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随风飘散的青春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皇甫韶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刚跟着李进忠回到慈宁宫,朱由校便打听到老皇帝已经下诏,令福王即刻就藩洛阳,离开京师。朱由校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朱常洵离开京师意味着什么————太子的位子从此便固若金汤了。同时也意味着万里老皇帝终究还是在这场同文官集团的争斗中败下阵来。四十多年来,万历皇帝朱翊钧也曾或用励精图治或用帝王心术,或多或少的在文官集团手中讨得过不少的便宜,从与官僚们的斗争中,他也总结了不少经验,比如说:重用阉宦。同文官们死磕,哪里用得着尊贵的皇帝,亲自下手掰腕子?皇帝只需要安安稳稳的高坐九重天之上,手里拎着个提线木偶就好,阉宦跟锦衣卫自然会像护主的忠犬,替皇帝陛下,扑咬那帮子冥顽不灵的官僚。再比如说:借力打力,离间文官集团。明朝的文官集团虽然势力庞大,但其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聪慧的朱翊钧早早的察觉到这个破绽,当年他从张居正、冯保手里夺回军政大权的时候,正是利用文官中的一派去“倒张”,彻底清算了张居正的势力,让朱翊钧得以树立威望,乾纲独断。当然前头这两个都是小伎俩。四十多年的尔虞我诈,终于让朱翊钧磨砺出来,他逐渐领悟到了政治的真谛,以及对付文官集团的终极法宝————均势!平衡!自从朱翊钧乱拳打死老师傅,清算了张居正的势力后,朱翊钧就再也不能允许有第二个张居正或者如同张居正这般庞大的势力出现在朝堂之后,所以后来无论是东林党、浙党、楚党还是宣党、齐党。无论他们那一家有做大的趋势,朱翊钧就联合其他几家,将逐渐做大的哪一家干掉。其中最著名的事件就是万历末期,东林党逐渐做大,万历帝便联合其余三党,将东林党统统踢出朝堂,标志就是叶向高叶妈妈卷铺盖走人。

虽然朱翊钧年轻那会儿相当强悍,相当腹黑,但是天不假年,他终究还是年满昏聩了,在这场历时十多年的国本之争中,终究还是输给了本朝的官僚集团。他真的甘心吗?当然不甘心,但又能怎么样?继续争下去?

算了吧,他还有几年好活?即便是不喜欢朱常洛,他也必须捏着鼻子培养朱常洛,这并不是为了他自个儿,而是为了祖宗留下来的江山。太长时间了,他冷落朱常洛太长时间了,以至于父子生隙!唉,就这样吧,务必在死前将朱常洛培养成一个合格的继任者,否则这风雨飘摇的大明江山,他守得住吗?

当朱由校得到老皇帝下诏赶走了心爱的朱常洵时,他沉默了很久,细细的体会着那一刻老皇帝的心情。

“败下阵来了,这是?”朱由校自嘲的笑了笑,下一个被赶上拳击台的将是他的父亲朱常洛,不过可惜,在历史上他还没来得及放开手脚,就一命呜呼了。紧接着他们会把年幼的自己推上前台,那么到时候,自己会承认他们的又一个手下败将吗?

摇了摇头,朱由校回到宫中,给东李西李两位选侍请过安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在这里等着伺候他的可不是李进忠,老李是西李娘娘的心腹太监,只有在出宫玩耍的时候,西李娘娘放心不下,这才派遣李进忠跟着。而在朱由校自己的房间,伺候他的人名叫客氏,她原本是个农妇,因为奶*水充裕的缘故,进宫给朱由校当了奶娘。

“小爷,听说你去了不干净的地方?可不行啊,你身子骨还小,可经不起那种折腾。”客氏给朱由校打了盆热水,一边给朱由校洗脚,一边唠叨着。朱由校鼻头一皱,怒道:“好奴才,竟然乱嚼舌根子,看我下回不打断他的腿。”

客氏嘿嘿一笑,也不恼怒,她嚷道:“小爷你也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您那里舍得欺负李公公,那回儿出宫,不是他忠心耿耿的跟着,护着?”

