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海贼:开局召唤白胡子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大力漫威 来源:飞卢小说网

冰冷刺骨,简秋栩全身打着颤睁开了眼。

冷水浸身,满身污泥,仅一眼,她便知道自己此刻身陷陌生的湖水中。

怎么会?她明明躺在自己小工作室暖和的被窝里的。难道是她睡觉的时候被子掉了,所以才做了这样冷的梦?

简秋栩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然而一阵天旋地转,后脑勺一抽抽地痛着,红色的血液顺着头发滴落在潮湿的泥土上。

“咦,竟然还没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岸上冒出一个三十五岁左右,身穿古装的男子。他举着手中的树杈,用力地把她重新压进了水中。

身体被水浸没,冷水灌喉,简秋栩呛到了。呼吸难受,死亡的窒息感瞬间席卷全身。

不,这并不是梦!她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然而按着她的那个人力气巨大,她无法挣脱半分。

她要死了吗?简秋栩不甘心地用双手去推着那根树杈。

男人见她挣扎,又加大了力气。水中的她见到了他狰狞得意的脸,也看到了她手上那个熟悉的装备。

全自动小弓·弩,这是她最近一段时间兴趣所在。她记得睡觉之前它还有一半的结构还没做好,而此刻,它却完好地戴在她的右手上。

简秋栩无暇他想,用左手扳动它的开关,如牙签大小的钢针破水而出,一针针地射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岸上一阵哀嚎,压着她的树杈松动,简秋栩挣脱树杈,急忙浮出水面,咳嗽着呼吸空气。剧烈的咳嗽让她喉咙发烫,更是牵动着她后脑勺上的伤。然而她无暇顾及,举着右手警惕地看向岸边。

男人一手抱着眼睛,一手捂着脖子哀嚎,渐渐地,没了声音,倒在了地上。

她杀人了。

简秋栩觉得全身更加的冰冷,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地,疼痛冰冷惊慌,她全身仿佛要虚脱了。她用意志撑着身体,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到了岸上,半跪着不让自己倒地。

不能停在这里。

尽管头昏眼花,她依旧要离开这里。

她站起来,一抬头,看到岸上站着一个人。简秋栩心下一惊,防备着朝着他举起了右手的小弓·弩。

“大胆!”随着一声厉呵,有什么东西朝她砸了过来。脑部再一次剧痛,她昏倒在地。

看着倒地的简秋栩,禁卫军统领林泰立即上前,“臣护主不力,请皇上责罚。”

武德帝摆了摆手,“去看看他们什么情况。”

“是。”林泰立即走过来查看那个男人和简秋栩。常年接触兵器的他一眼就看出眼前的男子是被一种远程利器所杀,不过这个利器并不是他所熟悉的。“启禀皇上,这个男人不知道被什么利器射击了喉咙,窒息而死。这个姑娘还活着……皇上,有人来了。”

不远处有短促的叫喊声。

武德帝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把那个男人处理掉,把她手上的东西拿下来。”

看到简秋栩手上的小弓·弩,林泰眼睛一亮,小心地解那个绑着弓弩的绳子,发现越解结越紧,变成了死结,最后没办法,只好用刀把绳子割断,摘下它交给武德帝。

武德帝把小弓·弩放在手中,翻看了几眼,当下有决断,“把人引过来,派人跟着她,走吧。 ”

“是。”林泰护着武德帝离开湖边。而后出现两个黑衣人,快速扛走那个男人,清理好现场。

“姑娘!姑娘你在哪?”苏丽娘带着她的女儿覃小芮沿着湖边焦急地找着。

“娘,姑娘在这里!”覃小芮带着哭声喊着。

昏迷中的简秋栩慢慢有了意识,头依旧痛,然而这一次疼痛,无数记忆片段喷涌而出。

如她所猜测一般,她穿越了。

只是她不是现在才穿越,而是在十四年前就已经穿越到了这个叫大晋的国家。由于记忆被封锁,这十四年来她懵懂无知。被砸伤后脑后,才恢复了记忆。刚刚两世记忆没有融合,她才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这一世她原本叫罗志绮,出生于广安伯府。五年前广安伯罗平去世,父亲罗炳元降等承爵,广安伯府变成了广安男府。她本是罗炳元嫡女,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作为罗炳元唯一的女儿,由于她懵懂无知,她并没有受到伯府的看重,而是被忽视苛待地长到了十四岁。

原本以为她会被忽视地生活下去,一个月前,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府外来了一个背着包袱的十四岁小姑娘简方柠,她拦住外出的郑氏,告诉她,她才是郑氏亲生的女儿。有人告诉她,十四年前在驿站客栈,她被郑氏身边的嬷嬷换到了简家。

郑氏第一时间就相信了,因为简方柠长的跟她有七八分像,而且在她的心里,她厌恶整天对着木块痴傻的简秋栩,打心里就不希望她是自己的女儿。

经过严刑拷问,那个赵嬷嬷说出了真相。因为郑氏杖责了她的女儿,导致女儿病死,她一直怀恨在心,所以趁着郑氏驿站生产时,偷偷地把她的女儿跟生下不久的简家女儿调换。

简方柠成功回到广安男府,成为府里的三小姐,改名罗志绮。

而原本叫罗志绮的简秋栩,从简方柠回到广安男府的那一天起,就被府里夺回了名字,并且告知她等着她亲生父母上门带她走。

那时的她懵懂,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变化,依旧沉迷于木头的世界。她院子里为数不多的两个丫鬟很快就被调走了,只剩下多年照顾她的嬷嬷苏丽娘和她的女儿覃小芮。

