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煤油灯下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子寤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五章

今几日天似乎又热了些,不过这里是蓝越国的北方,暑气没有南方来的那么迅猛,热度倒不是让人难以接受。

萧鸿煜在韩冬荣这里养伤已经十几天了,韩冬荣已经允许他下地走动,但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并没有让他四处去走。那天那群黑衣人来过后,村里偶尔还是会有生面孔徘徊,保险起见萧鸿煜并未出门。

韩冬荣今日去城里去卖货了,他这随性做买卖的游走货摊如今已经有人随时等着了,他的香水和胭脂水粉如今有了几个固定主顾。今日去了那几家,果然东西被一售而空,一共带了五瓶香水去卖,差点被一户人家全留下。

韩冬荣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要吃晚饭的时候了,出门时他给萧鸿煜留了肉饼和菜汤,所以他吃东西是不会有问题的。韩冬荣进屋时,萧鸿煜坐在草床上正在用竹篾编着东西,他看出来竟是一个小竹筐。韩冬荣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一双少爷手,还能做这东西。”

萧鸿煜抬头看了一眼韩冬荣道:“在山上和师兄们学的。”

韩冬荣觉得小小年纪的萧鸿煜已经有了面瘫的潜质,想要看到他一份笑容并不容易,他坐在萧鸿煜身边说:“来,给爷笑一个!”

萧鸿煜白他一眼,韩冬荣笑得更厉害了,二人这两天下来也算是熟悉了许多,不过韩冬荣依旧未探究萧鸿煜的身份,萧鸿煜也没有说。

韩冬荣看着萧鸿煜认真编竹筐的样子不由得有了八卦之心,今天他生意不错,所以心情也不错,回来看到这么认真又一本正经在便竹筐的萧鸿煜不由得就想逗一逗。

萧鸿煜人长得好看,若是在现代一定会被封为男神或者校草什么的,在这里他觉得这样一个美少年定然不会缺乏女子爱慕他,古人早熟,这里的人也与华夏历史上那般早婚。

“喂,你长的不错,有不少妹子喜欢你吧?”韩冬荣挑着眉一副八卦十足的模样。

萧鸿煜没答话,韩冬荣却来劲儿了说:“我猜的没错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我猜的没错了。诶,有几个啊?”

萧鸿煜瞥了他一眼没做声,韩冬荣嘿嘿一笑装作很是羡慕的模样说:“好福气啊,像我们这些穷人是羡慕不来的!”

“你不错。”萧鸿煜来了这么一句,他说的是实话,韩冬荣长相不错,除了瘦了点,模样还是十分好的,若是再养的胖一些,白一些,说他像女孩子都不为过,总的来说他觉得韩冬荣可以用漂亮来形容了。

韩冬荣一愣,随即像个登徒子一般伸手挑过萧鸿煜的下颚,二人面对面,韩冬荣轻挑眨了眨说:“公子莫不是看上小的了?”说着还要往萧鸿煜身上靠。

萧鸿煜被惊得手里编了一半的竹筐都掉在了地上,韩冬荣被他这幅样子逗得哈哈大笑,然后起身就说:“你果然有趣,我去做饭了。”说完就出了屋子。

萧鸿煜许久才从已经关上的门上收回视线,耳根莫名有些发烫,他捡起地上掉了的竹筐继续编了起来。

不多时韩冬荣端了饭菜进来,今天他特意做了鱼汤以及红烧肉,还有两样蔬菜,这个时代的食材并不多,尤其是果蔬,而且调料极少。

韩冬荣做饭的时候会用自己空间里常备的调料,这些东西他不会担心被人看出来,反正都融在了菜里面。

萧鸿煜看着韩冬荣端进来的色香味俱全的菜就忍不住双眸亮了亮,他觉得他这几日在韩冬荣这里吃的饭食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饭食,他不知道韩冬荣为什么这么会做饭,他甚至有种直接带他回京让他给他做一辈子饭的冲动,不过他知道这不可能,这些日子与韩冬荣相处,韩冬荣虽然每天都是乐呵呵的,可他知道韩冬荣是个极有主见的人,他不会受人左右。

韩冬荣给萧鸿煜盛了鱼汤对他说:“你多喝些这汤,对你的伤口有好处。”

