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暮光之城]信徒在线阅读求赞么么哒

作者:灰伯爵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玉麓山坐落在蓝都大陆的北端,山上充斥着各种魔幻般的树木,就连山石,都仿佛渲染上梦幻色调,整个看过去,就像一个大型调色盘。

只看一眼,千窘就觉得,这座玉麓山充满了太多未知,而未知总是伴随着恐惧。

舒粼找到的这份地图非常详细,详细到哪里有岩洞都有标注,但是千窘和舒粼依然不敢有什么大意,虽然地形比较详细,却没人能准确知道山上的所有草木,甚至有哪些植物是有毒素的也不知道,这是千窘最担心的。

而他们要寻找的素馨落碧莲,却从无人知道它们藏身在何处,历来想寻找它们的人无数,却只有极少的人有机缘能够找到。

千窘是没有信心能找到它,尤其他还带着两个小包子,但是来都来了,难道要空手而回?回去又该如何面对土霸的欺压?他如何能让小包子的生活更好一点?

千窘有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

回头去看小包子,小包子才是无忧无虑的,他们没有任何危机感,由方才的能不能画,演变成包子两个埋头画起山水画来,就对着玉麓山在堆积着各种颜色的画笔。

这一套画笔还是他们满三周岁的时候千窘买的,他们收到这套画笔可欢喜得很,很是认真专注地画了几天“画”。

第二天一早,千窘还想赖床,却被两个小包子超级无敌的叫了起来,千窘昨晚说的:今天早上要开始他们的新旅程。

小包子对于新鲜事物总是充满好奇和憧憬,大早上就情绪高昂,以他们的尿性,还不很快就把千窘喊了起来。

千窘很清楚他们的目的,就没有赖床,倒是舒粼比他还赖床,被小包子手脚并用毫不客气的拽了起来,起床气令他有点抓狂,但是面对小包子却毫无办法。

他们吃了早餐就向玉麓山出发,他们住的酒店离玉麓山比较近,不必再坐帝霸,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

小包子对于一路上的景物特别感兴趣,昨天千窘就给他们买了他们都能使用的快速相机,他们一路狂热的拍照,还要合影留念,但是千窘带他们出来不是为了游玩,所以只拍了两张合影,就不再让他们拍了。

对于小包子来说,抓拍只是他们的一时兴趣,过了这个热度,很快就冷却下来,然后在上山的时候,再不肯让千窘和舒粼抱着,在丛林中蹿来蹿去,知道山上充满危机,小包子的活跃让千窘十分头疼。

“这是什么,好好玩的样子。”海米冲着一株比他们矮一个头的植物说,其实那就是一根木藤。

“好漂亮,我要摘下来当我的本命。”黑米很快被引诱,伸手就要摘那根木藤。

“黑米,不可以碰它。”千窘急忙阻止了黑米,快被小包子吓破胆了,要知道越漂亮的东西,其毒性越是剧烈,越是碰不得的。

千窘拉开了小包子,才松了口气,说:“对你们说了山上的东西都不能乱碰记住没?山上很多东西有剧毒,不让你们碰就不要碰知道么?”

小包子挺委屈的,这么可爱的木藤,有剧毒?

阅历丰富的舒粼上前一看,失笑道:“这是撒积木藤,玉麓山上很常见的东西,放心,没毒的,话说你们两个小家伙是什么眼光,居然看上这东西?”

“舒粼叔叔才是什么眼光,这么漂亮的木藤,我们就喜欢。”小包子很不服气,听见没毒,一人摘了一根,两只小手缠过来绕过去。

木藤是通身肉红色混合着晶莹的翠绿,一缕若隐若现的紫光穿越其中,表皮是透明的,肉眼都能看见里面的肉质,这三种颜色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它们的叶子是圆圆的,因为表皮太薄,手指触摸上去,能真切感应到韧滑,让它们看起来有一股童趣,才能博得小包子的喜爱吧。

