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权臣他有白月光(重生)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宝髻挽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神社上爬满了绿色,攀附其上的藤蔓蜿蜒着借助神社的构造缠上神社旁的大树,将它们两个紧密的连合在了一起,一片郁郁葱葱之景。

被树冠保护的藤蔓上的绿叶并没有沾染上多少雨水,只不过偶尔被上面绿叶承受不住压力而倾倒在它们枝叶上的水珠滴打一下。

安全的隐藏于重重绿叶保护之下的神社被时光磨去了原本光鲜亮丽的色彩,露出了被虫啃噬的差不多左一个洞右一个洞的木板。

这作为一位神明的神社,凄凉破败到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早崎结花从上衣内侧的口袋里面拿出她提前准备好的供品——一袋包装花花绿绿的美味棒。

将它放在神社的差不多有文件夹那么大小的台阶前,由于下雨的缘故土地都是湿的,所以早崎结花就半蹲了下来,没有向往常一样跪在这小小的袖珍的神社面前参拜。

认真的合起眼祈祷完心中的愿望,早崎结花便伸手去拽神社门前的杂草,帮‘神明大人’除草。

“这里供奉的是什么神?”看到早崎结花参拜的样子,忍足侑士也不好不参拜,于是就学着早崎结花的模样,像模像样的参拜后。他一边伸手帮忙拔草,一边好奇的询问道。

“我奶奶说这里供奉的是山神大人。”早崎结花把费力□□连根带土的杂草堆放到边上,她揉了揉被草划的一阵阵钝痛变红的手掌,懊恼的皱了一下眉,早知道就带个小铲子和手套过来了。

早崎结花每个月都会固定一个时间段来这里一趟参拜山神大人,上次来还是上个月的月末呢,参拜完后她还顺带除了一下草。

这次来以为草长的应该没有那么猛,顶多就是从土壤里挣出冒个草茬,所以这次来她并没有带那些除草用的工具。但万万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夏季野草的长势。

“侑士,我来就好了,你去那边休息一下吧免得感冒了,跑步淋了雨现在又陪我爬到山上面来。”早崎结花有些愧疚,在瞧见忍足侑士半湿的头发和肩膀上颜色明显和别处布料不一样的暗沉时就更加愧疚了。

都是她任性,非要上山来,她抿了抿嘴,一时半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忍足侑士道歉。

“不必了,这些杂草你一个人也除不完,我帮你比较快一些。”忍足侑士拒绝了早崎结花的好意,他埋下头继续摧残着那些野草。

悄悄的瞥了一眼忍足侑士被耳边碎发挡住些许的侧脸,早崎结花不自在的拈了拈手中叶面粗糙的草。

将被风吹起的头发别到脑后,她沉吟了一下开口试图打破这寂静谁都不说话的气氛,“我小时候发过一次危及到性命的烧,温度特别高妈妈当时都以为我会熬不过去。”

似乎是因为在说自己的事,早崎结花的表情有些羞赧,她手指缠绕着草茎,努力让自己忽略掉身边被她说的话吸引过来的视线。

“妈妈也带我去医院看过,药也吃过,但是烧就是不退。那个时候奶奶给我塞了这个神社的御守,结果当天烧就退掉了,也没有复发。”

早崎结花下意识的偏过头,无意中对上忍足侑士的眼睛,她脸轰的一下变得红彤彤的,舔了舔上唇强作镇定的模样,她继续说道:“烧退了以后我问奶奶这御守是从哪里来的,奶奶说是她来这里祈愿时从树上掉落下来的。不管家里人怎么说,奶奶都坚信我烧退了都是山神大人听到了她的愿望。”

顿了一下,早崎结花笑了笑,“很不可思议对吧?明明这个神社嗯……这么小,而且也没有巫女侍奉,奶奶却能拿到御守。说真的,要不是奶奶从不说谎,我都怀疑这是奶奶从别的神社里买来御守骗我的。就因为这样奶奶等我身体差不多好了,就带我来这里还愿了。之后,我也习惯每个月来这里一次给山神大人供奉上食物。虽然只是美味棒,但山神大人似乎应该很喜欢吃吧,每次我来供奉在这里的美味棒都不见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小动物吃的。一开始,奶奶还会跟我一起来,但是最近她的身体越来越差……”

