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超次元抽卡系统之穿越*替代*歌声

作者:奶茶半价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小姐,明天就是老太爷的生日了,按礼您得准备一份礼物送过去。”上了年纪却显得十分精神的本田管家拿着书包送小主人走到门口,尽职交待,唯恐因自己疏忽影响小主人回到本家的机会。

“嗯?一定要去吗?”幸村蝶舞一脸不解,在她看来这些所谓的亲人于她不过是比路人多了一层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是的,小小姐,老太爷的生日,所有姓幸村的子弟全部都要回本家祝贺。”被挑选出来照顾这个被放逐的本家小姐的本田管家夫妇,原本只是临危受命,不得不来,可是在接触之后,他们发现这个小小姐是个生性冷淡,内心却意外地温柔的好孩子。

“哦!我明白了,礼物我会准备好的。”幸村蝶舞轻应了一声,接过书包就往外走。

本田管家看着小小姐单薄的身影,神色黯然地瞧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妻子织子,神情里满是心疼。“小小姐从医院出来之后就一直没有笑过,也不见她问过少爷他们的任何一个人!”在没有来这里之前,他们听说过有关小小姐的很多传言,有人说她小时候沉默不语、腼腆羞涩,可越长大就越狠毒,表面温和,却一再地伤害精市少爷的伙伴和女朋友,最后甚至把人推下楼,她现在会进医院就是跟对方再次出现撕扯造成的。

“阿娜答,小小姐虽然淡漠,可是我不相信这么温柔的小小姐会对别人动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本田织子是标准的日本女子,贤惠温和、心肠又软,看着出院后一个人生活在东京的小小姐,不禁满是心疼。“小小姐这次回去真的好吗?”

现在的小小姐不止是淡漠,简直就是冷漠,就好像没有家人也无所谓,那种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让人深感不安。

“织子,不管小小姐想不想回去,我们都做不了主,只希望小小姐不要再受什么伤害就好。”本田管家嘴上是这样说,可是垂在两边的手却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相处时间不长,可他真的有把小小姐当成家人来看。他们两夫妻只有一个儿子,儿子也早就成家了,没有女儿的他们一直觉得很遗憾,可这次服务的小小姐却让他们从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喜欢,只要看到她的眼睛,就会了解拥有如此清澈、纯净的眼神的女孩,一定不会是一个坏女孩。

“织子,不管这次的结果如何,我们都要站在小小姐这边,她是个好孩子!”

“可是阿娜答,本家那边的人都……”

“不管他们怎么做、怎么说,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好,主人的事轮不到我们来管,我们能做的就是多关心小小姐,让她在东京生活得更好就行了。”

小小姐!是那么脆弱的一个小女孩,他真的不懂作为亲人的他们怎么能如此伤害一个小孩子。现在的她犹如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就像随时都会破碎一般,经不起任何的摧残。

“我知道了,但愿小小姐能过得开开心心的。”

“就这样吧,我先去把院子整理一下,你该去超市买菜了。”

“我明白了。”

“恩,我先去准备除草的要工具了。”

“辛苦了。”

~~~~~~~~~~~~~~~~~~~~~~~~~~~~~~~分~~~~~割~~~~~线~~~~~~~~~~~~~~~~~~~~~~~~~~~~~~~~

长长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学生穿着各式各样的校服往各个方向走去,有三两成群的,有骑着自行车的,有手牵着手的,也有私家车接送的。辗转路过的他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回头盯着一个穿着冰帝校服的女孩看。

那是一个美人,一个让人惊艳不已、无法忽视的美人。

长及纤腰的墨紫色长发,微扬的柳眉,大而明亮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冷的唇瓣,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张举世无双的美丽脸庞。

合身的校服衬出她玲珑有致的姣好身姿和贵族气质,不急不慢的走在街道边,微风拂面,墨紫色的长发随风而舞,几丝调皮的发丝不时轻抚她的小脸。如此美景不禁让人想拿掉那些发丝好取而代之。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她眼中的那抹堪比北极寒冰的冷意。

“好漂亮的女孩!”

“是啊!是啊!我每天守着这个时间往这边走就是为了多看她一眼!”

“啊!真美,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美!”

“……”

转学到冰帝已经一个星期了,她基本上已经习惯别人惊艳的眼神了,只是谁也不会知道他们眼里的这个幸村蝶舞早已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幸村蝶舞了,她只是来自异世的一抹孤魂,占据了这个身体,成了这个惨遭幸村家遗弃的倒霉的小女儿。