果然他们上山的时候,山上都能看见这些木藤,舒粼说它们没有毒,千窘就放心让小包子拿在手里玩,小包子有了它们,对山上其他的草木都没多大趣味了。

它们刚上去的这段山路还算安全,没有多大惊险,不安分的小包子就玩起捉迷藏,千窘不想让他们玩,但是挡了一次挡不住第二次。

“哥哥捉不到我,哥哥捉不到我……”海米奔跑在草丛中,可开心惬意了。

“我就要捉到你……”

黑米是最不服输的性子,被海米催促着,一心就想要捉到海米才罢休,于是他一个着急,气息也随之急促起来,加上越是想赢却越着急的情绪,黑米一个跄踉,被横在面前的一株藤蔓绊了一脚,眼看就要扑倒在地。

千窘急得不行,就知道不该放纵两个小家伙。

但是,奇迹在这一瞬间发生。

在黑米的小身子就要倒地的一瞬,他的小身子骤然间消失,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只有他手中的那根藤蔓落在地上,随风摇曳了两下,挂在一株灌木丛上面。

千窘大惊失色,叫着黑米的名字扑上去,却只能握住他掉落的藤蔓。

“黑米,黑米你在哪里?”四处回荡着千窘的呼唤。

海米也意识到好像闯祸了,心里一急,手里的藤蔓被握得更紧,也是在这一瞬间,脑袋里好像有一种感应,海米也随之消失不见,凭空消失在面前。

“海米宝贝!”千窘只来得及握住海米手里的藤蔓。

怎么回事,两个小包子相继在他面前消失,千窘觉得他就要窒息,好像他的世界要崩坍。

“黑米!海米!”千窘和波比团团转,都快失了分寸。

玉麓山上,阳光照射进来,金光四溢,玉麓山这个大调色盘蒙上一层格外刺眼的金光,本就充满魔幻色彩的神秘森林,更加晕染了奇幻莫测。

难道这座森林藏着一个神?

然后小包子被神召唤去了?

千窘惊慌失措,舒粼如临大敌,四下里除了微风轻送,没有别的动静。

千窘跌坐在地,他这是要闹哪样,他是不是不该带着小包子出来?

但是好像后悔已经晚了。

小包子到底哪里去了?

却在这个时候,他手中的藤蔓动了起来,轻轻的一下,本来千窘并没有发觉,但是藤蔓勾了一下他的衣角,好像被施了术法一般,圆圆的叶子顺着蔓藤向上蔓延,缠在千窘手腕上。

千窘这时才察觉到,感觉有点痒痒的,他的心思全都放在小包子去了哪里上面了。

“爸爸!爸爸!”两个软软糯糯的童音相继响起。

“黑米,海米,你们在哪里?”千窘一听就知道是小包子的声音,却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爸爸,我们在这里。”千窘手上的藤蔓扯了扯,又顺着他的手臂延伸上去。

千窘看着一直在动的藤蔓,惊呆了:这是他的黑米和海米?!

“黑米,海米,你们怎么在藤蔓里面……”

话音刚落,只在一瞬间,两株藤蔓顿时又化作黑米和海米,毫无声息的,就挂在千窘两边的臂弯里。

“爸爸,我们在呢。”小包子的小手八爪鱼似的缠紧了千窘。

“宝贝,你们吓死爸爸了……”千窘激动得有些哽咽,刚刚还是空荡荡的心里瞬间被小包子填得满盈,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小包子在他心里占据了多么重要的位置。

小包子嘻嘻呵呵的笑着,他们才不会说,如果不是千窘太过担心的声音,他们或许还想和他多玩一会捉迷藏,才不会这么早钻出来。

如果把爸爸惹恼了,可能下次就不会带他们出来玩儿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舒粼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脸色也不太好,是惊喜?是疑惑?是讶异?是不敢置信?

混合着多重情绪,舒粼走了过来:“他们,两个小家伙……”向来说话伶俐的他,这时有些结舌,可见他此刻的激动。

“怎么啦?”千窘还沉浸在小包子回归的喜悦当中,只要小包子平安,他便可无牵挂,哪里想到那么多。

“粼叔叔,我们没事啊。”黑米强调,好像让千窘和舒粼担忧太多,而此刻他们没事,彰显得他们特别“厉害”一样。

“你们刚才……是怎么回事?”