“得了吧,我才不需要这条‘尾巴’勒。走着瞧,竟敢在背后走路风声,看我怎么教训他。”

朱由校双手抱胸,眼珠子溜溜的转,其实,他早想整治一下李进忠了,倒不是李进忠真的坏过他的好事,实在是朱由校感觉自己一个人待在深宫,没有一两个可靠的心腹是行不通的。他必须收复几个手下,不然总这么单打独斗,终究是有点儿势单力薄。至于,他心中有没有相中的人,那自然是有的,比如这个李进忠。

他听王安讲过,这个李进忠原本是个地痞流氓,为人机灵精明,很有头脑。朱由校也觉得李进忠挺‘懂事’,是个万中无一的‘狗腿子’。更加难得可贵的是李进忠为人圆滑世故,在宫中跟各方的关系处的都不错。

正好借着这件事,好好的整治一番,若是这个老小子聪明,就应该乖乖改换门庭,为自己效力。若是他不识抬举...朱由校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反正在这个时代,太监又不算人!若是他真的不识抬举,就让他消失好了。

第二天晚些时候,朱由校唤来李进忠。站在花园里的大水缸旁,朱由校拿捏着腔调,嚷道:“李公公,你的小嘴挺利索啊。”

闻言,李进忠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紧随着泪珠就从两眼中滚落下来,“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他边说边抡起大嘴巴抽自己,一副懊恼自责的模样。朱由校摸摸下巴,嚷道:“你都跟谁讲了?”

李进忠哭嚷道:“西李娘娘问起小爷昨日入宫的所见所闻,奴才不敢欺瞒,便如实相告,就只跟娘娘提及过此事,旁的奴才哪敢乱嚼舌根子?”

“这宫里看似深宅大院,实则就是个千疮百孔的,纸糊的破房子。放个屁都能传响十里地,你虽是只跟西李娘娘速及此事,却是等同将此事说给了每一个人。这宫里口口相传,消息传播的多块啊。你可知道,这事一旦飞出宫墙,叫外臣知晓了,少不了弹劾我,这个罪名,李公公可否替我担着啊?”朱由校面色不善的问道。

李进忠哇的一声又哭了,他嚷道:“小爷切莫嘲弄奴才,奴才算个狗屁啊,肩头单薄的很,那里担得起这份担子。”

“担不起你他娘的还乱说。”

朱由校抬脚将李进忠踹翻在地,后者跌了个四仰八叉,但又不得不迅速爬起来,继续趴在朱由校的脚边,痛哭流涕,哀求朱由校的原谅。

朱由校转了转眼珠子,从手指上撸下一枚玉扳指递给了李进忠。捧着这枚价值不菲的玉扳指,李进忠惊疑不定,“小爷,这是...”

朱由校皮笑肉不笑的嚷道:“怎么?看不出来吗?我在贿赂你啊,李公公。”

闻言,李进忠吓的嚎啕大哭,他“砰砰砰”的趴在朱由校脚边磕头,嚷道:“小爷折煞奴才了,您这不是在要奴才的命吗?”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儿那么多废话。听着以后再跟我出宫,嘴巴给我放聪明喽,再敢多言,我可就没这么客气了。”话音落下,朱由校转身离开。直到朱由校走远了,不见了踪迹,李进忠这才爬起身来,气喘吁吁的揉着浮肿的额头嚷道:“娘嘞,这个小屁孩还真不好糊弄。”话音落下,他又两眼放光的盯着手里头的玉扳指,面露喜色。现如今宫里头“腕儿”比他大的太监一大把,什么王安、魏朝都在李进忠的前头,他现在的地位并不高,能够网罗的好处自然也少得可怜,进宫这么些年了,这个玉扳指可算是他李进忠得到过的最大一笔好处费了。

李进忠喜不自胜的抚摸着玉扳指,暗道,这皇太孙佩戴的玉扳指,这价值还能低到哪去?想来转手一卖,定是赚他个十万八万的不在话下。一念至此,李进忠便笑逐颜开,挥刀自宫来来紫禁城为了什么?还不是图财!将玉扳指贴身藏好,李进忠步履轻快地折回慈宁宫。同时心里对朱由校可谓轻视到了极点,“终究是个小屁孩啊,心智并不成熟。即便是尊贵的龙子龙孙,也是这般好糊弄。原以为想要摆平这事,今日少不了要吃一顿皮肉之苦。可到头来,竟是天降横财。嘿嘿,想要收买我?那怎么成?若是让西李娘娘直到我帮着你隐瞒真相,依着娘娘的脾气,还不得抽我的筋,扒我的皮啊。倒是你这个小屁孩这么好糊弄,等你再来发难的时候,再糊弄糊弄不就得了?”

