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DNF降临世界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龙门一笑 来源:飞卢小说网

面对巨兽,无数人腿软的快要站立不住,然而过了半天也不见这条蛇冲进城里,凝滞的气氛开始慢慢缓和。

“这条蛇是不是不能进来?”有人问道。

不知道是这座城池对巨蛇有什么限制,还是这条蛇只是单纯的不想进来,但显然,众人现在无疑是安全的。

“它还会不会离开?就这么堵在门口,我们到时候找到车票该怎么出去?”唐云司皱眉道。

伍下久也眉头紧锁,“它会不会离开我不知道,但我想知道,它是为什么来的……是因为我们,还是因为这座城。”

面对众人不解的目光,伍下久伸手指了指巨蛇的眼睛,“你们看,它其实没怎么看我们,而是一直看的是周围的这些房屋。”

时商左看着他道,“所以你在想,到底是因为这座城升起时发出的声音吸引了巨蛇,还是因为快到了晚上,城里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从而吸引了巨蛇而来。”

伍下久一直觉得这些打不开房门的屋子太过古怪和诡异,闻言点点头。

“那怎么办,我们晚上只能留在城里了?”周围的人不安道,“既然这条蛇不是为我们而来,那……我们可以试着出去吗?”

“没人想试试,也许那条蛇不介意将人一口吞下。”唐云司回答道。

所有人的面色更加难看起来,没人想冒着生命危险去试试,他们丝毫不怀疑巨蛇一口吞下他们的可能,有可能他们这小身板还不够巨蛇塞牙缝的,但,出不去,城里又着实诡异,晚上可能更加危险,现在完全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

最后,在天色明显昏暗下来时,他们还留在城里寻找车票。

寒风乍起,安静的城里突然飘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耳旁却莫名的变得嘈杂起来。

“靠,是不是有人又找到了车票,怎么这么吵?”他们这里一直默默的寻找着,闻言抬起头看向城里的其他地方。

“是这些房屋里。”时商左沉声道。

众人开始惊疑不定,有人指出来后,声音的来处就变得明显起来,黑漆漆的房屋里时不时传出来点动静,仿佛里面有什么鬼物就要破门而出似的。

就在这时,一盏灯光突然在房屋内亮起,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看着那窗户上,干枯瘦弱的手的剪影慢慢从烛台离去……

“有……有鬼。”方籽哆哆嗦嗦道,看起来还没有周教授镇定。

伍下久冷静道,“巨蛇和鬼,你更怕哪个?”

“我都怕啊。”方籽简直欲哭无泪。

时商左看着那盏灯光,那手的剪影离开后,现在只余昏黄,“你们说,里面的东西现在在做什么?”

伍下久道,“计划着出来?”

出来之后呢?

就在众人越发惊疑时,街道两旁的房屋开始一个个的亮起灯光,无数剪影出现在窗纸上面,黑乎乎的,屋里的动静也越来越大,像是为了出门,做最后的准备。

时商左迅速的拉过伍下久,对其他人道,“先找地点隐藏起自己,快点!”说完,他带着人钻到一处摊位下面。

慌乱的脚步声响起,唐云司和方籽带着周教授顺势钻进一旁的大木桌下,上面有布匹遮挡。

仿佛捉迷藏一般,就在城里的慌乱慢慢平静下来时,房屋门被推开的声音接连响起。

出来了!伍下久和时商左对视一眼,屏息看着外面。

一种骨骼错位,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仿佛长久未用生了锈迹的机器一样,发出咔噔咔噔的响声,城里一时间寂静无声,一种难言的恐慌在逐渐蔓延。

脚摩擦沙粒的声音越来越近,时商左在伍下久的手心里写道,“有东西过来了。”

伍下久指了指摊位外的地面上,古怪又瘦长的影子正慢慢出现。

不是鬼?鬼是没有影子的……伍下久皱眉思索,看着影子越来越近,终于那影子的主人也显露在两人眼中。

一双踩着破旧布鞋的脚,步履蹒跚的走进,他的腿是怪异的,露出的地方干枯泛着漆黑的颜色,筋肉突起,仿佛上面的水分被全部抽干一样。

伍下久的手心一痒,时商左又在写字,“干尸。”

干尸?!