说完,早崎结花迟疑了一下,她转过头盯着忍足侑士的脸认真的说道:“其实,我觉得我见过山神大人,就在我第一次来这里参拜的时候。”

“山神大人穿着白青色相间的狩衣,坐在树上上面低头看着我和奶奶,”思绪不由得逐渐飘远,早崎结花回忆起记忆里那五官早已模糊不清的青年,忍不住摸了摸即便时隔多年也无法忘怀当时被惊艳到砰砰直跳的心脏。

她弯腰将身子蜷缩起来,膝盖紧紧的贴合着胸口,喃喃自语,“不过他,看起来很寂寞很寂寞的样子,是因为被大家遗忘了吗?一个人待在这里百年千年。”

少女转头,在阳光下显得如同潋滟的湖光一般的眼让忍足侑士一愣,僵直的回过头,他踟蹰着,她该不会要哭了吧?

这个认知让忍足侑士更加僵硬了,怎么办?他要怎么安慰她不要哭啊?!

硬着头皮,忍足侑士抬起头看向树冠,目光游弋着,他在心中默默组织着语言,“那个……山神大人他……”

少年低沉磁性到令人怀疑不是中学生的声音忽的戛然而止,早崎结花等了半响也没有等到下话。疑惑的看过去,只见忍足侑士保持着新房四十五度角昂着头,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侑士?”学着忍足侑士的姿势抬起头,除了树叶还是树叶,早崎结花什么也没有看见。

戳了戳忍足侑士的肩膀,她有些担忧,“侑士你没事吧?”

忍足侑士猛地低下头,他指着上面某一处的枝桠,急切问道:“结花桑,那个上面是不是有个人坐在哪里?!”

闻言,早崎结花又瞧了一眼大树,而后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呀。”

忍足侑士心一沉,他颤颤巍巍的再次抬起头,坐在树枝上的长相俊美的青年低着头好心情地温柔的对他笑了笑。然而落在他的眼中却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很惊悚,大热天的硬生生的出了一身冷汗。

青年穿着袖口宽大的白色狩衣,身形模糊,被树叶稀疏的不规则光圈透过他的身体洋洋洒洒的落在下面的神社上,为神社镀上一层温柔的轮廓。

低头再抬头如此反复,忍足侑士死活都看不见青年的影子,他再怎么不愿意相信也得相信眼前这个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让人自渐行秽的青年不是人的这个事实了。

“侑士你没事吧??”早崎结花见忍足侑士这一连串的诡异的动作和越来越青的脸色,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扯了扯嘴角忍足侑士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的没事,”他不死心,指着斜躺在树上的青年再一次问道:“你真的……”

忍足侑士还没有说完就被青年打断了,青年懒洋洋的坐直了身子,略带点幸灾乐祸的意味说道:“放弃吧,她看不见我的。”

青年目光清曜,落在早崎结花身上时难以掩饰的变得黯淡了,脸上的表情却更加的温柔起来,如水一般。

忍足侑士一怔愣,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正在一脸担忧的望着他的早崎结花,又瞧了瞧青年。

再联系一下方才早崎结花说的话忍足侑士恍然大悟,一个大胆的念头从他心中升起,不经过大脑考虑的就脱口而出,“山神?!!”

“什么?侑士你……到底怎么了?”拉住忍足侑士的衣角,早崎结花对于忍足侑士对空气说话的姿态感到一脸的莫名其妙,更多的是担心。

青年将视线从早崎结花的身上收回,敛了敛眼,心中酸涩不已,他不是早就知道这孩子是看不见他的吗?为什么还会在她带来的人看到他以后,还对她能看见他起了期待?