李进忠计较一番后,权衡利弊,决定还是欺负年幼的皇太孙的好。毕竟,皇太孙年幼,即便糊弄他他也瞧不出端倪不是?

可当李进忠一返回慈宁宫,便傻了眼。宫里竟然来了不少威武的大汉将军(大内侍卫),这帮子虎背熊腰的大汉将军正逐一搜查着公里的太监宫女,似乎是宫中出了什么岔子。待他再往里头去,便隐约听到了皇太孙的哭声。

呦呵?刚刚不还耀武扬威的吗?怎么一转眼哭鼻子了?

李进忠冷嘲热讽的笑了笑,连忙走了进去,跪倒在西李娘娘身前。

“娘娘,这宫中似乎来了不少大汉将军,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呦~~小爷怎么哭鼻子了?是哪个奴才惹小爷不开心了?”李进忠扯着尖细的声音嚷道。只听西李娘娘沉声道:“宫中出了内鬼!出了贼!竟是将小爷的玉扳指窃去了!哼,今天慈宁宫里的有一个算一个,一个一个查,本宫倒是要瞧瞧是哪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小爷的东西也敢偷!”

闻言,李进忠面色大变,如遭雷劈。

他艰难的转过头,面色铁青的望向一旁哽咽声不断的朱由校,眼里充满了恐惧。

见李进忠看过来,正搁哪儿“雷声大雨点儿小”的朱由校突然朝他露出一抹惊悚的微笑,假如朱常洛也在场的话,定是会感到似曾相识,因为当初当他察觉到朱由校偷听了自己的秘密时,朱由校也露出过类似的笑容——阴森、惊悚以及嗜血的笑容。

延伸阅读

智车恋智能自动车衣加盟  http://www.skyqi.net/ukcv.shtml
爱车仕智能自动车衣是业内排名靠前的专注汽车后市场安全与服务产业的专业品牌。专业从事汽

甜心凯特加盟  http://www.skyqi.net/u6vx.shtml
甜心凯特,源于1944年台湾宜兰,Zui初是台湾宜兰的一间只在夏季营业的刨冰店。这间

广星加盟  http://www.skyqi.net/yynq.shtml
广星包装盒总部是一家的印刷纸制品生产企业,成立初期主要致力于三层、五层、七层瓦楞纸箱

亿家乐加盟  http://www.skyqi.net/avfw.shtml
亿家乐食品坐落在山东昌邑市双台工业园,占地1万余平方米。在职员工120余人,年加工产

欧帝斯加盟  http://www.skyqi.net/agdp.shtml
欧帝斯灯饰总部是生产欧式吊灯、壁灯、台灯、吸顶灯、天花灯、工艺品等,生产制造的公司,

品藏加盟  http://www.skyqi.net/ptcw.shtml
品藏挂画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靠

帛欣纺织加盟  http://www.skyqi.net/x90k.shtml
帛欣纺织品的主要目的,不只是要把美丽的布料引进中国,更重要的是要把国内外上精致、华丽

裕元花园酒店加盟  http://www.skyqi.net/uj2d.shtml
裕元花园酒店是台湾宝成国际集团旗下品牌,是一家全方位提供世界一流酒店管理、设计与技术

鑫雨坊加盟  http://www.skyqi.net/gjcd.shtml
中国专职的玛瑙供应商。广东惠州市惠城区大众工艺品厂是其全资工厂,另在辽宁设有两家分厂

吉益美加盟  http://www.skyqi.net/bey6.shtml
植物酵素饮酵素,是酶的旧译。人体由细胞构成,每个细胞由于酵素的存在才表现出种种生命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观仙小型兽潮

    引领空气中的灵气,从自己的呼吸管道吸入体中,沉入丹田,将自己体内幻想着一个容器,来装实着体内的灵气。三天后……陆晓忌睁开眼睛,暗沉的眼眸子里,闪烁着无穷的潜力。“呼~”陆晓忌大呼一口气,第一篇已经修炼完了,自己的修为也达到修仙最低层——凝气一阶。轩辕梦梦现在在躺在树旁睡觉,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陆晓