伍下久并没有多少意外的神色,在沙漠里碰到这种东西似乎并不稀奇。

然而,这东西越走越近,终于停在两人蹲着的摊位前面,看着近在眼前的一双干尸腿,伍下久反过来在时商左的手心里写字,“难道这是摊主?”

听着头顶传来的动静,时商左挑挑眉,写道,“是吧,该不会是在卖东西吧?”

好像有这种可能……

伍下久看到唐云司等人藏着的摊位处,也站着一个干尸,正手脚僵硬的准备东西,他心下有种荒谬的想法,难不成这些干尸把白天当晚上过?所以,白天在睡觉,晚上起床,出来卖东西?!

啊,多么勤劳的小干尸呦,不是人了都还想着出来工作……

正想的出神,伍下久突然脸颊一痛,时商左毫不愧疚的收回手,写道,“想什么呢?眼神都愣了。”

刚待回答,两人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叫,有人被发现了!

“啊啊啊啊,你别过来,别过来!”

惊慌的声音响起,然而,伍下久却注意到,他们面前的干尸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和时商左对视一眼,他们转向摊位面对街道的一面,轻轻的掀起桌布的一角。

街道上不知何时灯火通明,无数的摊位面前各站着一具干尸,破旧的衣服依然穿在身上,露出烧干的皮肤,干瘪的躯体怪异的扭曲的,明明是诡异又恐怖的画面,却因为街道上荒诞的一面变得好笑起来。

起码在伍下久眼中是这样,那个被发现的人手里不断慌乱挥舞着什么东西,后面追着的干尸一瘸一拐的,黑洞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盯着那人手里的东西?

伍下久眨眨眼睛,看着周围摊位后的干尸事不关己的态度,还有略显可怜,残疾追逐的干尸,倒有些同情他了。

被追的人都要哭了,他藏得地方有些不好,空间狭小的很,他蹲的腿麻,想要动弹一下时,却突然腿脚不稳的扑到向前,正巧扑到这具干尸的腿上,瞬间被吓得要死,慌乱的拿了一件趁手的东西逃离,这具干尸也一直跟在后面。

“停下,把你手里的东西给他!”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说,慌乱之间,他回过头,看到其中一个摊位面前正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皱眉看着他。

什么?他脑袋里乱糟糟的,没反应过来,又听那人大喝,“快给他!”

被这一声吓得哆嗦,那人下意识的将手里的东西一扔,扔到了那具干尸的怀里。

伍下久松了一口气,看着那具干尸眼里的红芒退下,他丝毫不怀疑,那个人要是再死攥着东西不给,这具干尸能立马扑过来啃了他。

在那人惊魂不定的注视下,这具干尸抱住怀里的东西,一瘸一拐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摊位面前。

“是……是因为我拿了他的东西,所以才追我的?”那人喘着气说道,再看周围默不作声,只用一双双黑洞洞的眼睛注视着他们的干尸,还是感到无比的恐慌,生怕他们下一刻便扑过来。

伍下久回头看他们刚才钻出来的摊位,那具干尸只是在他们钻出来后一直看着,却没有丝毫的动作,伍下久想了想,在时商左的注视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儿薄荷糖出来,放在干尸面前的桌面上。

那具干尸咔嚓咔嚓的垂下头,之后再抬起来时,竟僵硬的挑起一边干瘪的嘴唇,似乎在笑。

伍下久:“……”

在他想着要不要也回一个笑容时,干尸伸出干枯的手掌,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出来,那个东西一出,伍下久便愣住了。

透明的东西映衬着干尸黑枯的手掌,分外明显,“噔”的一声,东西被|干尸放在伍下久的身前,那是一块儿呈长方形,掌心大小,材料透明的薄片,中间印刻着两行文字。

“乘客:伍下久。房间号:7-44。”

“久久。”时商左提醒他。

伍下久舔了舔下唇,试探性的伸手,将他的车票拿了回来,透明的材质入手冰凉,质地坚硬,透过它还可以看清掌心的纹路。

“这……这都可以?!”刚才被追的人目瞪口呆,回过神来,也想这样试试,可身上却没有任何东西。

这时,街道上已经有人也大胆的爬了出来,唐云司身上还有一包饼干,看着周围的人却没有立刻拿出来。

刚才被追的人,讪笑着走到伍下久面前,“请问能不能也借我一块儿糖试试,我这个……我身上没有任何东西。”那人搓搓手,脸上分外不好意思。

伍下久道,“我身上也只有最后一个了,但我可以给你,只是你确定从别人身上要来的东西有用吗?”

