至疾,最后绕着江陵府跑了起来。自简宁到江陵府这十多天来,江陵府的街道上就出现了这样一道风景线,一个年轻公子在前奔跑,气息沉稳。后面跟着一个脏兮兮的矮胖

  • 异次元爱情[综]第十章

    吃过午饭,商素捧着一杯碧螺春,陪父亲在池塘边钓鱼,小时候她就知道,这是最磨练一个人耐心的**,在钓鱼的过程中,不但不能高声喧哗,还不能频繁拉动钓杆,直到鱼儿上钩的那一刻,长久的等待才变得有价值。记忆中,商素从来没有钓上过一条鱼,不是因为她不擅长等待,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鱼已经变得比人还狡诈了。“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