被舒粼这么一说,千窘也回过神来,问:“你们两个,刚才怎么从木藤身上出来的?”

黑米挠头想了想,才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就是很想捉到弟弟,心里一急,然后好像起了一阵风,很快很快的,然后我就进了木藤里面……”

海米也说:“我也是这样,看见哥哥不见,我很着急,然后好像有一阵凉风,我就变成木藤了。”

舒粼和千窘大概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口中的“着急”,大概是某种情绪,然后有了那阵飓风作引子,他们便化身为木藤……

但是这里面有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难道说,这是你们的超能力?!”舒粼表示双眼已瞎,这是真的么?

“超能力?”千窘也表示不敢置信。

丫的两个小包子才三岁多一点,就苏醒了超能力?那他这个23岁至今未完全苏醒超能力的爸爸算什么?他们还是他的儿子么?

“舒粼,别开玩笑,他们才三岁。”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所以,我现在像开玩笑?”如果不是超能力,还能做什么解释?

千窘和小包子大眼瞪小眼,看着他们茶金色的眼眸,如果这真是小包子的超能力,而且还是和他一样的木系,千窘也不敢说,这是出自他的遗传。

“黑米海米,你们还能再变一次木藤么?”舒粼问。

小包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这就是超能力?

延伸阅读

系统叫我去打脸之师兄师弟排排坐(六)(6)  http://www.tbosv.cn/d08e.shtml
陆浅川一边走,一边浏览着73给出的剧情提示。他对这里的剧情印象很深,顾家村算是莫沉渊

剪爱三倍鹰眼 无处可藏(求鲜花评价票)  http://www.tbosv.cn/gdwx.shtml
正当赢正犹豫之际,忽听城楼之内,投石车阵中,阵阵骄喝声起,刹那间,所有投石车皆数启动

情狐玉生之初闻武功  http://www.tbosv.cn/x9t1.shtml
天空这块动态图,太阳和月亮连续变换了三十次。整整一个月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在杨过那间

永昭郡主之第五章  http://www.tbosv.cn/gav7.shtml
门内还撑起笑脸的仇一天,出了门就已经陷入深深的自责中了。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丝毫没

主攻向快穿文记录魔兽之王  http://www.tbosv.cn/s9bi.shtml
一个长相绝美,俊俏万分的银发男子站在一棵枝叶之分茂密,腰身也无比粗大的古树前,那古树

朱雀纪元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tbosv.cn/gi1t.shtml
“奇塔瑞人已经急不可耐了”“稍安勿躁,待我引领他们打响光荣战争”“战争?就地球上的那

妖怪名单之最强封夕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tbosv.cn/x2zc.shtml
摸清了地形,我尝试过逃跑,可是身后那两个尾巴极其警觉,把我看的死死的,我实在忍无可忍

刷好感追星系统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tbosv.cn/s7b7.shtml
陈默看着飘然远去的剑竹,连忙道:“你还没告诉我金光洞怎么走?”“路在明月峡。”剑竹的

黑暗圣光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tbosv.cn/coj.shtml
林穹是丝路归金的新秀,他今年仅23岁,进入**圈五年对于很多艺人来说他无论年龄艺龄都

落魄王子之异界风云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tbosv.cn/db9r.shtml
是夜赵西源仍然住进了鸿来院,两人倒是没有如昨夜一般你三言我两语地搭话,倒是各自安稳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君心已有卿双打

    场上,灰原哀和越前龙雅正说着话,并没有注意到看台上的动静,一直到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两个人站在了场上,这边两个人才发现。越前龙雅只当两个人是来挑战的,却见对面的迹部景吾突然伸出一只手,冲着他们晃了晃,“他在干什么?”越前龙雅不解的问道,灰原哀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是懒得解释,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半点不

  • 扉间今天也很纠结在线阅读第八节

    【传说】我与四位师兄被赶出紫禁城,锦衣卫们押送着我们一路回到了天草阁。一众锦衣卫守在天草阁大门口,将整个天草门监视起来。我与诸位师兄踏进秋岚堂,二师兄叹了口气:“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我与师兄们皆明白,师父用模棱两可的所谓长生之术糊弄圣上已久,被圣上发觉真相是迟早的事。只是这一日真正到来,我们却

