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仙坟场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天若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间一入六月,苏家的气氛就逐渐凝塞起来,就连府中的下人们走路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生怕打扰两位少爷温习功课。

如此紧绷的气氛,一直维持到院试开始那天。

一大早,天色还未亮,苏家人就早早起床,陪两位考生一起用朝食。

苏父见苏母虽然故作镇定,但神色间难掩紧张的痕迹,笑语安慰:“允哥儿和臧哥儿基础扎实,学识积累足够,只要不是运气太差,应没有多大问题。”

苏母忙推他两下:“瞎说什么呢,大好的日子,哪里会运气差,呸呸呸!”

苏润允和苏润臧刚刚起床,也没有什么胃口,但想想待会儿还得在贡院外排挺长时间的队,愣是吃到了九分饱。

两人稍微喝了些茶水,就匆忙起身,准备离开。

苏润允对苏母安抚道:“娘您不用担心,我们自会您争气。”

苏润臧也提起考篮:“娘,时间还早,你和大姐姐再回去歇会儿,我们去了。”

苏母连连点头,想要再叮嘱几句,又怕说多了他们紧张,最后只道:“你们也注意保暖、吃食,还有身体。快去吧,迟了路上车多人挤。”

几人诶了一声,苏父便带着苏润允、苏润臧出门坐上马车,由老陈头架着前往辛图城贡院。

直到他们父子三人离开后,苏母面上才显出惴惴,嘴上念叨着:“早知道,咱们也跟着去送考好了,也能亲眼看看,省得担心。”

苏满娘抱着苏母的胳膊,柔声安慰:“娘,咱家的马车空间不大,咱俩再去,就有些太挤了。而且就算是送,也只是送到贡院前的一段,之后他们还得下车挤着走过去,咱们去送的意义不大。

您若是实在担忧,就在家给他们拾掇拾掇院子,种些花啊草啊的,估计两位弟弟回来看到,一定会非常惊喜。”

苏母叹息一声,虽说还是担忧,最后还是被苏满娘哄着回到了房内,睡了个回笼觉。

醒后果真带着人风风火火为两个儿子清扫屋子,倒腾院子,忙碌得不亦乐乎。

此次院试,由于苏父尚在孝期,苏润允和苏润臧的作保人选择的是苏父的另一位同窗。

他在贡院外看着两个儿子排着长队,被两重兵士仔细检查过成功放行,重重舒出一口气。

他能做的只能到这里,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

苏牧璟揣着满腹担忧,让五福和四喜轮流在此等候消息,就坐上马车赶回苏家。

秀才院试,需连考三场,每场三天。

由于今年的夏季格外热,这几天不断有人因腹泻、中暑等问题,被士兵拖出贡院。

苏家人这几天,几乎是一路担忧过下来的。

苏满娘更是在每三天的下午,亲自去贡院门口等待和接人。

索性苏润允和苏润臧的身体一直都还不错,归家后除了略感疲乏,好吃好喝好睡上一通后,第二天就能精神满满,不让家人担忧地去参加下一场考试。

院考的最后一天,苏满娘与六巧提前来到贡院外。

由于今天贡院外来的人特别多,贡院被封禁区域外,停留的轿子和牛车马车数目多不胜数。

她们花了挺长时间,才在距离贡院位置有些远的泰和酒馆旁寻到苏家的马车。

老陈头正蹲在树荫下擦汗,见到苏满娘过来,连忙躬身行礼,讷讷道:“小姐,您今天过来得怎么这样早?”

苏满娘让六巧给他递过去一个水囊,笑道:“我担心大弟和二弟,就提早过来了,没事,你先在这边等着,我们去贡院旁寻五福和四喜去。”

老陈头诶了一声,接过水囊,“五福和四喜就在贡院最前面那一排大柳树下,人可能有点多,小姐您到了喊他们一声就行。”

苏满娘应了,又与他打听了下最近贡院这边有没有什么大事,就揣上汗巾、水囊等物,往贡院门口去与五福和四喜汇合。

五福和四喜很好找,两人头戴一顶柳树条儿编的草帽儿,和几个书童下人蹲在一起苦哈哈地一边抹汗,一边摇着扇子。

见到两人,六巧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大声道:“五福,四喜。”

五福和四喜擦了下流到眼睛里的汗,笑着迎上来:“小姐,六巧。”

“怎么样,怎么样?”