在那人迟疑的神色中,伍下久补充道,“而且,我们不知道这种方法是我凑巧了,还是每个人都能用。”

话说完后,伍下久从兜里掏出糖扔给他,“你自己决定吧。”

那人道谢后,犹豫了一会儿选择了另外的摊位,他把糖放在干尸面前的桌面上,可那具干尸却只用令人胆寒的眼睛看着他,没有丝毫动作。

“没……没用吗?”那人额头上留下冷汗,看着糖果的目光闪烁不定,最后颤抖着手,放在糖果上想要再拿回来。

“吓!”手掌上瞬间覆盖住一只干枯焦黑的手,尖利的指甲深陷肉里,抓出伤口,鲜红的血液低落下来。

“嗬…嗬嗬。”似乎被血液的味道刺激到了,干尸的喉咙里发出暗哑又嘶吼的声音。

“快把手拿开。”不知道谁喊出声,那人哆嗦着将手缩回,手臂上被指甲划过的伤口一直到手背、指尖,深可见骨,但此时,他顾不了那么多,忍着脱口而出的痛呼,远离这个摊位。

干尸慢慢的平静下来,街道再次恢复寂静……

延伸阅读

都市之超级神探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unguang-shoes.cn/a3rn.shtml
今日元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李浑与应红聊半夜,背上的伤隐隐作痛,刚哼了几声,应红

网游三国:最强NPC在线阅读三刀  http://www.chunguang-shoes.cn/gpcs.shtml
听到可以学习械派,沈风一扫之前阴霾,眼中满是惊喜与期望,转身跳到白义全怀里:“全叔,

萨满巫医之路世界末日  http://www.chunguang-shoes.cn/xwbi.shtml
公元2200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提前到来……“老黄头,你看看外面的太阳,真是大啊!”

主神进化之第七章 准备回家  http://www.chunguang-shoes.cn/s701.shtml
世界上最让人无奈的就是时间,它总是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流逝的飞快,而在你痛苦的时候,却

修仙世界的风土人情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chunguang-shoes.cn/d6pn.shtml
没走几步路,听到有小动物的呜咽声,侧耳听了一会,琴清絮难得起了好奇心,跃跃欲试的对翠

鬼爵之末日爵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chunguang-shoes.cn/gif9.shtml
浙里大厦是汉唐市非常有名的购物中心,紧挨市中心武林广场,这里曾经多年销售额都是全国第

宇宙探险队2暗红之心之必杀技!【1更】  http://www.chunguang-shoes.cn/ureg.shtml
林觉穿越过来后,现在NBA最炙手可热的当家巨星,非芝加哥公牛队的迈克尔乔丹莫属,同时

修仙成瘾:绝世神女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unguang-shoes.cn/g9c2.shtml
甘氏抱着殷苁,殷铁匠带着殷涔,一家四口整整齐齐出现在江夫子的学堂,坐在案几后的白胡子

重生之离婚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chunguang-shoes.cn/nw8c.shtml
(图:奥尼尔霸气扣篮)“这......”易本稻犹豫了,他娘的,买个技能才2分氪金值,

女侦探童念之国际巨星(5)  http://www.chunguang-shoes.cn/a6jk.shtml
可那一晚他似乎疯狂的折腾了整整一夜,从未有过的餍足感。而昨晚,那种餍足感再次让他疯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韩娱]报菜名在线阅读第3节

    苏娣很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身体腾空,脚下则是整个世界,仿佛再没有任何人和事可以束缚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以来,被她强压在心底的隐秘的欢喜似乎一瞬间全都释放了出来,让她的心怦怦直跳。苏娣喜欢跳舞,也一直习惯用舞蹈来表现许多想表达而不能的情感。而现在,她很想跳舞。镜头里,苏娣端正了身子,睁开的那