~~~~~~~~~~~~~~~~~~~~~~~~~~~~~~~分~~~~~割~~~~~线~~~~~~~~~~~~~~~~~~~~~~~~~~~~~~~~

回想醒过来的那个场面,她不禁觉得可笑,那时的她内心平静,面对死亡,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吧!让一切结束,反正没有人会在乎她的死活,也没有人会再继续伤害她了。

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她都无所谓了。

“小小姐,小小姐,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这是谁的声音?

不是她所熟悉的中文,而是日语!

他叫的人又是谁?

是她吗?他是在跟她说话吗?

为什么她可以听到,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睁开眼,上官雪猛地坐起身,眼神慌乱地扫了四周一遍,眼睛对上站在旁边一脸恭敬的老人,看对方一身标准的管家打扮,脸上专业而冷漠的表情,实实在在地展示了一位职业管家应有的姿态。

“小小姐,您醒了!”管家带着一点惊喜地望着上官雪。

上官雪只是冷冷地盯着他,看着他小心收敛自己的情绪,继而展现出进退有礼的态度和职业的微笑,淡淡地回以日语问:“你是谁?”

“小小姐,我是专门来照顾您的管家本田森贵,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本田管家微微皱着花白的眉,他虽说没跟这个小小姐怎么接触,可也算是本家的资深管家之一,这次算是被委派来监视加照顾眼前这个‘失宠’了的小小姐吧!

在上官雪的世界里,管家这种人是不可能出现的,天知道她过的生活有多么危险。意识到不对,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道:“帮我叫医生进来吧!我想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

“是,小小姐!”对于上官雪的冷静,本田管家心中虽然讶意,却明智地选择先出去叫医生,以便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嘈杂声起,病房里来来回回地进了好几个医生和一堆护士,经过他们所谓的详细诊断和提问后判定她的身体已然脱离危险,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上官雪好笑地盯着他们自说自话,心里却死寂一片,抬手看着比她细小的手掌,纵使她冷静自制是出了名的,这时也不免被吓了一跳,再细细打量,透过医生的眼镜上的倒影,她清楚地看到那不是自己熟悉的脸,而是一张完全陌生的美丽容颜,由于年纪还小,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但隐约地能看出她日后的绝世容貌。

这一切来得都太过于突然,即使她的承受能力很强,却依然需要一定的时候去接受这种吓死人不偿命的事情!天知道像她这种生无可念、死无牵挂的人,怎么就能抢了无数人做梦都想要的穿越机会。像她这种想死的人死不了,那么那个人呢!是否也跟她一样到了这个世界或者另一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不管结果是哪一种,她只希望他们再也不要见面,否则,她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再次走向毁灭。

“小小姐,我已经让人给您准备了一些吃的,您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至于身体,还请您自己多保重!”

“哦!”

上官雪真的很想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神存在,如果真的有,她真的想问一问,她能撞上这千载难逢的穿越机会,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一对爱护她的父母和友爱的姐妹。一开始她真的要的不多,只是想快乐地生活下去,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一切,却不知道分享所带来的是毁灭。

为了能在这里存活,上官雪技巧地从护士和本田管家以及他的太太那里得到了不少信息,比如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叫幸村蝶舞,十三岁,立海大初等部二年级的学生,父亲幸村隆次是家族长子,母亲幸村美和子,一个贵妇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哥哥幸村精市。不过,据她得到的消息,她会进医院是一场意外,具体好像跟他们学校的一个女生发生了冲突,据说那个女生是幸村蝶舞哥哥幸村精市的女朋友,为了避免冲突,家人把她转到了冰帝,表面上是这样,但见惯了丑恶的嘴脸的上官雪清楚地知道,这只不过是他们放逐她的借口,生在大家族里,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消息不全,可上官雪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什么跟她曾知道的一点重合,到底是什么?她一时之间又不能完全弄清楚。