五福憨厚地挠了挠头:“天气太热,今天一天就被抬出来二十三个了,但都没咱们少爷。”

四喜也跟着点头:“两位少爷身体强健,想来问题不大。”

只说之前守孝时,两位少爷每隔几天就陪大小姐一起爬山,全都是一口气到顶,就知晓他们肯定比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身体强健。

苏满娘松出一口气:“那便好。最近这天儿实在热得紧,估计他们即便没有中暑,这连续几天下来,也是遭了大罪。”

关于这一点,三人都没反驳。

只他们现在躲在阴凉地都被热得身心烦躁,更遑论是两位少爷在里面坐在一个窄小的号房里,还要专心答题。

正说着,几人就看到又一位中暑晕倒的学子被抬出贡院。

那学子双目紧闭,面色赤红,两个兵士将他抬出后站在贡院门口大喊:“阳志县张会宁,谁家的,快来接走。”

周遭一片寂静。

两个兵士有些不耐烦,又大声道:“阳志县张会宁,可有认识的。”

周遭人等了又等,才有一个衣衫整洁的下仆站出来,道:“我们家中少爷与这位公子相识,麻烦两位兵爷了。”

两位兵士不耐烦地念叨了两句,也不管他们怎样将人怎样处理,径自抹着汗又钻回了贡院。

众人见那学子虽说因中暑形容狼狈,周身的布料却昂贵非常,难以想象竟会无人前来接考。

六巧将额前汗湿的发丝全部捋到脑后,用帕子扇着风感慨:“也不知他家里人都忙什么去了,不会都在家里躲凉,把这事儿给忘了吧。”

苏满娘也不理解:“估计是不上心吧。”

至于被事情绊住,能穿得起那种布料的人家,怎么可能会缺一两个小厮?!

几人略略感慨一番,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因为很快,又有新的中暑学子被拖了出来。

时近酉时,天色将暗,随着一声响亮的锣声,贡院大门被从内打开。

一个个被热得面色涨红、身上带着浓重馊臭味儿的考生,拎着考篮从贡院内一步一步走出。

外面本就等候了许久的人群,一下子喧闹叫嚷了起来。

苏满娘几人也很焦急,在一群群穿得差不多的考生中寻找两个人,相当考验眼力。

最终还是苏满娘率先看到了正一起打着晃儿出来的苏润允与苏润臧,她面上一喜,连忙指使着五福和四喜挤过去:“快快快,在那里,在那里!”

“大少爷!”

“二少爷!”

“大弟!二弟!”

……

一阵极致的喧闹后,五福和四喜终于扶着腿软的苏润允和苏润臧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苏满娘忙将两只水囊递了过去,看他俩咕咚咚喝下大半,又递上两只湿帕子让他们擦拭。

“马车这次停得有些远,你们再坚持一会儿。”

苏润允气弱笑:“不过是有些脱水罢了,哪有那么严重,姐你别担心。”

苏润臧也点头:“我现在就想回去泡凉水澡,为了这个目标,多远我都能走。”

说完,几人就忍不住笑。

见两人精气神尚好,苏满娘也松出一口气:“家里娘都准备好了,洗澡水,冰镇酸梅汤,还有各种小凉菜,回去之后全都有。”

“那感情好。”

“从未像现在这样想家。”

“哈哈哈。”

院试已毕,苏满娘就没有再过多询问,一行人穿过拥挤的人流,边向泰和酒馆方向走,边说着最近的趣事。

正心情轻松着,却在即将抵达泰和酒楼时,远远见到老陈头正被两个小厮堵在一起推攘。

苏家人都知晓,老陈头虽然话少,憨厚,在某些事上却格外执拗。

就比如现在,旁边那辆后来的马车,愣是想要挑拣着他这个软柿子,占他这马车的地儿。

那两个小厮年轻力壮,还有一身气势汹汹的狠劲儿,眼看就快伸手打起来了,但老陈头他虽说没怎么还嘴,也愣是没有退缩,只梗着脖儿站在那里,就是不动更不让位置。

苏家人互视一眼,连忙跑上前:“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敢伸手一下试试,打坏了人,我们转头就把你告到官府去。”

见到来了主人,那两位伸手的小厮忙不迭将手缩了回来,笑:“哟,这是回来了,既然回来了那就请你们将这马车挪下位置,我们这可是阳志县县丞大人家的马车。”

阳志县县丞?