  • 我穿越到了我的小说世界里在线阅读第三章

    原来老王因为三人的吵闹声早就醒了过来,只是因为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各自的对方身上,再加上三人都正处于**期,根本就没工夫去理会其他,所以便没有注意到老王的醒来。老王醒来后就看到正在大打出手的三个女人,而自己此时又正处于三人的中央,刚开始时,老王还真被吓了一跳,处于三人战场中心的老王便自然而然的以为是

  • 七锁逆妃之第三章(3)

    “星际直播大赛?”魏婉儿拉了拉下面关于比赛要求的介绍,特别是关于比赛胜利者的奖励,她看得非常仔细。第一名:奖励十万信用点;获得鸿蒙直播平台S级签约合同,成为鸿蒙直播平台下季度主推主播;获得上一线时尚杂志品牌——红颜封面照的机会。第二名:奖励五万信用点;获得鸿蒙直播平台A级签约合同。第三名:奖励两万信

  • 【沉沦大陆】—玩转美男机械灵魂

    李牧终于从恐惧中挣脱了出来,因为黑暗中再也没有其它异动。此时,想要从拜斯手里跳下去逃脱并不难,问题在于逃去哪里?拜丽尔的房间是伪装出来的,那么其他地方应该也是这样。可怕的永远是未知!伪装地之外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呢?是被严密把控,还是空旷无人?李牧计算了起来,每天傍晚一台新的花为手机被交给拜丽尔,而在晚

  • [综]专业奶爸执照第1章在线阅读

    “你家在哪里?”“在南山花园。”“明天我会派一辆专程车去接你。”“什么?”这位少年惊叫一声。“我?就我这样吗?大哥!别跟我开玩笑呀!”“小伙子,我不会看错的,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无形的潜能。我相信你的实力能够征服教练。”球探提了提眼镜,“刚才你的表现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太震撼了!”少年笑了笑。十年

  • 不由在线阅读第9节

    作为一个啥都没有的穷小子,能被南宫家的千金邀请着一起出门,还真是出人意料。之后两天,楚风每天都要花大把的时间去医院陪同母亲,渐渐地看着她恢复。而慕容家,也早就如计划般,在星期五那天给他的卡里打了巨额的钱财。整整两千万!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坐在家中,看着手机里的金额,想到母亲受到伤害的样子,楚风的心情却

  • 系统什么的最讨厌了在线阅读初见端倪花落泪,两情相悦雪纷飞

    诶,你在哪我刚才出去来的,帮同事做了点事情,才看到消息,从刚才睡梦中惊醒,打开手机刚好苏沐雪发来了这样一条消息,我在你店旁边的酒店,刚睡醒,我一会去出去转转顺便去取电影票。一副睡眼朦胧的回答着,行,那等我回去了说,洗澡洗漱化妆(职业病,公司员工办公室人员必须带妆上班)过后,我发现什么沐浴乳洗发液吹风

  • (综英美)当教授粉穿到伪HP世界第1章在线阅读

    “我予你传世的荣光……”歌声宛如长着翅膀的精灵,飞过偌大会场每个角落,带起一片又一片的歌迷呼声。璀璨无边的灯光缓缓消失,唯剩浅浅一道光照在舞台正中央。照在万众瞩目的秦谨身上。曲毕,他缓缓睁开眼睛凝视台下观众的模样令人见之不忘。“演唱会很成功……”台上光芒耀目的大明星秦谨从升降台上一下来,后台一群人就

  • 清穿之博尔济吉特氏之打脸,啪啪啪!(10)

    “老爷,您要打便打,我的性子直不会说话,若不是有人瞧见前些日子柏家少爷进了绣楼,天亮才离开,我也不会信这话!”梁氏说得是铿锵有力,就差拍着胸脯担保这事的可信度,末了还反问一句,“大家伙说说,这男未娶女未嫁,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不出事么?”仍跪在地上的秦嬷嬷适时的接上话,“老奴亲眼所见!”芸香急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