阖了阖眼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收起,他又睁开眼,好意提醒,“你还是先让她放下对你担心吧。”这话说的有点酸溜溜的味道在里面。

没想到他会提醒自己,忍足侑士又是一愣。他点了点头,转头安抚拉着他,急的脸色煞白的早崎结花,眼神飘忽,“我没事只不过是看见了……宇宙的终极奥秘嗯……放心吧。”

早崎结花茫然的重复了一遍,“宇宙的终极奥秘?”完全不明白这意思啊,她皱了皱眉,认真的想了片刻,还是求助于忍足侑士,“侑士你说的宇宙的终极奥秘是什么意思?我想不通。”

少女丧气的垂着头,脸上的表情看的忍足侑士愧疚不已,他拍了拍她的肩严肃的说道:“宇宙的终极奥秘……”他卡壳了,沉思了一下咳了一声之后继续忽悠着,“宇宙的终极奥秘就是宇宙的终极奥秘!”

“诶?可是……”

在早崎结花追问完自己的疑惑前忍足侑士急忙打断她的话,“宇宙的终极奥秘就是宇宙的终极奥秘!不用问了,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好了。”

看着早崎结花似懂非懂的懵懂脸庞,忍足侑士在青年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捏了一把冷汗。

站起身,早崎结花摇了摇头将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蒙住她视线的黑幕甩去,她努力站稳了身体,稳住声线佯装无事的对忍足侑士说道:“草拔完了,侑士我们回去吧。”

“诶?”忍足侑士忍不住抬头看向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情绪的青年。

延伸阅读

郑师傅5D智能浮雕机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shl1.shtml
郑师傅智能5D浮雕机,即可加工多种材质定制产品,采用进口材料,成熟的数控软件支持,性

婴乐早教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nxuw.shtml
让歌声与微笑伴随宝宝快乐成长,婴乐早教与您同行。呵护孩子的慧根点亮爱的旺种幸福、智慧

睿乐七田全脑教育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81m.shtml
睿乐七田全脑教育隶属于山西睿乐七田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所正式创办全脑教育研发

晶莹汇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nokq.shtml
晶莹汇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手链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福胜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xiej.shtml
福胜汽车用品专注于汽车新型照明。以提供HID氙气灯和LED照明产品和服务为一体:研发

合俊首饰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azix.shtml
合俊饰历经4年多从初的几名技术工组成的潮流饰品加工小作坊发展到今天近上百名员工的品牌

宏庆玻璃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a8bi.shtml
本单位切割1-10毫米厚度的圆形.方形.鸭蛋形.多边形等各种形状玻璃产品和各类娱乐场

梦之手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u8t8.shtml
梦之手是大连梦之手电器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于2012年成立于辽宁大连,是一家专业的大连

金莎丽纳米彩晶膜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sjc6.shtml
家装市场旺热,金莎丽纳米彩晶膜凭借产品优势独霸一方流水,巨大的创收空间是您快速涨收入

盛伟加盟  http://www.clubman-motorcycle-rentals.com/pjx5.shtml
盛伟古典饰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仙游县盛伟古典家具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是我的工作大鱼乾坤图

    展家的武经楼共有九层,在最顶层那楼的门牌上写着“观象悟道”这四个大字,这里就是观象阁了。在这一楼布置得有专门的阵法,武帝以下休想破阵而入。在观象阁的两扇大门上,分别画有两个栩栩如生的武者,他们分别是展家中古时期的两个武霸(已经很接近武帝了)展英和展云,此二人身穿战甲,一人持枪,一人持矛,威风凛凛,两

  • [HP]专业爆破二十年在线阅读第10章

    门卫立刻把秦香莲送到王宫门口的值班室休息,一边通知外廷侍卫长越泽。待越泽赶到,她已经醒转过来,被越泽和颜悦色的问起,止不住声泪俱下,因依旧虚弱不堪,秦香莲用着干涸略带沙哑的嗓子只是低语:“我想见你们修国的王夫。”“王夫现在宫内用宴,秦小姐有何事?我可以替你去王夫的私人秘书处预约。”越泽尽量收敛声气,