  • 神话第九章在线阅读

    因为早有心理准备,陆长洲和冷暖阳绕开了根本不屑于和他们这种凡人讲话的沙二小姐以及她的律师团,顺着楼梯上了楼。审讯室内,穆成雪和另一个刑警对面坐着一个男青年,刚抽完大-烟一样的精神萎靡。他不知道被人刚从哪张床上薅下来,身上还穿着睡衣,头上的毛十分桀骜不驯地炸着,这幅造型配上他这个颓废劲儿,莫名让他整个

  • [综武侠]我自倾城在线阅读第6章

    梁家没有衣架,沈映月担着衣服回去就直接把衣服往架在屋子前的竹竿上挂去。本想洗个澡的,可她的衣服已经全都被她拿出来洗了,湿哒哒的根本没法穿,实在是个问题。要等衣服干了再洗?还是先不换衣服呢?沈映月正在琢磨着,就看到有个人影往这边走来,她突然就愣住了。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目测有一米八八

  • 鹰愿第7章在线阅读

    诚如严静思自己所料,沈太医请过脉后,说她突然晕厥,一是急火攻心所致,二是旧伤尚未痊愈。除了继续服用现在的药方,沈太医又加开了一份,固气培元,滋养心肺。挽月等人听到这样的结果喜忧参半,少刻不敢耽搁地按照沈太医的嘱咐,先伺候着娘娘用了一碗鸡片粥,然后又接连灌了两碗浓稠的药汁。严静思咂了咂嘴,新增的药方中

  • 重生之我不要修仙之跑酷黑侠,空中飞人(一更求收藏)

    这前面下大厦的门冲出来了一群警察和保安,已经是下去的路堵住了,这天台十分的空旷,根本就没有任何藏匿的地方。“警察,别动!”几个警察纷纷的拔枪对准了凌天!凌天看见这些警察,嘴角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在这淡淡的月光下照耀下显得有些诡异。不动,那是不可能的!凌天不可能被这些警察抓住,不然一切就白费了!下一

  • [复联+HP]蜘蛛侠遇上斯莱特林之查克拉金属矿(4)

    富岳派出两个小队的护卫队成员执行任务之后,正在家族训练场里传授护卫队们螺旋丸,做为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无印忍术,宇智波富岳开心的剽窃了过来。“看好了,这就是A级忍术螺旋丸!可以你们做到性质变化的时候还可以添加各属性的查克拉!”一边说一边手上出现旋转的查克拉,不到一秒钟一个螺旋丸就出现在右手手掌之上,然

  • 仙门主宰在线阅读第二章

    阿满发现自己的獠牙不见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个对路人纠缠不清的饥.渴女人。尴尬,思想还停留在大正时期的保守女人阿满脸蛋涨得通红。不过还没等阿满细细品味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她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幸好太阳落山了。这是她晕倒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先前那个啊啊啊尖叫的声音又开始折磨阿满的耳朵。“啊啊啊啊啊啊!!!

  • 战神苏戬传在线阅读辞职

    “早啊,大作家!”方乐下楼,跟正跑完步回来的于安宁打招呼。“呵,上班去啊?”于大作家边走边拿着条毛巾擦汗,气喘吁吁。“嗯,今儿个去辞职!”方乐微笑,露出一排大白牙。“辞职?你小子是发烧了呀还是没睡醒?”于安宁先是一惊,而后没好气地道。“哎呀呀,放心了啦!我心里有数。”两人擦肩而过,方乐朝后挥挥手,头

  • 寄居蟹在线阅读第五章

    “江国军队又来犯了。”听闻此话,沈祈雨提着剑就往外走。有人叫住了他:“沈将军,你做什么?”“去抗敌来犯。”说完又看着自己手下这群人还站在原地,问:“你们怎么不去啊?”“将军,总兵会点兵去的。各司其职,咱们兄弟主要得在外头拦截敌人。这时候,敌军的一队人也不多,用不着全军出击,自有前锋队伍去。”沈祈雨说

  • 从原始世界开始成神之怪盗的预告函

    “一天前,四宫财团宣布在四宫珠宝展览会上展示世界上最大的星光蓝宝石亚当之心。”“而就在一天前四宫财团的总帅收到一个自称为怪盗基德的神秘怪盗的预告函。”“而一时间京东警方也收到了怪盗基德这个神秘怪盗的预告函。”“除了向四宫财团与东京警方发预告函外,这个自称为怪盗基德的怪盗还在网络上散播消息。”“这条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