不过,算了,她原本就不相信所谓的感情,就像曾经的她那样努力与那个人一起相依为命地生活,以他的喜好为喜好,到最后得到的还不一样是背叛。她记得陪着那个人一起看过的不少动漫,曾在一部动漫里看到这样一句话,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从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告诉自己她要做的就是守好自己的心,什么都不要相信,正视一切虚假,过自己的日子。事实上她是这样做的,可防了所有的人,却忘了身边那个跟她流着同样血液的人也会背叛他们相依为命的感情。

通过她经历过的一切,她清楚地知道她进医院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所说的那么简单。

对于成为另一个人的事实,她一点都没有排斥,幸村蝶舞就幸村蝶舞吧!反正上官雪对她来讲也仅限于一个代号而已。而有关于亲情的这一部分,则称了她的心,反正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得到这些!就算得到了,也不过是背叛和假象。

~~~~~~~~~~~~~~~~~~~~~~~~~~~~~~~分~~~~~割~~~~~线~~~~~~~~~~~~~~~~~~~~~~~~~~~~~~~~

停在面前的公交惊醒她的思绪,幸村蝶舞摇头轻笑,无视于别人惊艳的目光径直走上公交车,刷卡,环视一周,在靠边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小手抱着书包,小脸看着窗外,等待目的地的到达。

来到教室,她见到的还是永远围着两个帅气男生转的女生团队和一脸无所事事又带点敬畏的男生团队。

没有理会,她只是觉得他们的世界与她无关,上辈子她活到二十四岁,这辈子醒来十三岁,不知道这算不算占了便宜。

学校里的课程还是那样的无聊,那样的简单,扬扬嘴角,视线再次落到窗外。

~~~~~~~~~~~~~~~~~~~~~~~~~~~~~~~分~~~~~割~~~~~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中午,幸村蝶舞带着自己的便当走出教室,来学校的这一个星期,她经常到天台,有的时候是课堂中途,有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挑午餐时间过来,每次当她坐在最高处瞭望时,至于看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她不了解这个世界,又没有任何的目标和所谓的梦想,才会活得这样麻木吧!

今天似乎很不巧,当她到达的时候,天台上面已经有了人,转身离开,在学校里打转,哪里安静就往哪里走,这栋似乎是这个学校最安静的地方,没有注意到上面写着‘播音室’三个字,推门而入,里面没有一个人,正逐了幸村蝶舞的心愿。

坐到空位这上,没有什么胃口的她放下手中精致的便当盒,便当盒碰到一个键,幸村蝶舞没有在意,而是无意识地张嘴唱起歌来,那歌声如雨后的彩虹一般,清新、空洞,又带着美丽冰冷的诱惑。

Ru 黒い鬣を靡かせ【抚摸着乌黑的鬃毛】

夜は静かに翼開く【夜静悄悄地展开双翼】

Ru 青い月が見守るのは【蓝色冷月所守护的是】

別れを嘆く娘の唄【少女叹息别离的歌声】

宝物を探し求め【为了寻求宝物】

若い瞳は旅に出る【年轻的双眸踏上旅程】

目指す場所は遥か遠く輝いている【目的地遥遥闪耀】

砂漠の果てにそびえて立つ【在沙漠尽头耸立的】

黄金の城【黄金之城】

まだ見ぬ世界へ【向着尚未谋面的世界】

燃え立つ希望の灯【希望之火熊熊燃烧】

Ru 燃える陽射しに溶けながら【尽管熔化在灼热的阳光里】

爛れた足で歩き続けた【还是用溃烂的双脚继续前行】

拉帮结队,网球队的人一向一起行动,即使吃饭也一样。走出教学楼,迹部景吾刚发现永远迟到的慈郎又不见踪影,正想叫桦地去把人找来,忽然听到一阵清脆灵动的歌声,那歌声空灵回旋、萦绕心间。

好似遥远的天空忽如一阵清风,带着未知的气息,拂过大地上的一切,掠过平原、爬过高山、嬉耍于汪洋、在空谷中留恋,无声无息、无色无味,摸不到、看不见,却又无所不在、处处可见。

随意得好似一个未知人间疾苦的淡漠女神,兜兜转转在尘世忽地掠过,不染丝毫的尘埃,白云为裳、风为骨,雪成肌、月光为眸、星点装饰、花为香。

“好美的歌声,没想到我们学校的女生还能唱出如此动人的歌声。”第一个发言的当然是网球社里最为活跃的向日岳人。

一旁的忍足侑士伸出修长如艺术家的手指轻推一下鼻梁上的平面眼镜,**的薄唇轻扬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状似深沉道:“歌声是从播音室传来的,指不定是播放新出的唱片,就不知道能唱出如此动听的歌声的女生不知道腿长得漂不漂亮。”

“恩,本大爷就大度一点承认这个女生的歌声很华丽好了!啊恩!”