苏满娘眼底闪过一丝疑惑,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

她看向六巧,六巧忙向她低声解释:“就是之前总看您不顺眼,在您退婚后,还过来冷嘲热讽过的蔺怡姑娘,她就嫁给了阳志县县丞大人的小儿子。”

苏满娘恍然大悟。

蔺怡?

如果不是六巧提起,她都差点忘记有这样一个人。

她幼时虽说吃过几年的苦,在女儿家该学的棋书诗画上,也有几年的空白,却颇具天分与灵性。即便是大弟和二弟,都被苏父多次点评比她不及。

刚搬来省城那几年,她还不是很会拿捏分寸,在绘画方面压过蔺怡几次风头。

再加上她与蔺怡都是丰盈体型,但她胖得匀称秀美,不似蔺怡一般,只胖在肚子和脸上。

如此也就让她对她更看不顺眼。

苏满娘抬头,看向两个小厮身后的那辆马车,果真看到其上晃动的车帘。

苏满娘:……

她便说她家马车占的这个位置也算不上多好,为什么还会被人给盯上。

原来竟是遇到了熟人。

“既然来晚了,麻烦也让一让。没看到我们这已经接完人、准备离开了吗?你们堵在这儿,我们怎么走?你们不是着急接人吗?再蹭一会儿,估计人都该走完了。”苏满娘温声静气道。

小厮听到这里也急,他俩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身后的马车:“那我们现在把马车退后些,你们赶紧些。”

苏满娘身后,苏润允和苏润臧也听到了六巧刚才的话,他二人对视一眼,突然出声道:“阳志县县丞?如果我们没有记错的话,张会宁便是你们家的公子吧。”

“确实。”

“今天下午,他因为中暑被抬出去了,你们都没有接到?”苏润臧诧异询问。

两个小厮一怔,面露惊慌,连忙询问:“你们确信是阳志县张会宁?!”

“人已经被抬出去了?还中了暑?”

苏润臧点头:“确实如此。”

延伸阅读

路卡洗衣连锁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b6k4.shtml
路卡洗衣连锁是武汉路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路卡洗衣一直倡导优质生活理念,秉承

鑫久塑料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y076.shtml
鑫久塑料位于上海市奉贤区望园路2066号是国内的聚碳酸酯(PC)材料供应商,产范围涵

语莘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60le.shtml
语莘英语培训秉持“崇文、惟诚、务实、创新”的校训,以诚信为本,服务于社会、家长和学生

纺品精灵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ausv.shtml
纺品精灵家纺布艺是四件套、全棉四件套、天丝棉四件套、贡缎提花四件套、活性全棉四件套、

艳传雪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ynet.shtml
艳传雪婚庆用品经销批发的仿真花、婚庆用品、工艺品、婚庆装饰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奇申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dtqp.shtml
奇申汽车用品品牌特色:秉持『三赢』客户用的好、经销卖的好、生产做的好,大家都是赢家。

颜韵妈咪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zmx.shtml
颜韵妈咪产后修复是隶属于武汉颜玺韵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颜韵妈咪致力于为产后妈妈科学

金钜制药设备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ph84.shtml
金钜制药设备是一家从事原水处理,污水处理,制剂制药工艺系统设备设计,制造,安装销售于

奈曲儿美甲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6pwl.shtml
NATURALFIELD奈曲儿,一个演绎传奇的品牌,回归大自然,NATURALFIE

意点加盟  http://www.bloodymarybook.com/yyi7.shtml
意点门业以及诚信为本的经营宗旨面向大众。提供多种规格,多种颜色的边框和版面——满足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何处不清欢(GL)在线阅读第2章

    “顾息有人找。”顾息久违的对着电脑屏幕处理数据,“嗯?”“有人找。”“哦,”顾息转头朝实验室外看了一眼,“等一下。”改完一个字体后,顾息起身到门外。“嗯?怎么不直接进去。”祁程看着他,又朝实验室里看一眼,“实验室人太多了。”顾息笑了笑,“你这话说的。人多又怎么了。”祁程也笑起来,“没怎么…想问你中午