萧鸿煜接过盛汤的碗,犹豫了一下问:“你以后会一直待在这里吗?”他觉得韩冬荣在这样一个小山村有些屈才。

韩冬荣微怔,随即笑道:“说不好,暂时还没打算出去。”他应该会出去走走的,但不是现在,他需要安排好梁陈氏一家的生活,让她们往后的生活不会再如从前贫苦。

萧鸿煜心中有些失望,他想韩冬荣走出这座贫困的山村,甚至希望他与他一同离开。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喝鱼汤,他用膳时一般不会说话,食不言寝不语是他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

韩冬荣没有那么多规矩,吃饭的时候也会说话,有时候还是笑话,萧鸿煜拿他没辙,听着笑话会情不自禁勾起嘴角。韩冬荣吃着自己做的红烧肉对萧鸿煜道:“你伤口恢复的不错,再过几天只要不做剧烈运动是能离开了的,你可有什么打算?”

萧鸿煜也跟着吃了一块红烧肉,听了这话愣了一下,而后垂眸想起下月太后的寿辰道:“过几日我便回去吧。”他竟有些舍不得了。

韩冬荣微微一笑说:“好,这几日你可要抓紧吃我做的菜,我相信你走到外面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再尝到我做的这么好吃的东西了。”他说的是实话,以这里现有的调料以及做菜水平,他做的家常饭菜绝对能称得上是人间美味。

萧鸿煜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韩冬荣觉得这孩子现在就这样话少,以后再长大些会不会连话都不会说了?

一顿晚饭二人用得和谐。晚上夜幕降临,萧鸿煜和韩冬荣在屋里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萧鸿煜继续编织竹筐,而韩冬荣则在数今天挣到的银钱,竟然差不多一千文了,这里现在出现的金银很少,通用的钱币都是铜钱,所以大额的数量都是以一贯来说,一贯铜钱便是一千文钱。

五瓶香水给他带来的利润十分不错,他取了四百文钱出来放在一边,那是要给梁陈氏一家的,作为他们做香水以及胭脂水粉的报酬。

萧鸿煜的目光时不时瞟向在烛光下数钱的韩冬荣,昏黄的烛光打在韩冬荣清俊的侧脸上,让他觉得灯下的韩冬荣更加好看。

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韩冬荣抬头将桌上的钱币全都收进了布包中,然后对萧鸿煜道:“我出去看看,你不要出来。”说着就快步打开门出去又关上了。

韩冬荣看到了几个似乎穿着差役服饰的男子朝他这里走来,但他能认出那差役服并不是县衙里差役穿的那种,他们服饰上的花纹更加繁复精致,精神力释放出去,这群人没有当初那群黑衣人的来势汹汹,韩冬荣稍稍放心,但他还是用精神力将整个房间包裹起来,着重保护着萧鸿煜。

“不知几位大人这么晚到访有何吩咐?”虽然觉得这些人没有恶意,韩冬荣还是小心问了一句。

为首的锦衣差役服饰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韩冬荣,而后才问道:“最近可有一个年约十六的少年来此地?”

韩冬荣装作思考的模样道:“好像有那么一个,长得很好看,那天我出去看到那少年骑马很快,他后面还有几个黑衣人也在骑马,似乎在追着那少年。”这些差役来意不明,但与上次那批黑衣人绝对是两批人,他想探探究竟,若这些人是萧鸿煜一方的,那么萧鸿煜跟着他们一起走会比过几日一个人离开要安全许多。

那人闻言眸中划过一丝喜色,韩冬荣的精神力一直笼罩着他,至少他的回答和情绪有任何不对,韩冬荣就会让他们如上次那批夜袭的黑衣人一般看不到萧鸿煜的存在。

“你可知他们朝什么地方去了?”那人问。

韩冬荣小心问道:“官爷,那少年是不是重犯啊?”

“不知道便不要胡乱打听,你只需告诉我他们是朝哪个方向去的!”那人面色一沉,似乎很排斥重犯两个字。

韩冬荣连忙点头道:“是是,我那日看见他们朝南边去了。”

那人听后再多看了韩冬荣一眼,而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萧鸿煜忽然走了出来,他对为首的那人喊了一句:“秦枢!”