“嗨嗨……”忍足侑士一边回应一边笑,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朝歌声传来的方向掠过,闪过一丝精光。

Ru 凍る闇を潜りながら【潜身于冰冷的黑暗里】

幾千日を歩き続けた【无休止地行走了几千个日日夜夜】

永く続く旅路の中【漫长的旅途中】

錆びた瞳と痩せた胸【沾染锈迹的瞳孔】

全てを捨ててまで目指した「楽園」【到了抛弃一切的地步朝着目标"乐园"进发】

それは砂の海に浮かんだ蜃気楼【那却是沙海中昙花一现的海市蜃楼】

乾いた手の平【从干燥的手心中】

擦り抜ける幻【溜走的幻象】

Ru 黒い鬣を靡かせ【抚摸着乌黑的鬓毛】

夜は静かに翼開く【夜静悄悄地展开双翼】

Ru 青い月が見守るのは【蓝色冷月所守护的是】

別れを嘆く娘の唄【少女叹息别离的歌声】

歌声继续着,听到的人不只是网球部的人,还有陆陆续续地往餐厅前进的其他学生和正准备离开的榊太郎。

就榊太郎本人而言,音乐比网球更重要,几乎是一听到这个歌声的那一瞬间,他就冲出了教师休息室。他急切地想要知道能唱出这首歌的女孩子在哪里。说实话,这首歌很美,很动听,但就感情而言却压抑得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就是这种近乎自虐的压抑让他想要了解她的歌声中隐藏的故事。

另外,她近乎完美的演唱技巧和歌喉让他更想发觉她潜在的力量,为音乐界培养一个新的天才。

播音室里,幸村蝶舞望了眼放在一边的便当,轻轻地叹了口气,收回一直望着窗外的眼神,拿起便当开始小口小口地吃饭,还没吃上几口,她就听到播音室的门被人‘碰’的一声推开了。就于她而言,来得是谁都不重要,有什么目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他们不惹她就行了。

延伸阅读

美姿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xu4x.shtml
美姿化妆辅助器总部经销批发的日化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荣盛源离子风刀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aq14.shtml
我们主要从事除静电设备,静电产生设备,导电纤维材料,防静电耗材,风动冷却设备及进口工

阁香斋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d9yb.shtml
北京拥有出众的字画仿真技术。以其高仿技术和神奇的还原能力,保持原作的形象准确、线条分

鱼满塘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upf5.shtml
鱼满塘是深圳市鸿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主营品牌。“鱼满塘”源于“金玉满堂”,“鱼”与

鼎越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dixr.shtml
鼎越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车的家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p8nq.shtml
“车的家”品牌来源于日本车的家“家族の车”株式会社,在总部的支持下,车的家汽车美容连

闪一点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xjlm.shtml
闪一点十字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

中启心理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gp6r.shtml
中启心理(中国心理培训中心)直属上级管理单位是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启心理(中国心理培

悦电士家电清洗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cib.shtml
悦电士,一站式家电清洁综合运营管理全国连锁平台,其隶属于泉州市保护伞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Skinception加盟  http://www.datanghuanbaokeji.com/gmod.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后一百年在线阅读第三节

    焦适之按着惯例走在路上,却遇到个干净明亮的孩子蹲在街角,眉宇间带着点点娇蛮,精致的脸上犹带稚气,即使他本身毫无察觉,焦适之仍从他略带茫然的小脸上看出点点委屈。这样的人物,绝不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帝好游。】焦适之在认真看到这个孩子的瞬间,心中突如其来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句子。他惊讶地停住了脚步,迟疑