  • 终极一班之汪瑞雨在线阅读第1节

    育才高中,学校操场的小树林之内。韩叙面带微笑,小心翼翼地掏出一部最新款的iphone手机,双手捧着说道:“苗苗,生日快乐!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杨苗苗,韩叙的女朋友,做梦都想要一款iPhone11手机,如今韩叙拿出手机时,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悦之情,“韩叙,你没必要送我礼物。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

  • 狼啸北疆在线阅读第四节

    除了一张图,罗宁什么话都没说。于是,在一排白色和红色的对话框中,玩家聊天是白色的字眼,而红色则是系统的世界公告,冷不丁出现一抹蓝色,所有玩家全都愣了愣。原本热闹的世界聊天窗口,更是突然的死群了。“321,炸!”罗宁微微笑了笑,而后便看到……世界频道一下子疯狂了。“蓝……蓝色!”“我次奥,我没看错吧?

  • 太素一阶·血剑

    话说,白止墨服下了未知序列1名为‘血剑’的原血。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当他还在体会那原血味道的时候,肚子里的原血却忽然好像活过来了一般,向着他的体内钻了进去。白止墨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不自然地抽搐着……他的皮肤一片血红,甚至那鲜艳的血色似乎都要从他皮肤上飘散出来。而且在他的皮肤下鼓起了一条条纵横蜿蜒

  • 给将军冲喜以后之第九章(9)

    离清听了这话后立即上前扯住翁掌柜的衣领,毫不客气地往外拖。“公子息怒,是我有眼无珠……哎呦!”翁掌柜求饶的话未曾说完,离清已经将人拖到了院子中央,抬腿毫不客气地踹在翁掌柜臃肿的屁股上。屋子里还微微哭泣的姑娘一见此情景,也顾不上哭,抱起地上的琵琶顺着墙根溜了个干净。魏青冢走到房门口,微微扬起下巴看着瘫

  • 枪斥苍穹第四章在线阅读

    房间里的光芒微弱。等守卫先生一走,其他三人连忙凑了上来,眼里闪烁着可疑的光芒,对肖深指指点点。当然这些指指点点是带着善意的,并无一点恶念,这就让肖深很难受了,这群人到底想干嘛。“天啊,新矿友,你不愧是美丽国的人,竟然长得这么漂亮,你看看你这眼睛,啧啧啧,像两块宝石。”易无智眨巴眨巴眼睛,不敢置信地赞

  • 人皇白衣之超人最糟糕的一星期

    克拉克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已经被人识破了,而且还背负了一张斯塔克工业卫生间水管的高额赔偿账单。否则他现在糟透了的心情大概还要变得更糟。返回《星球日报》的一路上,车里的气氛比来时更尴尬。尽管克拉克已经反复道了歉,可露易丝还是在生他的气,吉米一路上都靠着翻看相机里托妮的照片痴笑逃避了车里的气氛,一

  • 我在湖人当老板在线阅读第7节

    夜深,山坳下茅草屋,淡淡的烛光,透出屋外,燕绫纱坐在梳妆台前,纹丝不动,只留下一头蓬乱的头发,闷闷不乐,燕天行站在大门口,望月叹息,一声不吭,将近十年来,绫纱一身易容装扮,从未败露,今日不曾想露出了如此破绽,只是那张脸,颠倒众生,只怕以后引来不便。回头看了一眼,又是面色微垂,还有一年的时间,翘首楚盼

  • 女配的BOSS逆袭计划[gl末世]第二章在线阅读

    电话是邻居张大妈打来的,从张大妈颤巍巍的声音中,白寻大致了解了情况。自己家所在的村老房拆迁,但由于父母生活在那里几十年了,自然不情愿搬迁,再加上拆迁补偿款迟迟没有谈妥,终于发生了强拆事件。白寻收回目光,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如今的自己绝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到父母的头上。如果说以前自己是躲在父母襁褓之中的婴

  • 我的超市通今古[位面]第五章在线阅读

    并蒂之殇(一)梁太傅涕泗横流地跪在皇帝面前,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老臣始终不相信小女会做出此等弑姐忤逆之事,请陛下明察。”明熙帝只是不温不火地应道,“爱卿放宽心,朕绝对不会冤枉任何好人。”换言之,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忤逆之人。无论是谁,在宫宴上行凶便是对皇室威严的公然挑衅,明熙帝自然不会因着君臣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