那人回身,就见萧鸿煜身着一袭灰色布衣从屋里走了出来。韩冬荣看到皱眉走了过去道:“怎么出来了?”目光再看向这群差役的时候,眸中多了几分戒备。

萧鸿煜对韩冬荣点点头再道:“他们是我的侍卫。”

韩冬荣一愣,那些人却已经单膝跪在萧鸿煜面前齐齐称呼主子了。萧鸿煜让他们起身,韩冬荣没有再待在外面,而是回了屋将地方让给了萧鸿煜主仆,但进去前还是嘱咐了萧鸿煜一句不要在外面待太久,要注意身体。

韩冬荣进去后,萧鸿煜才开口问秦枢:“你们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秦枢道:“主子的马一直在这附近徘徊,我们几人便围着这一带寻找。”

“赤风如何了?”赤风是萧鸿煜的马,自他被韩冬荣救了以后便再没见过它。

“在这村子外面,属下已经派人在照顾了,主子放心。”秦枢道。

萧鸿煜颔首,看着秦枢身后的四人说:“其他人在哪里?”

“其他人被属下派去其他的地方寻找主子了,我们约好明日在村口汇合。”秦枢回答。

萧鸿煜嗯了一声说:“可查出对方是何人了?”

秦枢摇了摇头说:“暂时不知,不过可以知道他们与朝中之人脱不了干系。”

萧鸿煜没再说什么道:“你们今日先去别处,明日再来,今晚我在这里歇息。”

秦枢有些不赞同,萧鸿煜却是不容拒绝对秦枢道:“不许惊扰此处村民。”

秦枢无奈,知道自家主子是说一不二的性子,于是只能拱手行礼,然后打算就在这边哪棵大树上将就一晚保护自己主子的安全。

秦枢一行离开后,萧鸿煜就进了屋,见韩冬荣已经躺下作势要睡了便道:“今日怎么这般早就要睡了?”

“无事可做便只想着睡了。”韩冬荣嘴里叼着一根稻草说。

萧鸿煜坐在了韩冬荣身边道:“你不问我是何人,为何被人追杀吗?”

韩冬荣唇角一勾,带着几分意味深长道:“知道与不知道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知道了或许还会麻烦众多,不知道可能只是勉强有些好奇,孰轻孰重我分得清。”

萧鸿煜无奈,也没说什么,而是走到了草床边对他道:“如此也好,他们既然找来了,我想这几日我就要同他们一起离开了。”有些不舍。

韩冬荣闻言笑了说:“好,到时候香水和你要的东西都会给你准备好。”

萧鸿煜见韩冬荣这般洒脱觉得有些不舒服,可为何不舒服他却说不上来,于是只好躺下翻身不再说话。

延伸阅读

若翠珠宝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a3j.shtml
若翠珠宝以珠宝为品牌的主打产品,若翠珠宝设计师队伍挥洒灵感,融入幸福与浪漫,打造富于

中国人寿EA店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63l9.shtml
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介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知名的人寿保险公司,总部位

众随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yyue.shtml
众随儿童安全椅以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欢迎各界朋友莅临参观、指导和业务

双赢刺绣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pyem.shtml
双赢刺绣工艺品总部是一家从事苏绣工艺品生产加工批发一体的厂家”简称“双赢刺绣厂”随着

欧瑞雅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yk0b.shtml
欧瑞雅陶瓷工艺品位于风景秀丽,人才辈出,举世闻名的瓷都---景德镇。公司依托景德镇众

TFN蒂法妮珠宝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s80w.shtml
TFN蒂法妮珠宝是专业从事黄金、K金、铂金、钻石、翡翠及其它珠宝饰品的生产、加工、批

duonishijiao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gq11.shtml
石家庄多妮士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在十年的创业发展中积累了丰富的实际经验和很越书本理论的

菲尼英语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uyu7.shtml
菲尼教育集团由来自美国、英国、香港的教育专家团队组成,已经有30年的历史,我们的专家

伊兰之谜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gt7s.shtml
伊兰之谜致力于女性私密养护文化及产品的输出,致力于女性私密养护的产品、仪器、服务三位

优早教育加盟  http://www.trabzoncicekciler.com/uybv.shtml
一位来自不同文化但抱有同样信念的学者,AnnGadzikowski,是美国西北大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获得友好度就会被同化第一章

    灼灼烈日高高悬挂在灰蓝色的天幕上,热意滚滚如海浪,似乎要将整片天地焚烧殆尽。这里是火落星,因为炽热无比,仿若无时无刻都有火球坠落,将人炙烤而得名。火落星是蓝星域最边缘的一颗并不适宜居住的星球。环境恶劣,赤沙遍地,一年十二个月里,有十个月是热季,只有两个月属于冷季。虽然有冷热季之分,但事实上冷季整个白