  • 体坛之神级窃取在线阅读第7节

    第七章“下回不要一个人再跑出来了。”答应了带她去老街口卖冰棍后,阮盖想起来她又一个人跑出门,有些担心。小脏孩嘟囔着嘴说:“是老莫送我过来的啦,她刚刚走。”阮盖还是不放心:“那你也不能一个人到人这么多的地方。万一别人撞到你怎么办。”放学的学校门口,总是最拥挤的。来来往往的还有车辆,要是磕碰到,怪让人心

  • 请叫我主神大人后山的妖怪

    夕阳浸染黄昏!晚风吹拂,有着一丝凉爽,顺着山道而行,在蜿蜒的尽头,竖立着高耸的牌坊,而那牌坊的后方,则是一座古老的山中寺庙。“这个结构跟风格来看……”燕小乙看着那寺庙道:“这是日本的寺庙吧?”“嗯!”苏甜道:“你也看过地图了,整个十字架岛屿共五座,中央的是天堂岛,其他四座岛屿依照东南西北的方位,东边

  • 千武决第十章在线阅读

    Chapter6-坤祖坤祖红眼走廊间荡漾着有节奏的脚步声,只见倪峰急促地走在回廊间,后面跟着尚轩琪,她手里还抱着一沓厚厚的印刷纸。“黑庭是谁出席?”倪峰问她。“是乔时姐。”尚轩琪回答道。“他们家的头头怎么没来?”“那些人早在一个月前就被派出去找人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到现在还

  • 友少同人文梦在线阅读第5节

    “咔咔咔……”荒芜剑光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女娲的神像,细密的裂缝从心口开始蔓延,呼吸之间,整座神像瞬间崩解!“竖子!斩母灭道,天地不容!”女娲的神念悄然出现,望着一地的碎片,感受着慢慢从她身上抽取出去的人族气运,脸色无比的狰狞。“天地不容便打破这天!”孟观冷笑,懒得理会女娲的这一缕神念,剑光一转轰然绞杀

  • 我的老师会修仙之第十章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归缓缓很想悄悄在地上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她走过去把捏在手里的打包盒递给叶潜之,说:“喏,我给你买的,很好吃的,是哈根达斯的糕饼。”叶潜之一看这个被揉捏得不成样子的打包盒,打开来是碎成一块块的糕饼,忍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他看了看一脸好奇的吴魏和一帮偷窥的手下,沉声说:

  • 与神接轨第五章在线阅读

    蒙心月满眼的惊艳。“怎么了?人被婚纱丑哭了?小家子气!”尉迟战嘉察觉老婆脸色有异,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事物的发展缘由。凌当当色厉内荏地横瞪了尉迟战嘉一眼,在她看来,除了她哥,尉迟家的没一个心眼好的。微微儿跟在蒙心月的身后,缓慢而轻盈地从试衣室中走出。步步生莲。凌当当看迷了眼,傻乎乎地走出婚房。直到走到

  • (刀剑乱舞)我在本丸混日子第二章

    放走黑熊精后,卓元颇有成就感,她现在只想赶快回去原主的家。小说里说原主住在槐江山,那个地方人杰地灵,山清水秀,山中更是遍布黄金美玉,堪称仙界第一富饶之地。黄金美玉什么的都不重要,卓元主要是想去看看原主所住的那套三进三出的院落。那可是汇集了仙界所有能工巧匠才修筑而成,卓元看小说的时候就在想象那是一个什

  • 永恒杀神之第三章(3)

    叶听雪这一昏就是五天,吓坏了老夫人和卓晓,要不是炎朝一在保证她身体无事,是丹药起了作用,这婆媳俩多半要疯,炽潮炎朝看着叶听雪的眼神也很是复杂,然而更多的是心疼,这才多大就生了心魔。她在昏迷的这几日里,不断的重复着前世的恶梦,一遍一遍的展现在自己面前,最痛苦的一切。胞妹被打残,守城被破,母亲婶子惨死,

  • 夜影至相知之夜第5章在线阅读

    而门口那个穿着粗布粗衣服女子满脸菜色,见黎夏这么凶巴巴的神色,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小夏,妈让我给你送点腊肉过来,你,你,我,我先走了。”这么说着,女子就如同一只田地里的土拨鼠,灰溜溜就顺着围墙跑了出去,偷摸瞄了黎夏一眼。如今的黎夏满脸战意,好像比平日里更加可怕了,赵氏这般想着,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