自简秋栩的身份大白后,广安男府除了苏丽娘母女,其他人更加不待见她了。苏丽娘和女儿小心翼翼,就怕她出了什么事,不敢让她出院子。

只是改名为罗志绮的简方柠跟府里人都不同,她经常来简秋栩的院子,很是好心地跟懵懂的她说着自己亲生父母和兄弟姐妹的事。什么大冬天要去河里洗衣服,什么要扛大木头,还要扫地做饭等等。总而言之,就是想要跟她说,她的亲生父母和兄弟姐妹并不好。

简秋栩没反应,苏丽娘却忧心忡忡,她不知道简家人是怎样的,她担心简家人不能善待简秋栩。同时,她也看出来这个刚回到广安男府三小姐,心思不善。

她和女儿小心提防,却没想到她家姑娘还是出事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惊觉三国一梦之失落之岛

    在红衣服少女制服锦服少年之后,并没有立马痛扁苏席烟,而是用手拖着下巴满脸可爱相的盯着苏席烟的脸看,她那金黄色的眼睛极具腐蚀力,苏席烟的小心肝都快被她那眼睛盯的腐烂了。这个小魔女看来是很懂折磨人,她仅仅用眼睛就把苏席烟的心送到了十八层地狱。这时候另一个可怜的孩子终于把头上的烂窗帘解开了,锦服少年扔开手

  • 捡个夫郎来种田之利用好了会是利器

    云微澜被谢芷琼拉出了厅堂,一出了前院院门,谢芷琼就一脸嫌弃地把云微澜手给丢开了。云微澜:“……”呵呵。谢芷琼瞥了她一眼,叉着腰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土包子,我告诉你,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便好好待你。若是不乖乖听话……”她故意停顿了一下,眼底阴辣的光一闪而逝。云微澜挑了挑眉梢,仿佛在看傻瓜似的看着

  • 二次元之众漫之旅在线阅读第二节

    “章恰,接下来,你要干什么事呀”温黎似乎没有看见正在奋笔疾书的章恰,猛地蹿到章恰的身边搂着章恰的肩膀很亲昵的问道。章恰放下了手中的笔,扬起头看着温黎“我在写入学习部的申请呢。”“你说,我用不用写呢?”温黎看着章恰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自己看吧,你要是想去,咱们就一起去,也好有个伴。”“我也就说,你自己一

  • 蚂蚁腰在线阅读第9节

    已至晌午,秋日高高悬起,似裹着一层淡淡白霜的阳光透过后山林叶缝隙,照在了一位端坐着的蓝袍少年身上。那少年面容虽然清秀稚嫩,身上却淡淡散发出一种鸿大古朴的气息,更让人有些惊异的是那少年双目灵动,细看便会发现深处有一抹赤金色灵光在流转。“呼。。。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估计今晚以后,我就能到达练气二重!”

  • 命行司马郦贠

    自从何韵提出了要建立学院后。很多大国都开始采纳。烟陆本国自然是第一个建立的。而且规模甚是庞大。建设花了不少何韵的精力和体力。他要想该如何建设,然后把学院模型拟。再帮工人们指导。如今建成了。学院对不同学生有着不同的待遇。但都是提供了足够丰富的条件的。我来说下学生等级哈(由高到低,咱就这么与众不同!)叫

  • 无敌并不寂寞在线阅读第10节

    “那夜神殿下呢?”霁昶紧紧盯着润玉,“谁不知夜神殿下避出红尘,却为了一个华织大出风头!”因为那不再是痴恋你的华织,是我一时仁慈救回来的小飞蛾,润玉在心里默默说道,他面上温润浅笑,就当没听到霁昶话语中的讥讽。霁昶不同于润玉,他虽也是天帝瞒着天后在外所生的儿子,却与天后同为鸟族一脉,他的母亲担心儿子日后

  • 我来自人族在线阅读看不懂的异能

    殷离惊恐的声音也在同时响起,“二娘快退开!那是金背线蛛,被它咬上几个时辰便可毙命!”江凤蓉已全然顾不得仪态了,尖叫一声远远跳开,双脚不断在地上乱踏,也不知是在御敌还是在自保。说起来江凤蓉原是个不会武功的歌姬,成为二夫人后倒也向天微堂的高手们学了些皮毛,不过只是学了招式,根本没有实战的机会,关键时刻还

  • 傲弑天下第八章

    第八章傅南兮走到跟前才知道,原来导演和奶奶是一个地方的人,过年家里也有吃什锦菜的传统。“在外面不容易吃到家乡菜啊。”导演感叹。傅南兮笑笑,“那您一会儿多吃点,我做的也多。”导演点头,“哎呀真是太开心了。没想到我们倒是有缘,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啊!”“没问题导演!你要是想吃,我离组前再做一次给您。”导演大

  • (第五+综英美)小丑只能有一个!在线阅读第三章

    三1997年,神州欢腾,华夏同庆,只要有炎黄子孙的地方,都是一片天朝红。百年的期待,她就这么悄悄的走进了,这一年香港就要回归祖国的怀抱。全国上下都在准备着,准备着迎接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大街小巷处处都在回放着关于香港回归的歌曲,《公元1997》就是其中最经典的一首。学校作为青少年爱国教育的重要

  • 质天传魔踪迷云

    有些奇怪的是,主线任务在完成后并没有再更新了,徐歌冷静分析过后,猜测是人物等级没有达到激活要求,难道这经验值,还有其他方法获得吗?虽然在心中瞬间有了结论,却只能自嘲一笑,他并不是太愿意走上这条路,这条要以杀证道的路。那年轻学生看到岑夫子将徐歌带回到了下榻的客栈,也是满心欢喜,由衷的贺道,“恭喜老师又