  • 破碎空间[快穿]在线阅读第7章

    林萧生死关头,也顾不上这是那里跑出来的MM了,连续喝下2瓶红药水,回满了生命值。刚才那位mm对他喊着,“喂,快来帮我呀!?你怎么没心没肺的,亏我还救了你呢。”林萧看见这位mm头上飘着几个字,潇潇?是等级排行榜的人,他不认识她,为什么救他呢?不管了,人家救了他,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骑士幻影术”“骑士

  • 邻居家的大哥哥在线阅读第8节

    天君看了眼夜羽宸身旁的女子,问道:“这位是?”“我徒弟。”夜羽宸淡淡道。“嗯,好啊,还收了个徒弟。”天君点头,看了看叶汐,说道:“好好跟着他,他能收个徒弟不容易,可别惹恼了你师傅,他脾气大着呢。”叶汐点头。天君这才转身,看见了身旁还处于行礼状态的男子:“羽公子?你怎么还站在这?”羽邵元回过神,看了一

  • 我爹是个穿越者第8章在线阅读

    许微秋感到一阵茫然。她看着地上的那块晶石,橙色的是E级,和她相比等级应该不低了。攥了那么长时间,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她不是一个悲观的人,无论是在地球还是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她一直在努力的调适,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可是命运却总像浮萍一样难以掌握。每当她要抓到一丝生机的时候,总会有种力量将它无情的扯断

  • 穿成男主的前妻之后第4章在线阅读

    古有登天路,今有蜀道行。蜀道本为长安至西蜀路途,但此蜀道却非彼蜀道,当是那攀登蜀山之路。这蜀山登山之道,路途崎岖陡峭,岔径繁多,且曲径通幽迷惑人眼,山上更有诸多不明走兽飞禽危险异常,便是那熟悉山路的砍柴樵夫也得止步山腰不得寸进。盖因山腰之上皆为云雾缭绕,目不辨物,小道岔路更是不胜枚举,且通常首尾相衔

  • 无良女子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一卷少年行第四章坠谷“下车!”林源拉开帘子大声道。山谷两头被堵,现在想要逃生,只能攀爬两边那陡峭的山壁,还好山贼中没有弓箭,否则可就真的没有逃生之路了。片刻后,见马车厢内还没有人出来,而山贼们愈来愈近,林源一急,拉开帘子冲了进去,吼道:“再不走,你们就在这里和山石陪葬吧!”也不理有些痴呆的众人,他

  • 最不像主角的主角在线阅读第2节

    我是看的真真切切的,那两道白色身影,还在空中停留了许久,然后飘入山上,便消失不见了。我问过一起玩**的小伙伴们,他们说,都没有看到我说的什么白色人影漂浮在空中,然后消失不见,都说有可能是我眼花了吧!但是我不那么认为,因为我的眼睛视力很好,在夜间走夜路,回家都不会掉进小路边的那条小水沟里。因此,又怎么

  • 高门庶女在线阅读第二节

    天呐!他仰天长吼,双目赤红,像一只绝望的兽,庞大的悲愤甚至压过了Z市的山川,但却无处发泄!自己的父母可说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脾气温和,不可能跟任何人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会招如此横祸?最后还尸骨未存?他想破了脑袋,也得不出一个所以然。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在背后响起,细碎细碎滴,像幽灵在黑夜潜行一样慢慢靠近

  • 糖砂蜜橘之第二章(2)

    再不开心的事,一觉睡醒都会成为过去,苗一依早上起来,推开窗户,朝着外面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还伸了个懒腰。这些年跟苗崇海斗智斗勇斗嘴皮子,她早就习惯了,或者可以说是麻木了吧,根本不会放心上。洗完脸下楼,爷爷奶奶还有方淑都在等她吃早饭。“爷爷奶奶,妈,早。”她欢快地从最后一个台阶蹦下来,跟个没事的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