  • 五百年后小西天在线阅读第7节

    在考量了幼儿园的一些事宜,也学了怎么才能更好的把房子收拾整齐,顾灵那边来了消息,说是他父亲来这边办事,听说有人租店面,也看了之前的合同,让他们过来商议。接到电话的时候是下午,天气不好,阴沉沉的,景安感觉电话里的声音也是阴郁的,导致她的心情也有点不好。安抚了浅浅深深两姐妹,然后出门去谈,地点就是那家奶

  • 都市之极品妖孽之番外你好,零一(10)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而想要改变过去的历史,不仅仅是要回溯时间这么简单,还需要确定自己的‘坐标’,否则就会迷失在时空的漫漫长流之中。其实原先会传出楼亦决的死讯,也并非是纯粹的无稽之谈,那一段时间之后,他的身体状况就每况愈下,之后虽然养了几年,但是却也是仅此而已了。况且那段时间,他大多数的时间都在

  • 日常番里的死神在线阅读苏溪的梦想

    ……李慕那杀人般的眼神让人心生胆寒,三个男人俱是面面相觑。不对啊,这小子分明只是公司里面一个小小的医务室医生而已,我为什么要怕他?过了半晌,刘文远才反应过来,身上的气势也在瞬间爆燃,站起来趾高气扬的指着李慕:“李慕,你算什么东西?你可别忘了,我是公司的艺术总监,只要我一句话,马上就能让你滚蛋!”李慕

  • 坟城在线阅读第六节

    人潮拥挤的集市中央到处都是四散的饭菜香味儿,此时的林清吃饱喝足,倒是陆惊双肩都是厚重的包袱,满头大汗。虽说她和陆惊只是表面夫妻没那么亲密,可是如今的陆惊也算是自己的“盟友”,她一路上也劝了让他吃点烧鸡,可是他却拒绝了。她有点不明白这个男人此时在纠结什么,像这样的年代,她觉得没什么比吃饱肚子更重要的事

  • 漫威:从内战开始在线阅读第5节

    “既是答应了,他断不会食言的。你也说,他可是太子,而且即将是九五之尊......放心,你是男儿身一事,绝不会被任何人知道的。”李礼黎拥住李骊郦。假山后的白凝咬住自己的手指才能忍住不出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搞了半天,不是兄妹是兄弟?敢情李礼黎一直唤的是弟弟而不是娣娣啊!怪不得李骊郦穿衣服喜欢把脖子都包

  • 世界级霸主之你们不配做老施(10)

    “砰!”一声脆响,响彻走廊,震的窗户都“嗡嗡”作响。妇人直接被抽倒在地,脸上出现一个猩红的巴掌印。安静,安静,安静。所有趴在窗户上看着小学生,这一刻都傻眼了。高明的妈妈,竟然被沈雪的老爸,狠狠抽了一巴掌!那可是龙城博望企业老总的老婆!这一刻,他们感觉心里很爽的同时,也不免心惊胆战。高明的妈妈在学校里

  • 网王黑篮之一生剖析

    “你这孩子怎么一回事啊!拜什么师拜什么师!要是我跟你妈再来晚一点,你是不是还要跟着你师父上山啊!”“你竟然还把家里的……给偷偷带出来了!”仲妈看到老头手里的枪吓了一大跳,这样的东西怎么能到外人手里?她连忙一把抢过来,然后再表达个歉意的笑容。老头不满了,一旦他生气起来,那面容就有些凶神恶煞,“你这家长

  • 地球最后一名修行者之救唐俭,义结金兰

    在林凡曾经到过的那个山坡,不管是没受伤的还是受伤的,都围在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马队里的大把式:林方。林方此时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一个受伤的人的表情,“都哭什么,我这不还没死么。”“可是您快死了。”旁边一个心直口快的小伙子一语说出本质。“狗剩啊。”旁边一个年龄较大的人叫了一声这个“不怕

  • 阿帕收养

    缓缓睁开眼,不禁被强烈的白光刺地眯缝,男孩适应一阵后,打量起身处的环境来。这是一个以白色为主基调的房间,大约是间病房,男孩这么判断。白色的墙壁上没有一丝污痕,白色的窗帘微微拉开一条缝,正巧透了几缕阳光在男孩脸上,自己仰躺在一张同样雪白的床上,对男孩来说略大的床边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不是父亲,向来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