  • 西游:退下!让为师来!第一章 玄昊

    东极太晨,星月混沌,自祖神开天辟地以来,于南泽以北,东荒之地起一高塔,名唤昊天。昊天之塔,拥好大无俦之力,能吸星换月,降妖堕仙。自涿鹿战后,被祖神昊天上帝伏羲置于须臾灵山,镇守八荒六合,百亿年间,无再现迹。今日,庚久未开的须臾山门再被叩响,走进的是一名天女携着一名青壮的少年郎。那少年一身玄色窄袖蟒袍

  • 笑御清锋之甘泉山庄(5)

    一路上谈谈说说,倒觉时光过得极快,萧子隐要去京城东面的新丰镇去办事,所以提前下了车,临别之时对沈岫道:“大恩不言谢,若来日有机会,总会再见到姑娘!”沈岫点点头,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等到萧子隐去得远了,沈岫转身,看到青花和紫叶两个正无限同情地瞧着沈岫,紫叶道:“姑娘,您别难过啊,您跟萧公子有缘

  • 国士无双从叶问开始第1章在线阅读

    第1章那就离婚吧傍晚,为父亲贪污的事奔波了一天的夏安把车子停在别墅外,从副驾驶座拿上给儿子夏小辰买的玩具,直接下了车。开门进去,夏安发现楼下一个人都没有。奇怪,这个时候小辰应该在家啊。“小辰?”夏安一边喊儿子一边换鞋,忽然瞥见鞋柜旁放着一双紫红色的细高跟鞋。这……不是她的鞋子!难道——她丢下玩具就往

  • 福来运至[网游]第二章在线阅读

    ————再遇————“绫音,未来。”迎面走来的男人痞痞的笑着,栗色的头发一看就是刚做过造型,单眼皮上还画了浓重的眼线,“下午好。”“赤彦。”“赤彦哥!”异口同声的回答道,惹得男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中村赤彦向她们身后的冷峻男人点了点头,“瑛先生,好久不见。”“啊,中村君,你好。”ladysecret的

  • 世女无双第二章

    季泽煜转身走出房间后,一改可怜模样,唇角的弧度止不住地上扬。门被关上,陆南昀皱着眉,眼底闪过阴冷情绪。自从陆南昀参赛以来,几乎每天都会被季泽煜骚扰,虽然他是A班,季泽煜是B班,两人并不住在同一个宿舍,但是季泽煜总是会找一切机会接近他,有意无意地在言语和肢体接触上占他便宜。而刚才季泽煜居然说他后悔了?

  • 霹雳mit续之永恒星在线阅读第1章

    “宝贝,大点声。”“不要那么用力,轻点!”两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一阵接一阵的撞进我的耳朵里,我躲在衣柜里,死命的咬住自己的手指,生怕自己会不小心发出一点声音来。无尽的羞辱感向我袭来。此刻床上两具精壮的身躯死死的缠绕在一起,躺在下面欲仙欲死的正是我的未婚夫,林学真。“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人。”这是

  • 我嫁了个假和尚任务

    孙丽然却有些埋怨,撅起嘴巴,没好气地说道:“爹,你还是不相信我。”孙千贵转过头,看着她,淡淡地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你是我的女儿,这件事又做的这么漂亮,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相信你呢。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轩辕英是什么人,你我也清楚,万一让他察觉到什么,事情可就不好办了。任何事情都会有个变数,不

  • 赘婿之皓月当空之第八章

    如今对毛茹洇和小五而言,去国外反而是踏上归程。“其实我有个亲戚在国外,但因为性取向的事,我没办法跟他开口,现在分手了,我也许能找他试试。”小五对毛茹洇坦白。“有个亲戚帮着肯定比单打独斗好办事。”毛茹洇说,“对了,你愿意告诉我了吗?”“什么?”小五问。“为什么不想坐船。”毛茹洇替小五回忆道。“跟我穿女

  • 携运而生之第五章

    风启走出主殿,迎面就遇上御权。他没说什么,往圣魔殿正殿走。御权就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应当是受了殷宸休的吩咐。风启到的时候,正殿上正闹哄哄的。因为司徒承的法器算得上是上品了,现在突然要收回,就算是魔尊发话也让他们心中有些不舒服。御权见状叹口气,这些人近千年了也没长教训。殷宸休从来不是个耐性好的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